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2019投资新机遇 选择风中的鹰而不是风口的猪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9-01-22 10:01  字号选择:

2018年,资本市场风云变幻,金融机构、投资人、企业经历了重重考验。历经近10年高速发展的股权投资行业也在估值、退出、资金端和资产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洗牌在即,也是抛却浮躁,在锻炼中修能,在价值挖掘上蓄势,最终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良机。

 

一个新的时代,一个新的经济环境,也是一个新的开始。2019年哪些是应该摒弃的,哪些是应该坚持的?募资难问题如何制约投资行业发展?新一轮洗牌后行业的新生计?估值泡沫会否散去?重点行业的布局竞争如何化解?退出方面,港股和美股是否还是理想的标的?科创板对于行业的机会在哪里?

 

2019年1月18日,由融资中国、中国投资论坛主办,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网、融中集团协办的“2019融资中国资本年会”在北京四季酒店盛大开幕。此次会议以“越”为主题,对行业生态进行全产业链的观点挖掘和问题探讨,共同寻找新时代下“心”的动力,迎接春的脚步。


1548122691550768.jpg


会上,以“2019投资新在哪里?”为题,大会进入了成长期专场讨论环节。  国寿股权投资董事总经理陈锦浩, 国科嘉和基金管理执行合伙人陈洪武,海通创新证券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余际庭,太平创新投资负责人张双喜参加了论坛讨论,浙科投资董事长、浙江省创业投资协会秘书长顾斌为论坛主持。

 

再跌一跌,冷一冷,才是健康状态

 

顾斌:2018年,经济进入困难期,创投行业遇到很多困难,也遇到很多新机遇,2019年又将是一个新的挑战。今天我们将在这里共同探讨,在新的形势、经济状态下,怎么应对经济寒冬?创投机构怎么寻找新机遇,怎么寻求新的发展之道。

 

陈洪武:国科嘉和是中科院国科控股发起成立的风险投资机构,2011年底成立到现已有七年时间,从设立之初就确定以科技创新作为主要投资方向,促进中国技术成果转移转化,促进中国技术进步、产业升级。这些年我们投了大量科技类企业,在自动驾驶、人工智能、新材料、先进制造业、医疗、生物医药等方面都有布局。2018年大家都觉得行业变冷,其实不是过去一年变冷,而是以前几年太热太疯狂。

 

过去几年,随着创业板估值的高起,没有太多风险投资经验的人涌到这个市场,大量的钱涌入进来。大家希望投的都是创新型产业、创新型技术。不管是技术路线不确定,还是商务模式不确定,都隐含着很多的风险。恰恰由于很多人原来对这个行业没有比较深刻的理解,盲目引进资金。当市场发生转折,这种盲目扩张的狂热,包括退潮以后行业趋冷都不是正常的现象。我认为2018年是回归到了常态,行业应该再跌一跌,冷一冷,才是健康的状态。

 

顾斌:我1993年开始做创业投资,浙江省风险投资公司也是1993年设立。1986年到1999年,是中国第一波创投发展期,那一波还是比较难的;1999年至2005年,是第二波成长期,那时没有退出,投资靠分红;2005年,随着国家股权分置实施,给创投行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投资有了好的退出途径,买了法人股变成流通股,创投机构在那一波赚了很多钱。2007、2008年开始,以募集形式做投资时,很多机构都说一个基金可以赚十倍,二十倍。今天来看,一个基金要在短期内赚到十倍是很困难的。当下,对创投行业来说是发展的好时期,退出也有了很多新途径,包括2019年可能推出科创板。

 

陈锦浩:国寿股权是中国国寿专业负责股权领域的投资平台,我们发行的第一期基金规模120亿人民币,专注医疗健康领域。在新环境,新挑战,新机遇下,支付方式的变革影响着整个行业的变化,2018年,国家医保局的成立对整体监管体系做了很大调整,所有支付方权利都集中到国家医保局手上。

 

过去几年整个医疗行业环境非常火,大大小小机构都在投医疗,即使行业环境变冷,医疗投资也没有变冷过,大基金有大基金的投法,小基金有小基金的投法,大家都愿意在这个领域挤出自己的项目。

 

2019年,随着新监管环境的变化,将带来两方面挑战,一些板块会受到挤压,传统药、仿制药领域商业模式会遇到挑战。同时,迎来两方面机遇,一方面,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整个资本市场愿意投钱的机构越来越少,确实有变冷的趋势,只要冷静下来,市场预期会更加理性;另外,非常优秀的企业,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将受益。

 

选择风中的鹰而不是风口的猪

 

余际庭:2019年是猪年,股权投资方面我们到底是选择风口的猪还是风中的鹰?我想讲三点。

 

第一,不要选风口的猪,而要选风中的鹰。做投资要看风口,但不能选择猪,马云也说,风停了猪就会掉下来,而鹰的视野非常高,执行力非常强,最核心的是它有翅膀,有风无风都可以飞。具体应用到选择投资标的上,首先企业要有非常明确的愿景、战略以及执行路线;其次,企业要有非常好的执行力,有好的团队;第三,企业必须有核心产品,核心技术,有壁垒,有独特的竞争力。从这三点出发一定可以找到较好的投资标的。

 

第二,现在是股权投资最难的时期,但也是风险最小的时候。现在募资非常难,很多项目出问题。不仅是二级市场的寒冬,也是一级市场的寒冬。一个创业型企业如果能够在严寒中活下来的,春天来临就更容易活好,也会走得更远。股权投资看的是几年,十几年甚至更远的趋势、行业发展方向。未来我们的方向在哪里?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过去就会有结论。我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1978年至1998年,这二十年我认为是解决衣食的问题,从极度贫穷、物质极度短缺到满足劳动人民不断增长的基本物质需要,也就是吃饱穿暖;第二个阶段从1998年至2018年,是解决住行的问题,房子、车子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但房子汽车都是耐用消费品,目前已经进入低增长时代。靠房子不行了,靠车子空间小了,要发掘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衣食住行基本解决了就进入第三个阶段,即科技创新和消费升级。科技创新将渗透进各行各业,创造出新经济、新业态,是未来经济的新动能。有了这个认识,我们就知道投资的方向和机会在哪儿。

 

第三,未来具体投什么?消费升级仍然是一块,大家都有共识,房子要换新的,要换大的,车子要换好的,农村人要进城,城镇化没有完成。我们重点关注的是科技创新带来新经济、新业态。科技创新大家谈了很多年,我认为它仅仅是开始,未来二三十年科技进步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将是革命性的。

 

有两个重大领域是新经济、新业态科技创新爆发的领域,一个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科技创新,范围非常广,包括集成电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都是要关注的领域;一个是以医疗健康为核心的科技创新,包括基因工程、生物制药、人造器官、疫苗、远程医疗等都是我们关心的领域。这两个领域是我们未来投资的重点。

 

顾斌:我们投资不要投吹起来的猪,要投能够自己飞起来的老鹰,非常对,2019年新的机遇就是投有科技创新能力的科技型企业。

 

PE占比会越来越重 前瞻性的思考非常重要

 

张双喜:2018年,私募股权进入一个新阶段。2007年我从其他行业转到私募股权投资领域,那时候满地都是黄金,不管通过个人关系还是其他资源,能拿到价格便宜的好项目就能赚钱,那时有点像机会投资。在目前阶段,从赚钱的效应来看,赚十倍的项目会越来越少。接下来,PE行业会越来越重,因为目前投研和投后管理投入严重不足,未来要深度挖掘行业机会、产业机会,并通过投后协同给企业超出预期的增长增速,才是PE真正应该赚取的那一份利润,不应该仅仅赚资本市场的价差。

 

陈洪武:国科嘉和一直强调科技创新,不管技术路线还是商业模式都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要求做投资时要有风险预期。换句话说,LP的需求也得有风险预期。长期来看,科技对整个社会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但从短期来看又很小,很多人往往都会轻视一个技术出现以后对社会生活的长期影响,要做创新型投资机构必须得有长线思维。任何一个技术要从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后对整个社会经济生活方方面面的影响来评估,这种观察视角对于理解技术所产生的行业机会是非常重要的。

 

真正的研究在于我们对社会形态、技术进步深层次的探索,到底在产业化中处于什么阶段?如何变成商品?商品的组织形态是什么样?成本多少?什么样的消费者会接受他?这个市场空间有多大?我们要从这些维度去研究,这就需要我们真正对很多方面都有前瞻性的思考。

 

现在的大量投资更多是市场信息的收集。风险投资机构必须担当起我们的责任,扶持那些真正能够形成大产业的技术,而不是把钱洒在伪创新上面。同时呼吁创业者、投资机构共同试错,科技创新意味着很多不确定性,这个过程中一定有很多失败,希望LP们给GP、创业者多点耐心,让他们踏踏实实创业,创造中国更好的明天。

  

专业基金是接下来的发展趋势

 

顾斌:我们应该从源头、多做更深层次的行业研究,这里引申出另一个话题,很多创投机构什么是风口就去投什么,市场上专业基金还是比较少的,从这个角度,你们对专业化基金有什么想法?

 

陈锦浩:研究要研究更前沿的东西,而不是简单做数据,无论国际国内,专业基金是各类大基金接下来的发展趋势,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所有领域都能做好不现实。特别是在目前对研究、投后能力要求较高的情况下,做一个杂家不太可能都做好。我们从2014年就开始做医疗,2016年成立国寿大健康基金,都是以研究为导向去思索行业未来的发展。

 

第二,投后也是依靠于中国人寿的平台,保险和医疗健康有天生的合力,二者之间怎么产生合力,及怎么做投后赋能,无论对服务、信息化还是新兴的技术我们都做了很多尝试。如果不做增值,只做价差获得收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投资前研究和投后管理是专业性机构提升价值最重要的两个手段,募资能力和切入项目的能力反而是大家共用的。希望未来在专业领域走出更多更好的机构,形成相对良性的竞争态势。

 

科创板等核心也是定价问题

 

顾斌:专业基金还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能够进行有效的资源配置,并把企业真正发展壮大,这才是创投真正该干的事情。2019年科创板将推出,是很大的机遇,特别是券商,请余总谈谈科创板对投资机构来说有多大的机会。

 

余际庭:科创板推出给股权投资提供了市场化高流动性的投资退出渠道,券商做股权投资有独特的优势。借助集团的研究团队,我门会对目标项目进行精准评估。选择好的企业以后,券商可以为企业上市再融资提供一站式服务。这方面券商对科创板是翘首以待的,目前科创板细则还在制定中,希望它的规则能够高起点、市场化,甚至国际化,能够在企业定价、发行、上市、交易、做空、退出有一套制度化的安排。

 

现在退出非常难,科创板有什么样的退出条件、是否允许做空等创新型的内容希望可以分次到位,但时间不宜太长。从我个人角度,科创板不仅是股权投资的退出渠道,更是资本市场开放的试验田,对中国资本市场,特别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有特别的意义,非常希望它能够尽快稳健的推出。

 

顾斌:科创板带来很大希望。去年,很多企业到香港、美国上市,是很多投资机构最大的退出渠道,到香港及国外上市也带来一个问题,国内最后一轮融资的价格比最后上市的价格还高,2019年我们退出的热点到底在哪里?

 

张双喜:不管是科创板还是香港、美国境外上市,最后一个核心都是券商和投资人的定价问题。科创板给大家又提供了一个潜在的退出渠道。科创板有五个原则,符合其中一条或者是几条就可能允许上市,这个企业到底值多少钱?对这个企业了解吗?  还是跟随热点投进去就不管了,以至于最后一轮挂牌的价格低于最后投资的价格。PE的特点跟现阶段互联网企业是一样的,互联网企业现在都在往重的方向发展,PE未来也会做重,所以一定要提高投研能力、投管能力,否则无法具备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

 

这么多企业,未来定价上科创板,券商要掏一部分钱进来,可能也会引入类似基石投资人的做法。具体我们自己做的准备就是深耕行业,2018年我们发行了消费升级基金,着重于文化、教育尤其是跟线下业态有协同的并购项目。2018年年底正在发行两只基金,一个是现代服务业基金,一个是金融科技基金,我们能把一个行业钻研透了就可以了。

 

顾斌:尽管有很多的困难,但这一年投资价格有望会更低,2019年是充满希望的一年,2019年是美好的一年。

 

 

关键词:投资   风口   医疗   大消费   保险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1、02期
2019年01、02期
2018年12期
2018年12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资本与企业的相爱…
2018年11期
2018年11期
中国互联网从诞生到现在,几乎彻底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 活、…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