网站首页 > 资讯

【体育、旅游 】智能发展,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8-09-25 11:09  字号选择:

2018年9月20日,由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协办的“融资中国2018(第六届)中国文化产业资本大会”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举行。会上,腾邦梧桐执行事务合伙人赵闻晟担当主持,与巅峰怡广事务合伙人高磊,XONE运动空间创始人CEO韩泽,信中利资本董事、高级合伙人王旭东,浙江省旅游产业股权投资资金总裁张亨共同探讨了“体育、旅游 智能发展,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以下为各嘉宾观点实录:


1537847858956356.jpg


主持人赵闻晟做旅游出产业,最核心的还是人


现在整个旅游产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从业人员超过了10%,GDP超过10%。今天各位嘉宾都是在旅游和体育,以及跨界,旅游跨界方面投资的机构负责人。


我是腾邦梧桐赵闻晟,我们属于基金里边比较年轻的,从2014年成立,2015年基金正式发行,到现在发行到第三期,融资速度比较快。我们做的过程当中秉承着一是只做旅游产业,二是我们的理念叫做玩转,也就是一边玩一边转。目前腾邦梧桐的投资规模在十几亿。现阶段在发展全域旅游,与各类政府签署的协议有一百多亿,是成长比较快的基金。


我们选择做旅游主要是和股东背景有关系,腾邦梧桐股东有两方,一方是代表实业的公司,主要做旅游产业的上市公司,另外一方是做资本并购,两方组织合作成立。


旅游这个行业有特别多的产业。在新形势之下有了很多的变化,我们投资一个项目三五年之后是什么样的情况,特别考验一个机构的投资逻辑。作为旅游这个产业,我觉得除了吃、住、行、游、购、娱六个要素之外,因为旅游是跨界非常多的,如何能把握一些细节,核心又是什么,才是最关键的。我觉得最核心的还是人,旅游是人,而在中国做旅游特别幸福。第一我们有人口红利,做投资抓人的流量,第二人的需求。其实旅游是物质生活达到一定水平之后必须要做的。我们自己投资也是希望投管道,管道是我们最核心的,再就是我们投枢纽,永远是连接人和资源两端最核心的东西。我们全国旅行社平台,B2B前三家我们投了两家,在线旅行社十六七家在我们平台上。我们是旅游+服务的行业,线下投了春光旅游,在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现在目前上市公司通报上半年接近两个亿,成长非常快。


目前主要在做全域旅游,是到目的地去。因为我这个基金,特别适合于现在提出的区块链。正如投资不以占有为目的,第一,我们汇集人,很多是从业人士,旅游大咖,帮助我们选项目,经营项目。第二,汇聚的是思想。做未来的东西一定有思想做引导,有超前的意识做布局。第三,汇聚资源。而为什么选择跟政府合作,很多资源在政府手上。最后才是钱,有人有想法有资源,最后也就不差钱,所以我们基金的投资是这样布局的。


我们投过几个企业,有的企业老板对资本运作很熟悉,自己运作好之后就退了,这是非常方便的事情。其实我觉得作为退出来讲,旅游行业是长期投资的事情,形成长期的依赖,我们大家需要静下心来去看这个行业,因为它的特点是它的迭代没有那么夸张。


高磊:在未来的一个阶段当中,谁能将内容和产品放在景区载体里面赋能的话,谁便能在终端市场赢得一些先机


高磊:大家好,我是来自于巅峰怡广基金的高磊。我们这个基金一期募资10个亿。主要投向包括以下几个,第一是旅游资源类的项目,主要是以旅游景区为代表的投资标的。第二是旅游产品类的项目,像民宿演艺一些体育赛事等这样的项目。第三是文旅行业细分赛道上的头部企业。


刚刚赵总(赵闻晟)说了一句话,我们投项目是玩转,是又玩又转,站在我的角度来说我把这个剥离开,大家旅游就是玩的兴高采烈的事情,真正到旅游投资项目来说这个事一点都不好玩,我们募投管退四个方面,我觉得旅游项目的核心还是在于投和管,旅游项目去做资金的赋能,所谓管是通过运营为景区做一些赋能。旅游目的地在中国来说,好的旅游目的地大部分已经在一些政府手里面,目前在这个阶段我们能够看到的旅游资源,不一定是一线的旅游资源。但是我在投资的过程当中,因为我之前也做咨询,现在做投资,之前做咨询看成千上百的项目,投资者在投资的时候不会过多考虑这个项目未来能不能赚钱,更多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这块资源风景非常好。像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我们会尽量的把一些定性的东西给定量化,所以说我们在投旅游景区的时候,我们自己做的相对比较复杂的模型,可能从6个大的维度来看,比如说资源禀赋到底怎么样,交通,政府的配合度,未来的发展,人口基数,基础设施等。下面有一两百个细分的小项,通过定量的方法能够对我们看到的旅游项目进行量化的评估,这样能够尽可能的,或者尽量的降低我们后期在运营当中的一些难度和风险。


再就是,我们依托于自身的能力,在投旅游项目的时候偏重于后期的运营和管理的。所以说我们自己本身也针对每一个景区都会详细的做它在运营上的标准化和SOP,希望通过标准化+个性化的方式,能够真正的为景区做赋能。


我们现在投的几个项目,一个是长沙橘子洲上面有一块地方,在这个地方,我们会搞一些节庆,做一些展会这样的事情。我们在广东韶关也投了一个森林公园,做了一个林场,这两年在建设规划和打造。


除了景区之外,我们也会投一些和旅游相关的产品和公司,因为我们判断,在未来的一个阶段当中,谁能够有比较好的内容和产品,能够放在景区载体里面赋能的话,谁未来能够在这个终端市场赢得一些先机。


韩泽消费者整体购买力需要高品质的产品,及新兴的消费模式跟方式


做XONE项目之前也做了四年的文娱产业投资,投了一些体育企业的项目和旅游项目,希望把体育跟旅行做一个融合,也在不断的思考年轻人的消费适应当下以及如何消费和需求。


之前一直在看体育行业的投资,大概是300多项目,做尽调十个以上,投出去的两三个,看了这么多项目。本身来讲我们看体育投资的时候,追IP的狂潮已经过去了,我们发现孵化一个IP周期非常长,看这个领域机会在哪里,首先锁定一些马上可以变现的方式。像健身这个赛道我看的比较多,1200多亿健身房头部的公司占2%,3%,缺少有控制力的公司。我们经常说一个词“消费降级”,“消费降级”不代表人们的要求低了,需要更高品质的产品,消费者整体购买力需要新兴的消费模式跟方式。当时聚焦一些付费的模式,一次消费几十块不到一百块,买一个课程体验跟小伙伴一起去。真正的空间在哪儿,后来我想我卖的是什么产品,我卖的是剥离感,多巴分泌之后,随着灯光音乐蹦迪对生活的剥离感。大家知道商业地产的物业价值非常高,产生的价值在哪儿,我们这个产业文旅跨界,体育和旅游的结合,这是我们值得探索的方向。综合起来给到一个体验,让消费高频次的用户能够有机会接受好的爆款的产品,这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关于投后退出的问题,我们不得不想,找投资的时候投资人会问这个怎么退出,未来规划如何,收入如何。后来我给他们做退出的表,做了几种退出的可能性,但是纸上谈兵,我们看IPO案子非常少,之前公司想上市非常难,一个是收入合规性的问题,包括收入确认方式的问题。还有负债率很高,有些项目不断的需要开新店,是重金模式,后来资本化很难,我们也在考量单次付费模式收入确认非常清晰,但是规模化难,因为没有传统的卖看优势,所以规模化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当一旦实现净利润规模化之后,这个行业还是很有市场供应定价。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可能是资本议价比旅游行业要低的,我们有更多的生活方式的内容,可以说嫁接,真的希望他们是自发的需求做出来自发的需求,真正谈到退出的时候我们看到现在市场的案子,一些相关上下游企业的并购可能是目前主要的退出方式。比如说像装备制造厂商,品牌厂商他们并购的原因,一是现金流更好,还有就是他们背后的人群和被并购品牌的议价的认同,希望通过并购这个品牌带来优质的人群,消费他们的品牌和产品,包括一些是跨界健康的产品。像生活方式上下游这种并购机会是存在的,前提是能不能有规模,这真的需要一步一步去做。我们看到了线下,风口越来越短,这个线越来越模糊了。


王旭东旅游由之前的观光游正真过渡到了现在的深度体验文化


我们是比较老牌的投资公司,大家都有所了解,我所负责是信中利资本大文化板块。我们在这个板块里边专门有文化体育旅游专门的基金,所以今天很高兴跟同行交流这个产业投资的机会。


我们现在的投资人,专注于文化旅游,现在已经形成了产业并购基金、产业基金为主了。回到信中利资本来讲,我们更像一个行业当中VC的角色,我们还是做成长性的投资。尤其文化旅游这个板块。


在2005年的时候,信中利资本在国家体育总局帮助下,我们把信中利资本对(中国之队)的投资引到了中国了,实际上让中国第一次领略到了航海相关的沿海旅游业态,当时也组织了非常多国内的企业,他们都跟着中国之队出海,这里边实际上在欧美形成的以航海为特征的水上特点的旅游文化,也通过这项运动传递到国内来。随着这个过去多年不断的传播这个旅游文化,大家也知道了赛事相关的信息,包括中国的奥运会。我们在青岛,在宁波,日照,三亚,深圳等形成了大大小小的以城市周边或者沿海近海的赛事为特点的一批人群,这些人群逐渐的过渡到了现在,也就形成了体育休闲为特征的水上运动小镇。


我们最近在信中利基金里边就投资了帆船游艇俱乐部,这个游艇俱乐部就是国家体育总局命名的96家体育小镇。如果从一个水上运动落地,已经从所谓的出国游到现在的周边游,亲子游等。由名山大川所谓的走马观花,变成了现在的的深度体验游。


在两年前我们投资了一个项目,原来诞生在国家体育总局的航空运动管理中心,里边关于体育航空运动管理的项目,我们看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意识到国家在休闲运动项目之后做了很多的引导,这个也是体育总局、旅游局6部委共同发文,将这样项目推广到全国,就是大家说的休闲运动示范工程。


我们投资之后,大家很快就在总局和地方合作的时候,命名为国家第一批的飞行运动小镇,短短两三年的时间,我们再去看航空运动飞行的业态,已经可以带着我们自由的翱翔在天空当中了。


在城市周边,文化旅游的交融也已经密不可分,我们投资了北京周边的一个赛车项目。我们看到了,包括信中利直接参与的中国拉力赛,也是达喀尔拉力赛的版本,就是建设深度旅游体育文旅小镇场景的合作。我们目前并没有重资产的项目投资旅游的项目,但是我们所投资的公司,他们确确实实在中国引领某个细分的子行业,是一种运营公司,或者一种管理公司的形式,也使得我们的事业可以走的更远。


张亨重资产的旅游目的地与轻资产的项目结合投资


大家好,我来自浙江旅游产业投资基金的张亨。我们是今年成立的旅游产业基金,有四位LP发起设立,分别是新希望集团,国开金融,智旅集团和浙江海空。规模在一百亿左右。我们60%投在浙江省内,40%资金投向全国。重点投两个领域,一方面是重资产投资旅游目的地,另外投一些轻资产的项目,像旅游服务类的公司,内容类的公司。目的是我们轻资产的投资,能够给重资产旅游目的地,或者旅游景区导流,能够给游客增加逗留的时间,提升二次消费。


我们从大的数据来看,整个旅游产业在去年,大概整个产业规模大概是4.6万亿,占整个GDP有6个百分点,也算整个国民经济的重要的支柱行业。我们在旅游行业内投资,今年新成立的基金拿到资金之后,今年我们的目标大致会投出去4到5个亿。相对来说,我们是规模比较大的产业资金,从旅游六要素来看,吃、住、行、游、购、娱,我们重点是在游这个领域,会选择一些比较优质的旅游目的地。


大家一想到旅游目的地,比如我们会有大量的自然风景区,黄山、庐山、泰山,对我们而言,这些90%的名山大川基本上都在地方政府手里,因为我们是市场化的基金,我们要寻找市场化的投资机会。我们投资旅游地的机会是周边游和亲子游,作为大型投资旅游目的地而言,可进入性,是第一考量。区位,周边覆盖的人口,以及交通,简单说就是目的地的可进入性。我们今年上半年已经交割了一个项目,投资了差不多1.5亿的资金,跟开源旅业集团做的项目,占地面积320亩,是中央设施全室内恒温的水上乐园,加上度假木屋,加上丛林的探险,户外活动,包括美食,是一个一站式旅游度假目的地。另外在德清,大家知道莫干山,在德清附近有一个1700亩的投资项目,投资将近30个亿。选择这两个项目是符合中心城市的周边游和亲子游的趋势,这块我们认为在旅游发展来讲是一个重要的趋势。


为什么周边游的增长速度,在我们所看到旅游细分领域内是最快的,每年平均增幅在40%左右。第二点就是区位优势,我们选一个旅游目的地,我们希望在一个大的景区的周边打造一个小的旅游目的地,比如说在杭州的(香湖)每年游客400万左右。我们说德清,离杭州很近,车程大概40分钟左右,德清一年游客量大概一千万,所以这两个项目的选址我们认为是符合我们的判断项目的标准。第三我们觉得这个项目是有创新形成的,特别是我们在华东地区,冬季是比较寒冷的,我们看到所有的水上乐园,其实能运营一年当中12个月能运营差不多三四个时间,因为它是纯室内恒温的水上乐园,填补了华东的区域,这个产品的理念,IP我们认为是非常成熟的,是来源于欧洲的(英文),这是欧洲30多年的品牌,在荷兰,在德国,在法国周边游20多个(英文)一站式旅游度假休闲地,这个IP非常的成熟。第四,我们合作伙伴选择的非常不错,我们和(开源旅业)集团合作,他们本身和我们的集团都是中国旅游20强的大型集团,实力比较强,尽管这是一个做投资金额非常大回报周期比较长的项目,我们算回报率的时候还是非常好的,这是我们为什么选择投这个项目的原因。


关于旅游产业的退出,我们第一选择还是IPO,当然在目前一个严格的制度下还是有难度的。第二个我们会选择并购退出,在我们LP当中有一些跟旅游相关的产业的集团,包括他们旗下有上市公司,我们也会沿着他们产业链布局做一些投资,将来我们也能够卖给上市公司,顺利的给LP带来回报。

关键词:体育   旅游   互联网+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8期
2018年08期
作为中国基因界的黄埔军校,华大基因在1999年起航,是国内最早从…
2018年07期
2018年07期
从2001年成立开始,基石资本从VC、PE、定向增发、并购在内 的多…
2018年06期
2018年06期
回顾过往十年的成绩,从资本层面看,澳银资本累计管理了8支人民…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