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消费升级视角下,怎么看待汽车金融和供应链金融的明天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8-10-09 15:10  字号选择:

2018年9月27日,由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协办的“融资中国2018(第六届)金融科技新峰会”在上海隆重举行。会上,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唐欣担当主持人,与华映资本董事曹霞,联众金融创始人李明昊,农信互联集团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魏春,磁金融创始人严强,光速中国助理合伙人张怡辰共同探讨“消费升级视角下,怎么看待汽车金融和供应链金融的明天”,以下为各嘉宾观点实录:


1539070979590540.jpg


唐  欣(主持人):投资机构都想从跑道中跑到头部,需要从资产端的角度思考问题


今天有幸做最后一个环节的主持,也很荣幸。今天的话题是关于互联网金融相关的部分。当然今天我们的话题会比较集中在供应链金融和场景直接相关的金融,在我们今天的论坛中,有两位是来自投资领域,有三位是来自产业的领域,我自己是创世伙伴资本的合伙人。


绝大多数的人,从互联网金融的领域来说,都会说自己的资产端是什么,怎么样进行运营和风控,希望用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们尽可能多的做这一方面的分享。


其实互联网金融领域现在的玩家是非常多的,有非常多的投资机构做一些小而美的基金,但是我们肯定是希望做的更大一些,从这个跑道中尽可能的跑到头部,这样的话,是需要从资产端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


涉及到农业其实农业真的是挺难的,过去的十几年,投资人不知道吃了多少的亏,核心就是没有数据,因为所有的信息是不对称的,成本也没有办法对应起来。有些机构首先是通过信息来圈定一直到最终的销售环节,把所有的信息串联起来,这样子的话,风控也做好了,与此同时把供应链金融作为一个产品去做,这也是他们树立自己的门槛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之前我们看了很多的不同的互联网金融,特别是供应链金融但是绝大部分放弃的原因是觉得它做不到,做不起来。或者是一个企业的核心成功的要素,我们能不能也简单的从投资人的角度总结一下,大家觉得最核心的成功要素会是什么?


再就是监管面的东西是我们大家都非常关注的,不仅仅是创业,不仅仅是投资,在金融整个领域的改革,金融怎么样更加的多样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曹  霞:二级市场会传导到一级市场,所以现在投资难,创业难,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业更难


大家好,华映资本是最早一批的人民币基金,我们主要关于消费升级,企业服务和互联网金融,投资的阶段是从早期的天使一直覆盖到B轮。


我们这一块还是以车、房子为主,农业这一块的渠道更大。汽车是我们的重点,首先是把市场规模做大。也看过医美的项目,但是客单价高,最后的风控主要是在商户,竞争非常的激烈。


从2013年开始,为什么称之为互联网金融的元年,是因为余额宝的推出,从那以后整个的资产端慢慢的起来,所以我们看市场,这个是非常关键的。今天谈到互联网金融的时候,离不开二个字“监管”,二个多月以前在北京也有一个论坛,在论坛开始的前一天,北京的金融办一听到“互金”二个字,都非常的敏感。我们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前面P2P的野蛮成长积累的问题,到今年可能会大面积的爆发。当然,资产有靠谱的也有不靠谱的。


    去年我接触了很多的项目,所有的资产端给我的反馈的信息,都是资金已经是很紧张了,所以我看到的钱荒一直持续到现在,包括新的资管新规出来。从去年到今年上市的这些金融类的项目,好几个项目上市以后,肯定是折价的。二级市场会传导到一级市场,所以现在投资难,创业难,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业更难,可能比较悲观。


如果你是一个资产端,3到6个月现金流还没有的话,那说明经营一定是有问题的。偏科技类的,大家为什么现在说仅有可以投或者是可以看的几个互联网金融的方向。所以现在我们的要求来说,希望牌照,从监管的层面来看,需要牌照的话,你必须要去拿。包括了前一段时间比较火的互联网小贷。


另外一个是未来的监管的思路,我们和监管的层面也在保持沟通,刚才我来的路上还有人问我,某某理财产品是不是要提现,这些理财类的平台,在互联网金融创业对团队的要求,真的是格外的高。反正能合规的还是尽量的要合规。

 

李明昊:在汽车金融领域,二手车金融领域受大资金机构的喜欢


大家好,我是联众金融的李明昊,我们公司主要是汽车及二手车消费金融业务的发展,我们主要做的是有真实的交易场景,有抵押的消费金融贷款,主要是在二手车的消费金融领域,现在二手车占到了70%的份额。目前我们已经在全国100个城市建立了自己团队,有1200多人。公司主要是在二手车金融,消费金融的领域,多年来的创业经历,让我们选择了直营的模式。


关于创业的定位,我觉得很重要。从开始工作到现在一直是在汽车金融领域,当时选择汽车金融,也是看到了一个大的红利市场。


第一点,今年刚好是汽车金融领域的第十年,中国新车的交易量是2800万辆,二手车是12000辆,按照每一台车平均的交易价格10万的话,贷款的比例差不多是9600亿每年新增的市场,并且新车及二手车的交易量,还在以很高的速度增长,且贷款的渗透率也在以高速增长。所以我们首先看好的是着一个大的市场。


第二点,这么多年,在汽车金融领域,二手车金融领域是大资金机构非常喜欢的,但是业务链条比较短,标准化非常强,并且销售非常集中的业务场景和品类。然而新车刚好吻合了这么一个特点,所以我们公司的战略定位就在二手车的消费定位上,因为二手车的消费定位,就是业务链条非常的长,并且二手车是全世界最非标的产品,一车一价。销售的场景是碎片化的,非常的分散,这种结构特点,需要大量的力推的上千人,甚至是上万人来覆盖这么一个渠道。所以我们选择了二手车作为我们的战略方向。


在大的红利市场的背景下,另外一个是基层设施的建设也很关键。我们可以选择了直营团队去推广,是因为二手车刚刚是一个重资产,重服务落地的业务,所以我相信二手车很难100%线上互联网化,很多的服务和体验,包括交易的过程、环节和线上都不一样。现在我们通过一年多的时间,接近全国100多个城市,建立了1000多人的团队,提供汽车消费金融的支持。下一步,在未来的一年,我们会再增加100个城市,增加2000多个人的团队,将我们的二手车覆盖的网络,继续的下沉到三四线城市。


关于区块链的概念,是有真实的交易场景,我们赚不赚钱,目前只要可以达到人均一台车以上,整个行业还是不错的,整体的竞争的格局,还没有这么的激烈,我们还认为是一个偏蓝海的状态,因为做二手车和新车的难易的程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很多大的金融机构,首先切入的是新车型,因为好做,客户的策略还是比较容易的,二手车消费市场是偏难的。从2014年到现在,真正的做的比较出彩的也就是三四家,因为这么非标的品类又这么的碎片化,门槛是比较偏高的。我们还有比较强的定价的能力,包括每一台车的利润空间有多大,现金流也很好。


基于我们汽车行业,合规的层面来说,我们目前做的是有真实的交易场景,而且是客户真正的去购买一辆汽车,给予贷款。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合规,合法的业务,当然我们自身把风险控制做好,还是受行业保护的。从近一年来,在获取资金的层面来说,整体来说,在很多资产端的公司,在银行或者是一些大的机构谈合作的时候,可能会感觉到资金缺紧,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所感受到的,资金是向良好的方向倾斜,客户分散,车型分散,地域也非常的分散,我们很多的银行机构几乎不愿意做的资产类型的,我们认为现在的二手车消费金融来说,还是一个宏观的政策比较向好的情况,从资金的获取的渠道来说,反而是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公司的资产和水平,基本是控制在0.5-0.6的水平。我们认为在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来说,资金端的获取还是可以的。

 

魏  春:先有供应链,再有金融,金融是供应链的一个杠杆


大家好,我是农信互联的魏春。我们主要是做生猪为主供应链和金融,核心是供应链,农信互联的第一块业务是我们的数据业务,通过ERP去积累我们的数据,第二块是我们的电商。第三块是我们的金融业务,通过金融把整个农业的供应链串起来,这是我们农信互联在做的事情。


投资人一说到了项目就兴奋,我一聊到猪就兴奋。大家不要觉得农业比较土,比较Low,这是国家非常重视的一个市场,猪的市场是手机的1.5倍,其他的包括家禽,农作物等等,所以农业供应链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但是农业确实是挺难的,农业的数据不全,行业模式不清晰,又分散。我们是通过我们的平台去管理的生猪全国来说是最多的,但是我们还不到整个生猪行业市场的10%,而且猪这个行业,已经在农业行业里是算最集中的了。我们的养殖场,饲料场会越来越多。原来我们说的养殖行业是金字塔型的,小散特别多,但是随着产业升级,消费升级,整个产业已经成为了倒垂型的了,中型和大型企业越来越多。从最开始的产业链的原料到最终我们所提供相关的金融服务,这一条链下来,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笔钱,因为是一个从头到尾的过程,我们可以把这一笔钱发挥更多的作用。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这是整个供应链金融最大的价值,一笔钱的效率更高,我们可以更好的服务于这个产业链,所以我们做供应链金融,我们认为是先有供应链,再有金融,金融是供应链的一个杠杆,而不是纯粹的拿金融往供应链里扎。


说到汽车行业,可能会好一些,因为已经很成熟了,数据很全了,但是农业行业,纯粹的做一个金融会特别的难,这个也是做农村金融企业这么的难,风控难做最核心的问题。


确实政策对农业是一个特别好的保护。从合规的角度来说,现在国家的政策对农业的扶持已经特别大了,我们做农业金融,除了自有资金之外,全部是来自大银行的资金,而且银行特别希望和我们合作,从合规的角度来说,第一个是牌照,没有牌照肯定是不能干的。所以牌照是一个特别核心的价值。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小贷牌照,保理牌照我们都有,享受政策的红利。

    

另外一个是我们资金的用途,我们是能够保证每一分钱都投入在农业的生产经营环节中去的,我的钱不是都给农民,我是每一分钱投入到农业的生产经营环节中。因为,你既然要享受国家的红利,政策的红利,你就要真正的去按照政策的要求去做这个事,所以从合规的角度来说,基本是按照国家的要求去做的。

    

另外从风险的角度来看,其实是我们真正做供应链,能够解决风险的问题。我觉得供应链金融本身就是比其他的金融能够更好的解决风控的问题,因为你在整个供应链中,每一个环节都可以相应的验证风险。   


基于我们可以更好的掌握数据,控制我们的风险,可以更好的享受我们的政策红利,因为金融端也需要这样的场景,这也是我们做金融科技,更好的服务传统的金融机构,我们也希望这样的企业,提供数据,提供技术和服务。金融的事还是更多的交给传统的金融机构去做。

 

严  强: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类似硬币的二面,一面聚集了很多的客户,另外一方面是去中心化


我们主要是为整个金融机构寻找500万以下的优质资产,创业于两年前,我们算是一个老年创业者,原来是来自传统的金融机构。我们做供应链金融主要是基于三点逻辑,第一个,大家觉得经济都是在L型的徘徊,但是供应链产业上差不多是15万亿的体量,这个市场非常的大。第二个,很多的供应链企业,特别是一些核心企业,都是想自己去做金融,靠金融变现的这个逻辑是不成立的。所以给我们第三方做金融科技的企业有了创业的窗口。第三个,是来自我们团队的信心。我们对于非标产品,相对来说小微资产中有很好的经验积累,基于这三点逻辑,在供应链金融这一方面,看起来是蓝海,实际上是一块硬骨头,在市场中还是有一定的机会。


每次见投资人的时候,就说供应链金融挺难,你做供应链金融分几个行业,我们也是不分行业,我们叫泛供应链金融领域,由于现在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终端的小微企业,主动的,被动的都会加入到一种组织中去,所以行业的组织化,客户的场景化是比较明显的,供应链整体的市场,B2B的市场越来越大,所以整个供应链的市场是非常大。


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类似硬币的二面,一面聚集了很多的客户,另外一方面是去中心化,虽然小企业加入到了某一个平台,但是我并不可能只捆绑在一个平台上做交易,我可能在天猫,苏宁,唯品会,我还有自己线下的平台,所以供应链拿到的数据不是全面的数据。这是一种风险。第二种风险是不满足,包括线下的销售很好,但是你给我的资金远远的满足不了需求,风险不穿透,需求不满足,这二种需求叠加以后,就是不规模,不经济。我们作为金融科技公司,和这样子的平台合作,运用我们在线下的优势,对金融的理解,对风控的把握,然后结合这么一些平台做供应链金融。


关于政策和监管具有二面性,政策越是重视的事,说明这个事很难做,监管也是一样的。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大的金融政策环境是较糟糕的事。从金融去杠杆也好,包括互联网金融整治,多多少少会误伤到我们支持实体,支持小微的金融创业者。

    

另外一个角度,为什么说小环境对我们是比较利好的,我们做的这个事,政策上还是受鼓励的,现在国家要求各大金融机构成立普惠金融部,免增值税等各种各样的政策,客观来说,银行还可以做什么呢,你只要做小微,谈合作的话,还是相对的比较受欢迎的。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资产端来看,国家对我们供应链金融还是出了很多鼓励的政策。我们虽然现在不受监管,但是我们也会和监管部门做主动的交流和沟通。我们在管理资金的用途上,是支持实体,支持小微,从风控的角度也有要求,资金一定要用在经营上,银行有要求的,该受托支付的就受托支付,我们也会监管资金的使用。所以这三个方面来说,在小环境的角度来说,对我们来说,目前还是比较安全的金融领域。

 

张怡辰:金融是一个长期游戏,而不是一个短期游戏


光速中国在2013、2014年的时候,大概投了十家企业。回顾一下心路历程,我们在金融服务行业投资的时候,团队的内部一直是叫金融服务,我们很尊重有几百年金融历史的规矩一脉相承。这个和我们在互联网看到的可能不太一样,科技在金融行业的改变没有这么大,而我们在投早期的金融创新公司的时候,风控部和业务部是希望有稳定回报的,而不是投进去一年就翻个五倍十倍。

    

第二个我们的资金端,在过去投的和信用相关的业务中,除了P2P监管空缺的那三年,基本没有一个无监管的募资渠道,在历史上就不存在面向社会大规模募集资金这个事。所以在我们投投早期企业的过程中,我们认为企业优秀的募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资金端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比我们想象的要重很多。因为金融是一个长期游戏,而不是一个短期游戏。

    

第三个要素我认为是不能太容易被竞争,竞争的环境还是很重要的,比如说我们在观察这个行业中的一些机会,3C消费金融,像一些医美分期,这种行业就是典型的容易产生竞争,一旦产生了竞争以后,逆向选择的结果,会让整个行业混乱,包括在汽车领域,新车领域的消费金融也出了很多行业的恶性事件。这是我们内部总结出来的第三个方面,不能太容易竞争,需要有一些独特的门道,独特的行业或者是区域,这三点是我们比较看重的。

    

我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其实预测监管这个事,对于VC来说是很难的事,我们做预测监管的动作很少,更多的是在一个0和1中间的被监管地带寻找机会,这是我们之前投很多公司的逻辑。在证券的行业,中国人炒美股确实是有风险,我们也认识到了这个风险。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8期
2018年08期
作为中国基因界的黄埔军校,华大基因在1999年起航,是国内最早从…
2018年07期
2018年07期
从2001年成立开始,基石资本从VC、PE、定向增发、并购在内 的多…
2018年06期
2018年06期
回顾过往十年的成绩,从资本层面看,澳银资本累计管理了8支人民…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