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慧眼识珠,2019年早期投资的方向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9-01-18 18:01  字号选择:

019年1月16—18日,由融资中国、中国投资论坛主办,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网、融中集团协办的“融资中国2019(第八届)资本年会”在北京四季酒店盛大开幕。此次会议以“越”为主题,对股权投资行业生态进行全产业链的观点挖掘和问题探讨,共同寻找新时代下的“心”动力,迎接春的脚步。


1月17日的议题是投资趋势篇,以“慧眼识珠,2019年早期投资的方向”为题,大会进行了论坛环节。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联想之星合伙人陆刚、新宜资本创始合伙人马占田、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聂丽霞参加了论坛讨论,论坛主持是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


1547805879924219.png


以下为“慧眼识珠,2019年早期投资的方向”论坛环节中的精彩发言实录。

 

李竹:大家下午好,刚才大家听了一下宏观形势,我们今天这个论坛就不讲宏观形势了,我们讲一些具体的问题。现在已经在寒冬里了,在寒冬里怎么做,在座的各位都是天使投资行业的,早期投资跟眼光还是有关系的。目前大环境我们有一个词叫做新常态,在这个新常态下怎么选择和投资项目,大家的标准有没有变化,这是我提给各位的问题,在座各位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基金,以及在现在的情况下选择项目的标准有怎样的变化。

 

投资人的红利在消失,未来的赛道会很拥挤


黄明明:大家好,我是明势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明势资本两个标签非常明显,一个是专注在早期,从天使到A轮。成立的时候专注在科技驱动大的赛道,我个人是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我们四年半前做了几个大的判断。


第一个判断是人口红利的消失。这是中国经济未来五到十年面临的最大问题,在投资行业是劳动成本的上涨,不管是工业机器人、自动化设备、智能制造都在帮助各行各业提高效率。


第二个判断是年轻的消费力人群。当前,我们看到有消费降级或者是各种寒冬的理论。中国过去二三十年人口红利在消失,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短期之内无法用政策大规模的改变。


明势资本今年的投资标准没有太大的变化,第一个专注于早期。第二个继续坚定地在科技驱动领域。我们过去投了420多家企业,其中80%都是2B企业。从去年开始各个巨头包括阿里、腾讯都在讲产业互联网,在这里技术投资有一个误区,我们很排斥为了技术而技术,选择创业者的标准是他可以用技术解决产业里面的问题,“技术+产业”是未来五到十年中国大的趋势和主题。


李竹:投科技还是要投赋能的,赋能在B端,这是最容易产生现金流的方向,投资节奏按照原来的节奏。


 朗春晖:创新工场成立十年,变化还是蛮大的。第一年做孵化器,当时创新工场是以1500万美金起家,一开始做基金没那么容易,是六个项目,后来六个项目完成剥离出来成立公司,从2010年正式转型做基金。现在创新工场管理的资金盘子是20亿美金左右,我们面临特别大的挑战,到现在投了四百家公司。


在过去十年作为早期投资人有点像拣金子的感觉,很容易就淘出一个金子出来,特别优秀的创业者给他一点钱快速就启动了,那个时代是快鱼吃慢鱼的时代,创业者拿到了启动资金,有一个好的方向很快就能跑出来。现在快鱼吃慢鱼的时代过去了,现在真的是大鱼吃小鱼,我们作为纯VC存在的价值越来越小了,未来十年如果我们不改变就活不下去了,用什么办法能在没有投资人红利的情况下,还能投出好案子,这是我们在过去一年的思考。


李竹:投资人一波一波地在进,创新工场和联想之星确实是老牌的早期投资机构了,投了非常多的优秀项目。英诺天使基金大概四五年的时间。投资人的红利确实在消失,现在有两万多家投资机构。


朗春晖:在基金协会注册基金有两万家,没注册还有八万家,基金大概有十万家,很多GP是管理着很多家基金,这没有完全统计出来GP的数据。


李竹:投资像一个围墙,在里面做投资的人在思考怎么能持续发展,未来五年、十年怎么发展,外面还有人不断地冲进来。


朗春晖:2002年做投资的时候是做TMT,加起来不超过五十人,现在这十万家平均一家五个人就50万,如果是十个,就是百万大军,赛道太拥挤了。


李竹:大家说资本寒冬,我看不是寒冬,现在融资三万亿人民币,我们一年IPO整个上市才多少,创新工场思考下一个十年怎么操作,先让陆总介绍。


陆刚:大家好,我是联想之星的陆刚,去年我们是第十年。这十年里边,我们投了小三百个项目,按照我们自己的投资能力和偏好聚焦在早期阶段。在2017年至2018年的阶段,我们募了新基金,按照计划拿了差不多八个亿。资本寒冬对于我们的投资策略进展并没有特别大的影响,投资保证比较稳定的水平,在2018年阶段发现项目的质量迅速提高。至于2019年、2020年,未来怎么看,我们还是会按照自有的节奏在走,秉持的是价值投资的理念,并不喜欢追逐热点,关注我们自己能力能够覆盖的范围,做好自己的事情。选项目上,我们会预判未来行业下一步的趋势,尤其是在还没有变热之前的项目,对于已经处在比较热的阶段的行业,我们会在里面向深度发展,这是对行业的选择标准。


对于项目的模式,我们并没有刻意分类,从项目最后的回报来看,科技领域比较多,2C领域比科技领域稍弱一些,这一点我们需要提升,每个投资人或者说机构都有自己的基因。


李竹:我们也是一样的感受,过去几个月感觉项目质量确实比原来提高了,性价比高,这时候还敢于出来找融资的创业者真的是有两把刷子,融不到钱很多创业者就不出来创业了。


马占田:新宜资本有自己的商业运营管理公司,目前在商业运营管理领域能做到全国前几名,我们在全国管了几百万方的商业资产,购物中心有几十个,平均面积大概在八到十万方一个,围绕十年的需求和资源做了很多产业型的早期投资。我们算是产业资本,围绕着线下的商业需求做投资,之前我们用自有资金做了大量相关行业的投资,做消费类的PE投资还是蛮多的,有很多已经成功上市的案例。


选项目的标准上,倾向于选择对实业经营有帮助的,消费者喜欢的、新兴的、好吃的、好玩的新兴业态。在选人上,我们倾向于选择年轻的创业者,我们发现主要的赛道还是大消费,泛商业类大消费,人们的消费需求变化越来越快,大家对于品牌的认知和忠诚度越来越低。我们倾向于选择反应比较快、执行力强、也有一定行业背景的创业者。行业方面我们选择大消费、商业的赛道。


我们今年初的时候孵化了一个美妆品牌,叫做菊朵,拿了一轮新融资,我是他的天使投资人。负责人原来在美妆领域有多年的从业经验,在产品领域研究的非常好,在美妆,腮红,眼影等细分赛道的产品研究能力非常强,做线上产品也得到很多认可,现在发现在美妆领域线上这些中低端的消费者也在做消费升级,想通过购买更好一点的产品满足更高端的需求。菊朵是非常年轻的团队,用新产品、新品牌打造全新的平台,这个赛道里的年轻人在发掘细分的需求,我们围绕这一块来做投资。


李竹:你们是从一个产品出发,有一些战略资源,管理许多商场,对消费品比较理解,是有战略资源的早期投资者。很多战略投资人都是中后期的,现在也出现一些早期投资人,他们属于战略投资,而且只投他们熟悉的领域,可能会产生协同效应。


中关村创业大街都知道,聂总也是管理公司的董事长,他们现在也成立了早期基金开始投一些项目,投的方法跟我们不一定完全一样,有请聂总。

 

投资绝对离不开人,人工智能只是辅助手段


聂丽霞:中关村创业大街一直为创业者提供服务,有几块服务,第一块服务是公共服务,你去创办一个公司,公司财法税务等等基础的服务,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做到为符合业态的科技企业提供工商注册、银行开户等专业服务。


第二个是加速服务,为有成长潜力的科技企业加速,比如对接市场资源,我们跟很多大的企业和地方政府有合作,可以帮企业找应用场景。


第三个是政策服务,我们免费帮助一些企业匹配合适的政策资源。


第四个是融资服务,比如我们自己投资,或者跟金融机构合作提供融资服务。


2017年我们成立了基金,主要还是投一些有核心技术的团队,帮助他们做比较重度的孵化服务。我们发掘好的技术团队,去帮助这些技术在产业里面得到应用。技术团队需要去理解市场,需要有人帮他做很多技术以外的工作,这就是合伙人的配置。我们是做一系列的服务来帮助这些技术在产业里面落地应用,这是我们围绕科技投资形成服务的生态。我们也做全球孵化服务。


李竹:现在大家都觉得中国的市场也在饱和,很多企业都在出海,你做的是相反的事情,把老外给带到中国来,哪一个市场更大,你们有没有做过分析,中国人到海外赚钱快还是外国人到中国来赚钱快?


聂丽霞:赚钱还是到海外赚钱快。我们接触很多国内的大企业,举个例子,他有生产线希望发展一些新的品类,新的产品,原来的产品已经快饱和了,去国外寻找一些团队和技术,后来做了联合研发的项目,比较前沿。对于中国的很多传统企业来讲,需要提升创新能力。


李竹:现在天使投资大家都说有一定的成功率也有不少失败的,是运气重要,还是过去的经验带来的分析重要。尤其是在红杉等大机构也开始做早期投资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朗春晖:刚开始我们这帮人做早期投资,凭着人脉关系。我的策略是,最近想投什么我就会参加一些会,把投资理念讲出来,广而告之就会有一波人过来,第一波投的肯定都是熟悉的人。


 第二波我们赶上好的时代,整个移动互联网的来临,人口红利。在网络时代,人口红利变成了平方,一个网络的价值和用户价值数平方成正比。2006年,中国是互联网1.0时代,中国网民数2.67亿,美国网民是1.5亿,那时候中国是以三倍的速度追赶美国。现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大概九亿网民,美国是2.5亿。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发展的特别快,创新工场踩住了移动互联网2.0的风口。


创新工场十年期间第一年就是孵化器,第二年做基金,做了六个项目都是围绕安卓体系,从没有任何名气变成移动互联网流量分发第一大家族,融到第一期基金。在我们成立的前几年,我们和腾讯不管是抢人才还是抢早期案子,腾讯是抢不过的,现在对打姿势不用摆了,无形剑出来就已经倒了。


十年之后我们又翻过来之前的打法,开始尝试再走一次孵化功能。我们在一个基金里养一个人工智能工程院团队。第一轮融资八亿,第二轮将近二十亿。我们希望作为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人,手里不光有钱,这是一个思路。


从前,市场竞争者太少,现在不光是全民天使,红杉都要做早期基金了,我们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研究非常重要。去年,创新工场内部组建了投研团队,投资团队全体必须参与投研,每个人做一条赛道的投研。我们现在投一个项目脑子里要有所有的投资数据。大家都在说人工智能,投资未来能不能人工智能化,不是完全依靠,投资绝对离不开人。比如,我们之前投的一个项目。团队在投决会上利用人工智能票,这个票有一票否决权,过往六年这个票所有投的否决票全部投对了,但不能完全靠这个。


李竹:人工智能可以告诉你不投什么,但是不可能告诉你投什么。


朗春晖:我们希望未来以半自动化来做这个事情,不是用人海战术,我们希望用对比分析找出苗头。

 

对科创板不要盲目乐观,要坚持自己的投资节奏


李竹:创新工场在我们行业里以研究和看未来著称。往往大家开始有点争议的东西最后跑的特别好,我们把这个归结为运气,现在要找到一个方法,找到一个用人工智能加入进来做,或者是全民来做投资研究,有可能这真是一个趋势。天使投资不能光靠运气,天使投资人如果不给自己贴一个标签也很难说能有好的业绩回报。明明是投科技创新的,陆刚投的是生物科技,生物医药,天使里面绝对是头一号,大家都贴了标签,马总做商场的,聂总专门帮老外到国内打市场,标签得贴上,让创业者知道怎么找你,经验和方法看来还是挺重要的。


科技创新大家都比较看好,模式创新也不是说不看好,红利少了一点。科创板出来了,标志着什么,对我们这些投科技的,投模式创新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大家给评估一下。


陆刚:科创板对于早期来说大家千万别寄以太高的期望。中国发展这些年,现在资本寒冬造成的原因多层次的,2017年太热了,造成了市场积累的资产库存非常大,即使科创板推出,对于这个市场的缓解程度是不够的,当然推出还是好的。我们是非常长周期的投资,一笔投资正常情况下是七八年,投的这些项目退出时间还在五六年之后。科创板的尽快推出肯定是好的,但我们还是不要太跟着指挥棒走,要坚守自己的投资节奏,投出优秀的公司,优秀公司在哪里都有退出的机会。


李竹:科创板有注册制和审批制的变化,你觉得这个变化对于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退出的价值和意义何在?


 陆刚: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说,抓住主要矛盾,抓住更加宏观的事情,更容易把自己投资的标准精炼出来。要抓住那些确定的东西,短期之内波动的东西要去关心,但是不要为它所动。


天使投资处在犯错的行业,我们投十个里面有八个是犯错的,有一个不太犯错,最后有一个如果能跑出来那是非常好的事情,我们要学会调整和改变。首先,宏观大势的判断不能犯错,尤其是不能犯大错,现在的趋势,未来的趋势,中国大的宏观形势,要知道未来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对于资本市场逐步的完善要有基本的信心。


可以犯点小错。布局一些跑道的时候可以犯一些小错,VC在跑道上面不会犯什么错,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在跑道上面犯了大的错误,整个跑道全军覆没,会很惨,跑道上面不能犯太大的错误。我们要包容犯错,但是犯错的维度在于人,我们愿意在人上面去犯错。


李竹:每个投资机构都有不一样的思路和打法。从创业者那一端来说你认为是大趋势更重要,还是罗胖说的小趋势,微观的东西?


陆刚:宏观趋势是重要,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说微观趋势也不容忽视。资本寒冬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是存有不同意见,如果觉得春天很快就来了,把粮食早早吃完,可能就会被冻死,我个人不对冬天只有一年抱有乐观的期望。


要更加关注自己,打造核心能力和核心优势,如此,自然会水落石出,沧海洪流,方显英雄本类。春夏秋冬有一个交替轮换的自然过程,要学会去适应它,迎合它的节奏就可以了,重要的是提高自己。


李竹:未来两三年可能春天都不一定会来。


陆刚:我没说两三年春天不会来,我说一年不太乐观。


李竹: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对于现在的创业者来说,面临的挑战比前两年要多,00后创业肯定不如90后容易。成立四年的名势资本再说一下对他们观点的回应。


优质项目不能被资本催生,找到真正靠谱的创业者是挑战


黄明明:早期投资发展了这么多年以后,专业性变的越来越重要。我们在前期确实有打散弹的感觉,前期当一个大势来的时候大家的运动是差不多的。我一直鼓励我们的团队,我们做了一定的研究、复盘、校准,到五六年之后大家的差距会拉开。


早期靠人脉,以前做企业出身的创业者会积累一些人脉资源。但是拓展人脉圈光靠自己是不够的,机构化和团队化是一个挺大的挑战。


回到刚才几位说的对于大势的预判,我比较同意,我一直觉得资本寒冬有点伪命题。观察一下中国一线美元基金的融资情况,红杉融了一百多亿美金。稍微好一点的项目,现在一线机构绝对冲上去。没有所谓的资本寒冬,关键是你自己的项目、团队是不是足够过硬,世界上最稀缺的资产,永远是真正靠谱的团队,这是最稀缺的资产。今年都说是VC的洗牌年,太多不应该做基金的人出来做基金,市场上过去几年这么泛滥的基金,能找到优质资产的GP永远是这个世界上的稀缺资产。我们明势一直秉承的观点,用钱和资本把一个不够优秀的团队变成很优秀的团队。


朗春晖:好学生是挑出来的。


黄明明:我们看到所有的资本乱象,上市破发等,我个人认为这是绝大多数投资人避险的反应,对这个世界、市场巨大的不确定性的反应。从过去一年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来看,上市一轮的项目,平均要赔掉15%至25%。扎堆去投头部项目的基金在未来两年怎么跟投资者交出业绩回报。优质的项目不能被资本催生,找到真正靠谱的创业者成为第一个给钱的人,这个咱们这个行业的挑战。


李竹:我上个月在硅谷待了蛮长的时间,我在那儿跟他们聊我没感觉到他们那儿有寒冬,他们还在按照自己的节奏投资。过去二十年在美国硅谷和东部,投资机构数量一直都是在下降的,有淘汰,在中国我们融中今天也是开了一个大会,很多投资机构也来。在行业里边有一个说法,真正值得投资的GP不超过五百家。


黄明明:另外一个数字,70%的VC,他的第一支基金就是最后一支基金,70%的基金做了一期以后就死掉了,这是非常正常的市场选择和更替过程。


李竹:在座的都投早期的,早期是最难的,但也是一个避风港,他们对于现在整个大的环境变化,对于大家所谓的资本寒冬,不仅不担心反而还有点高兴,因为这些因素促使真正有能力的GP重新思考未来做出决策不断优化和进化。


 陆刚:我们要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渴望。整个市场花了那么多钱让这么多人学会了打仗,变成未来的企业家,这是庞大的人才队伍,也会促使中国经济的发展力提升。


中国之前基金行业里面很大的问题是短线化,因为LP太渴望回报了。经过这个冬天,资本市场大的调整是非常好的事情,时间阶段不会太短,但是经过这个阶段,也许三年、五年之后就是中国创投行业的相对成熟阶段。


李竹:现在一级市场是不缺钱的,还有不断的新兴机构加入,成长十年的投资机构在不断进步,发展了四五年的机构给自己贴标签走专业化的路,早期投资机构在不断的往上涨。从去年数据看,一万亿的募资额里边,跟我们早期投资相关的大概是一百六十亿,整个募资额跟美国比差的非常多。所以,早期投资还是一个朝阳行业,不缺钱的情况下对于创业者来说什么时候是春天,一定是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公司引爆整个市场。我记得从2000年开始,那时候进入一个低谷,但是百度在2005年上市,导致了红杉进入中国,红杉进入中国就投了英诺,我们当时享受了百度上市的红利。2005年、2006年一大批企业起来了,创业者不用感谢投资人,不用指望投资人什么时候投钱,要依靠自己,当优秀的代表出现的时候,所有投资人就会把钱投进去,春天就来了,谢谢大家。

   


关键词:早期投资   创业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1、02期
2019年01、02期
2018年12期
2018年12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资本与企业的相爱…
2018年11期
2018年11期
中国互联网从诞生到现在,几乎彻底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 活、…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