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五四特辑:创投圈的年轻人,如何度过自己的一天

来源:融中财经  时间:2019-05-07 16:05  字号选择:

今天是身穿高级西装的“华尔街之狼”,在谈判桌上挥斥方遒。明天就拎着睡裤和电脑,赶早班机去大西北做“项目勘探”。项目在哪,他们就去哪。PE/VC行业投资人们的一天,看上去是西装革领、咖啡馆和巨额估值。但实际却是大相径庭。

五四青年节来临之际,《融资中国》采访了8位投资人。他们生动描绘了自己的一天。除了开会,开会和开会,他们也逃不开王者荣耀的魔力,也热爱运动和生活。

但共同点是,他们都异常勤奋和努力。他们是这个行业的缩影,也是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

(以下为《融资中国》采访,按受访者姓氏排序)

艾渝 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新经济负责人

“拼命赶路并顺势而为”

今年是艾渝加入光大控股的第十一年。83年生人的艾渝在美国毕业后就进入华尔街工作,就职于摩根大通全球投资银行并购部,在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金融危机下的华尔街由盛转衰的过程,并亲眼见证了当年贝尔斯登被收购以及雷曼兄弟的倒闭。

在此之后,艾渝所在的团队被光大控股收购,发展为后来的光大安石,并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基金。

“只有真正经历过经济危机的洗礼,你才能明白一个周期的来临所能带来的影响有多大。”亲身经历过经济周期变动,更坚定了艾渝投资的理念“拼命赶路并顺势而为,保持危机感但从容乐观。”

目前,光大控股新经济的投资人的平均年龄分布在30岁上下。这也是团队其名为“新经济”的原因,艾渝认为,投资人具备与当下青年创业者同样的时代背景,自然也能够充分理解他们及所在产业的需求和想法。

“他说”


我的一天从早上7点开始,基本上会在午夜前后结束。我会用1个小时进行健身,促进多巴胺的分泌,唤醒身体的各项机能,让精神达到饱满的状态。

紧接着就是与各团队的会议,作为投资人我们需要掌握最新的行业动态,听取团队对于新项目的调研情况,并帮助团队判断项目的可投性。虽然我们刚成立3年,但已经投资了60余家企业。所以投后管理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这个不仅是对我们的投资人负责,同时也是对企业家、对团队负责。

上班路上会安排电话会议,上午也会在投资会议中度过。一般而言,中午是公司的午餐会议。下午会与投后团队一起谈论被投企业的发展状况。另外就是见合作伙伴,如果出差会乘最晚的航班。

此外,我们自己还内部孵化了一家城市级人工智能物联网生态平台—特斯联。作为CEO的我,需要与公司各团队就公司的经营事宜做重要沟通,同时不断就现实情况调整公司战略。

对于投资数量,我们没有明确的要求,主要是以投资的质量为主要参考标准。通常也是哪儿有好的项目,我就去哪儿,能跟创业者进行深度沟通、做朋友,了解当前最前沿的产业资讯,也是我们非常乐意做的事情。所以地点也是天南海北的飞。

黄璜 三千资本创始合伙人

“打工的时候天天盼放假,当老板给别人发工资了恨不得天天上班!”

从2011年进入弘毅投资,到成为三千资本管理合伙人,今年已经是黄璜踏入投资行业的第八年。在他看来,今年的市场环境相比于当初,确实更加严峻。

黄璜认为,投资行业人才结构是年龄越大、越高阶的金字塔结构。移动互联网发展后,给了投资领域中的年轻人很多机会,“我本人是80后,投资领域理论上来说可以不退休,主要看心态,年轻时当工作,老了当业余爱好。”

对于996工作制,黄璜说“从心态上来说大家都一样,打工时候天天盼放假,当老板给别人发工资了恨不得天天上班。”

image.png

“他说”


从入行到现在,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我曾受邀帮朋友的亲戚出主意抬高其公司估值应对收购,同一时间段帮被投企业出方案压低收购标的估值,后来谈了半个月发现买方卖方背后都是我。

我这一年真正见面详细聊的项目大约40-50个,主要集中在上海和深圳。一年大概飞行时间在150小时左右吧。

我的日常基本就是10点到达公司后开始处理文件,阅读项目文件、分析数据、开投资讨论会议。下午14:30开始接待到访创业者、LP、政府及合作方访客。16:30处理投后管理事务,每天固定电话或面谈1-2家被投企业创始人。18:00公司晚餐或与潜在项目、LP、合作方、被投企业人员晚餐。21:00回家或约第二场半小时咖啡后回家。

对于996,我个人理解是,在职场上面对无法胜任的工作时,可选择实施的一种补充手段,或者是事业上有更多追求的人主观选择,但是作为约束企业全体员工的制度不太妥,毕竟大部分人生活不只有工作,短期内996是经济发展下客观的市场选择,未来即使国家政策不强制约束,也会通过劳资双方的博弈由市场自主调节。

今年文娱标的普遍估值有所下降,文化创意领域永远存在机会 。在投资方面,我始终坚持,树多枝而路多歧,有所弃才有所取,有所不为才能大有作为。

所谓人到中年,职场半坡,我觉得,可能是这波年轻人升职升的太快了,人还没中年薪水先中年了。

蒋毅威 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

“职场中年?对我没有影响,我很年轻,我是年轻人!”

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发现,他的团队正在年轻化,年龄大多集中在85-90年。但同时,蒋毅威也指出,在一定程度上,这个行业是做不到退休的,“太老可能会跟快速发展的市场脱轨。”

2010年,蒋毅威进入私募行业,在他看来,与当初不同的是,新生代领袖已经出现,同时成熟机构越做越大,头部效应明显。“竞争环境更激烈。五岳资本的定位是专注差异化,强调我们的垂直领域专业性。”

蒋毅威表示,目前在工作中,耗费他最多时间的是基金的募资工作。此外,他并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早起到晚上睡觉前都在工作。”

关于是否已进入到职场中年,他十分肯定的说:“对我没有影响,我很年轻,我是年轻人!”

image.png

“他说”


现在,我一年看项目的数量在200个左右。最常出差的地点是旧金山。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飞行时间超过99.99%的人。

我的一天基本上从7:30开始,起床后开始开始处理邮件。9:30到公司,10:30-18:00是全天开会状态。下班路上一般是和创业者、投资人沟通工作相关事宜。出差的路上也不能停,基本都在写PPT、做总结,思考战略性的问题。

在运动方面,我喜欢高尔夫以及提升体能的运动,每天上午到健身房健身1个小时。

今年以来,互联网行业裁员的主要原因,我认为是行业增长迟缓、人效低。这可能会影响到一些尾部VC的招聘,我们五岳资本并没有受到影响,目前还在密集招人。

我们最关注的投资领域是消费、金融科技、数字经济。今年,我认为消费科技赛道还会有不少投资机会。

我还是有一些危机感的,最常思考就是如何能做得更好。很重要的一点,我并没有职场中年的感触,因为我还很年轻!

林代联 天赋资本董事长

“你必须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负起责任,关键是要让自己的工作更加卓有成效。”

林代联是80后,在他看来,私募股权投资是一个充满冒险精神,同时又必须专业、谨慎的行业。

目前,天赋资本的投资团队年龄主要以80、90为主。林代联认为,80后与90后作为中国的新生代,很幸运地享受了优质与充足的教育资源,也有不少人具有海外名校名企求学与工作的经验,“他们知识结构多元、视野更广、同时年轻、自信,这对行业发展是很好的事。”

对于996这个话题,林代联借用德鲁克的一句话:“你必须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负起责任,关键是要让自己的工作更加卓有成效。”

他表示,天赋资本的价值观,其中有2条叫做:执着信念、情怀坚守。“无论是不是996,我希望每一位员工首先从进入公司之初,是热爱这份事业的,是对自己的选择和公司的愿景充满坚定信念的,然后带着责任感和热情投入这份事业,并能从工作中得到成就,这就是我倡导的工作方式。”

image.png

“他说”

我一年基本上要看上千个项目,全国各地飞。天赋资本每年还会举办创业大赛,一天最多的时候,和20多个CEO分别面对面聊项目。另外,去年下半年开始,天赋资本开始拓展海外业务,现在去海外的次数也非常频繁。

在日常工作中,每天的安排是起床后先运动,到达公司后,先处理邮件、看报表等日常工作。之后是中高层会议、投决会。其余的时间基本上就是与合作方约谈。每天最后一项日程会以阅读来结束。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限制性信念(Limiting Beliefs),是头脑中限制我们思考、阻碍我们成长的模式,有人形象地称它为“木马程序”。限制性信念多种多样,年龄条件限制是最常见的。

限制性信念有时候就像是思想病毒一样侵害到一个人的能力。让人们无法朝向健康和进步努力,相应的能力也无从发挥。

无论作为普通的员工还是职业经理人一定不要被限制性信念误导,不要认为“人到中年,职场半坡”是可怕的职业和人生状态,而是应该不断学习和刷新自己,努力保持新奇心和活力,相信乐观、认真、坚持的人生下半场会更加值得我们投入和付出 。

赖满英 盈科资本总裁

“我花在工作上的时间不止996了,但作为高管,这也是很正常的。”

70后的赖满英是盈科资本总裁,至今为止,她从事股权投资行业近20年,是较早一批进入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人。见证了这个行业的起起落落,她认为,想要在这个行业扎根,必须是要有些经历的人,“要对企业有深刻的了解,和企业做朋友,解决企业的实际问题。所以我不太认同这个行业会向年轻化的趋势发展。”

赖满英认为,投资不仅仅拼的是能力,更是品德等多方面的素质。“我比较倡导的投资理念是善良金融,和优秀的企业做朋友。我觉得金融不是一个外界所说的充满血腥的领域。”

image.png

“她说”

一般我会在6:30起床,健身和早饭后,8:00到公司。9:00是公司高管层会议,11:00见一些合作伙伴。午餐时间一般也会和他们一起吃。下午我会审批文件、听取汇报,处理公司事务等。如果是出差,一般到了晚上7点都是拜访企业。

关于996的问题,我作为公司高管,可能花在工作上的时间都不止996了吧,我觉得花更多时间在工作上都是正常的。

我认为,互联网行业裁员不会影响到PE/VC行业,因为互联网只是很多行业中的一个而已。我个人主要关注的投资领域是医药健康领域,因为这个行业关系着全人类的福祉,对健康的追求是所有生活追求的基础,有健康才有未来。

就目前整个市场和行业的状态来讲,我认为首先市场机制就决定了必然存在优胜劣汰,其次,政策的整体方向对于行业规范始终是正向的,是有利的,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是有帮助的。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盈科资本反而感到巨大的机遇,很多好的资源都向我们涌来。无论是资金、优秀项目、好的合作伙伴,还是人力资源等等,应该说盈科资本持续的专注和专业,在当前这个市场环境中赢得了更多的认可与支持。所以,始终努力,保持优秀,我觉得市场一定会回报你。

孟宇 深创投执行总经理

“当我在走神的时候.....我在想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是什么?”

孟宇是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深创投军民融合基金投资部总经理,也是深创投的明星投资人。在加入深创投前,他从事过存储研发,还曾有过一次创业经历。也正是这次创业,让孟宇接触到了投资行业。转身创投行业,到如今已经十一年。

孟宇回忆,2008年之前,社会对投资行业的整体关注度并不高,资金量也不大。到2009年创业板开板后,行业开始回春。“互联网行业的兴起,以及to C创业项目的活跃,开始引发了媒体对企业背后投资行业的关注。”

孟宇微信头像是一张他戴着滑雪镜的照片。谈到运动,他坦言,他出差比较多,每周能真正运动的时间并不多。投资行业并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一切都看个人的安排。“要看基金本身的年度目标,比如今年要投出多少钱?投多少项目?根据这些再安排工作。”

image.png

“他说:”

投资人一般并不需要朝九晚五打卡。大多数时间,我们在外面看项目、出差。有时候会非常忙碌,辗转多地奔波。目前我几乎每周都需要出差,在外地的时间长短不一。因为我在看军民融合领域的项目,这个领域的企业遍布全国,尤其是一些经济不太发达的地方,所以出差几乎是全国跑。我觉得,做创业投资,勤奋是第一要务。

如果是出差,那我早上9点就会到访企业,一些已经进入尽调环节的项目,我可能会在企业一直尽调到晚上6点,之后再与项目方吃饭继续沟通,一天行程结束也得晚上九、十点了。

不出差的日子里,基本就是在会见企业团队与处理项目投资、增值服务和基金管理内部事务中度过了。

最近都在讨论996,在我看来,投资行业不存在996,因为大家的时间基本都是在项目上。对投资人的考核不是996,而是是否真正助推了企业成长、是否给基金出资人(LP)创造了丰厚的投资收益。

我一直关注军工领域,我认为,这是一个硬科技行业,企业都必须具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能力。科创板的开板对我们来说是重大利好。相信未来几年,军民融合的国家战略与科创板会带动整个军工投资行业的快速发展。我和团队目前管理的深创投军民融合基金——红土长城中通基金,还被业内评选为最佳军工领域投资机构TOP10,说明业界越来越关注、越来越重视军工投资。投资机会方面,我们目前比较看好的是军工信息化和国产替代。

从事创业投资十一年,其实最开心的事就是我们投资的企业能够快速发展。

走神?走神的时候一般是在想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吧。

于凤田 梧桐树资本VP

“最早的航班到,最晚的航班走,别耽误第二天行程。”

于凤田进入私募行业已经五年了。五年前,这一行业风头正劲,双创的带动下,全民创业的热潮如火如荼的催生了一个又一个巨额融资案例。去年,《资管新规》落地,寒冬突然来袭。于凤田认为,“剩者为王”,撇去浮躁的一面,从业者们都更加专业和谨慎。

“人民币基金在经历募资艰难的阶段,经过这个阶段之后,市场上存活下去的机构将大大减少,剩下的机构都是经受住考验有专业的投资功底和优秀的投资业绩的,投资机会也会比前些年更好。”

在他的身边,私募行业从业者开始呈现年轻化趋势。“86-90年生人的投资人开始越来越多”。不过,他认为,这种年轻应该体现在心态上,“比如在互联网、消费赛道上,需要一些真正懂年轻人的投资人来做判断,需要的是心态上,和敏感性上的‘年轻’。而在To B行业,实际上需要沉的下心来去产业中真正了解各个环节的现状和变化,年轻化在这里并不起作用。”

image.png


“他说”


入行五年,每年看200多个项目。在工作安排上,还是看自己,喜欢的事007也没事,不喜欢的事,多一秒都嫌多。在工作中,我花费最长时间的就是去深度了解行业。

平时日程中,我一般早上七点半起床,八点半出门,白天尽量选择在公司开会,中午有时间就会去健身,其余的时间会约各种人见面,了解行业和项目等。如果出差,通常是晚上飞机到,或者第二天最早班航班到,这样不耽误第二天一整天的行程,出差通常1-2天。周末的时候也至少会抽出一天时间来处理工作和做一些思考。

前一段时间确实有中年危机的感觉,思考自己的竞争力体现在哪,后来发现我的心里还是很“年轻”的,仍然有很强烈的渴望和动力,并且随着时间逐渐积累出属于自己的差异化风格和打法,思考也越来越深入。明确自己仍然在进步,仍然有空间成长,对“中年危机”的感受就少了很多。

我主要关注企业服务赛道。我认为,今年这个领域还有很多细分行业都有机会,比如紧固件、工程机械、汽车下沉市场等。在投资逻辑方面,我认为,所有企业最后一定得赚钱才行。

从去年开始,互联网行业整体的红利衰减的很厉害,另外资本市场环境也不好,很多企业融不到资自然要裁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投资行业产生了影响,很多VC都不对行业外的招聘,顶多是行业内的人员流动。

张鹏 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

“已经晚上八点半了,该去运动了。”

“风险投资,一直让我很兴奋,为什么要退休呢?”张鹏说。2003年,张鹏在一家企业做市场、运营和战略,5年后他进入到这家企业的风投部门,他将这次误打误撞形容为一见钟情。“2011年,有幸加入同创伟业,从投资经理开始做起。”

如果从2008年算起,张鹏的投资之路已经走了11年。在十一年中,投资市场伴随经济的波动而呈现出不同的走向和趋势。张鹏表示,“环境变化并不是最重要的,影响的是你的情绪,每时每刻都是最好的投资时点,好企业就在那里,只在于你能否投到。”

张鹏认为,对于风险投资而言,年龄不太重要,反而会因为太年轻缺乏经验和判断。在过往十年中,他始终坚信一个投资策略就是做多中国,“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超级企业,还会出现下一个华为,下一个腾讯。能不能找到他们,投到他们,是我们的问题。”

“已经晚上八点半了,该去运动了。”张鹏最后说。

image.png

“他说”

我每天都会收到到2-5个BP,另外深交所每周会有10-15个企业我去评审,经常各种创赛也会去做评委,每年看过的BP是千位数吧,实地拜访的应该在百位数。

今年工作的节奏比往年大了一些,所以健身房去得很少,大概一周一次,但跑步还是能保证每周两三次(即使出差多的时候)。

我习惯早起,一是早起可以再次确认下的当天的重点工作,二是第一班飞机通常不会晚点,三是早上的时间不会受到打扰,可以完全自主。所以基本上我会在5点到6点之前起床,通常不设闹钟,赶飞机除外。第一件事情是先看看工作计划,不赶飞机的时候,有一半的早晨会出去慢跑5-10公里,(头天晚上跑了步除外),这也不是刻意的,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对我来说,身体和大脑都需要运动来唤醒,跑步的时候还可以想清楚很多平时不太容易想清楚的事情。如果不出差,我的早餐一定是自己准备,很简单,一根生黄瓜或者胡萝卜,一个鸡蛋,一杯麦片,一瓶牛奶或者豆浆。

如果不去外地出差,上午我会去一家企业做拜访,下午去另一家企业拜访。通常我不太会在一个半天安排拜访两家企业,因为我更喜欢实地去企业聊,这样可以了解到更多信息。

周一我们公司全天开会,上午是各个小组讨论、复盘,下午是投委会,所以全天在公司各种讨论,午饭的时候可能会和企业一起吃饭沟通业务。

晚上如果没有喝酒,我会去运动,大概会锻炼一个小时左右。有时候即使外面应酬到10点钟甚至更晚,回来后我都会去跑步,跑完才觉得身体和大脑得到了充分的放松。

出差的话,我会带上跑鞋,同样遵循早上或者晚上运动的原则。当然,喝酒除外,所以我比较怕喝酒,因为喝完酒不能运动,喝完酒感觉只有两个字:废了。

出差的节奏一般会安排的很紧,我会选择最早航班,可能会飞几个不同的地方,或者中间需要铁路交通,最后通常是晚班机回到深圳。


关键词:创投 投资 私募股权投资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4期
2019年04期
尽管近年来众多机构争相扎堆头部企业,希望在越发充满不确定性 …
2019年03期
2019年03期
2016年,双创最热闹的时间节点,科技部火炬中心曾联合某战略研究…
2019年01、02期
2019年01、02期
2019年1月16日至18日,由融资中国、中国投资论坛主办,融中母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