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论坛1】产业资本专场:产融结合,产业资本的投资和并购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7-07-28 16:07  字号选择:

 

2017年7月26-27日,融资中国2017股权投资产业峰会在北京四季酒店盛大落幕,来自投资机构、产业资本、金融领域、上市公司、独角兽企业、政府相关领导,行业专家等汇聚一堂,一起回顾和总结了上半年市场的新变化,为2017年以至于未来几年的股权投资布局,提供了新的方向。

 

此次会议由融中集团、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上海股权投资协会、浙江省股权投资行业协会、浙江省创业投资协会、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北京创业投资创新服务联盟协办。

 

会议以”产融结合:开启股权投资新时代”为主题,对新时代、新机会、新布局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百余家知名公司、机构负责人与会。现场座无虚席,嘉宾发言精彩连连、掌声不断。

 

论坛环节精彩实录:

 

2016年以来,资本市场最为亮眼的就是产业基金和产业资本的表现。26日的第一场论坛以产业资本为讨论重点,对“产融结合,产业资本的投资和并购”进行了讨论。鼎信长城集团董事长章华主持了论坛,华平投资集团合伙人陈伟豪、上汽投资总经理陆永涛、华领集团董事长孙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王岑、国寿投资投资总监吴雅婧和松禾资本合伙人袁宏伟参与了论坛讨论。

 

 

章华:我们产业基金相比前几年处在热的始点,单总说我们行业很苦,我也认为很苦,很苦当中并没有影响行业大的发展。今天讨论的主题也是产融结合,金融结合在刚过去的中央金融会议,应该是一个非常热的点,引领金融资本进入这样的一个实体经济,这是跟我们主题仅仅相扣,也是国家倡导的方向。另外国家在鼓励直接投资,在去企业的杠杆。

 

从这个意义上说,是真正的在行业做股权的,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未来几年做私募基金这个行业,产业基金行业的机构,我相信未来几年不是面临趋势向下的格局,而是面临趋势继续大发展的格局。今天参会的各位嘉宾都是业界的领军人物,他们所在的机构都是业界非常知名的机构。首先请各位嘉宾花一分钟时间把自己和自己所在机构情况简单的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陈伟豪:谢谢张总。我是华平投资陈伟豪,给大家介绍一下华平,我们今年是全球基金成立第51年,在基金业务属于走的比较早的。华平在全球秉承一个理念,要和产业密切的融合,只有真正了解产业基金才能做大做强,投出来的项目才会真正给投资人比较丰厚的回报。今年进入中国第22个念头,中国在消费、金融、互联网、医疗、高科技等领域投资,接下来希望跟其它嘉宾有更多的交流。

 

王岑:我是来自红杉资本的王岑。专注的领域消费、医疗、科技。我个人主要是专注于消费领域,期待跟大家的交流。

 

陆永涛:我是上汽投资总经理陆永涛,上汽的产业链布局比较完善,在投资方面,我们上汽投资是在2011年成立的,我们当时定位为上汽的专业股权投资平台,以及第三方资产的管理平台。目前业务中很重要一块是围绕汽车产业链做投资,包括汽车电子、汽车后市场、装备制造等方面的产业链PE、VC和并购投资,关注出行的整体解决方案。另外,借助上汽的整体优势,受托管理集团及兄弟企业的资金,并受托管理了社会资金,通过发起基金和产品开展业务,我们在二级市场也做了布局。此外,我们已在国内投资了几家母基金,累计规模80亿,近期很快在市场上募集一个50亿规模的母基金。围绕集团的战略布局,在硅谷、以色列我们也投入了自己的团队及资金。在这个行业里我们还是新兵,向这个行业里的其它大佬多学习,为我们的主业,为国内汽车行业做贡献。谢谢大家。
 

 

孙褀:我是华领的孙褀,在资本我们是新兵,但是在产业里我们布局将近10年。我们在新能源领域,在节能环保领域,在高端装备领域,我们一直在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情。2015年我们在资本投资、资产管理、供应链金融和2016年开始的财富管理,我们才开始进行一个深耕布局。一直致力于想打通资本、资产、资金三个金融最主要的环节,并且我们在2016年我们已经提出来了整个的产业资本的元年开始,我们一直相信产业为王、资本为道,我们一定是产道结合把中国经济继续往前推行,谢谢大家。

 

吴雅婧:大家好我来自国寿投资,是人寿集团下面的另类投资品牌,成立已经有10年了,事实上接受系统的委托从2013年开始,虽然成立的历史只有短短四年,但是代管资产规模达到1800亿,每年基本上以签约规模400—500亿的速度快速发展。股权投资、不动产、另类投资各占三分之一。在这样一个巨人的肩膀上,我们股权投资团队也是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和挑战,从最早的更多的是一种被动型的投资到产品当中,到慢慢的开始出动出来,自主的寻找项目,做直接股权的投资,到慢慢过度到发起设立了自己的基金,未来也会募集第三方的基金,我们经历了从被动到主动的过程。未来也希望跟在座的投资机构一起共同拓展中国的一些股权投资的业务,谢谢!

 

袁宏伟:大家好,我来自松禾资本,负责中后期投资的袁宏伟。刚才吴总介绍短短时间发展了一千亿,我非常羡慕,最近频频的受到轰炸,我们国企的平台动则就说自己要有一千亿的投资规模,让我们都非常的震撼。松禾1996年开始做早期投资,到1997年平台设立,已经有20年了,今年刚过100亿。我们最做早期投资,也是本土的机构,相对来说投的硬科技,包括材料方面,包括适合中国市场的投的比较多一些。赚大钱、赚快钱的模式创新投的比较少,所以到现在积累下规模也就这么多。

 

这次金融会议我们看到我们脱虚向实,鼓励股权投资这一块,我们也希望能在这样一个更利好的大的环境下,能得到来自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让我们能在投资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谢谢大家!

 

章华:谢谢六位嘉宾的介绍。我们鼎信四块业务,一块是房地产基金,一块是PE业务,一块是我们的财富管理业务,还有一块是境外投资业务。我们是四大业务。房地产基金我们是业界股权做的最大的了,本周五受协会邀请到青岛给协会成员和证监会成员做报告。另外几块业务各有规模,我们现在有几个合资平台,像中国光大金控,中国担保公司等等六个中资号,或者中资号相关的基金有六个联合的平台,六个平台里我们都是控股的股东,也都在协会做了审批报备,我们是独立做、和平台结合的运作方式。刚才几位提到了各自的规模是从100亿到上千亿的规模,业界数量非常多,基金个数非常多的,单支基金的规模普遍比较小的。在座能有这么一个规模,不知道下面的各位大量的机构是没有上百亿规模的,几十亿规模的都存在,甚至还有空壳。所以在座的都是行业内做的非常好、大规模的基金。

 

首先提问一下华平的陈总,华平投资了很多的车类的企业,像神舟租车、摩拜单车等等。像神舟发起了产业基金,产融结合这块投资的企业是做的非常有特点的,想请您交流一下产融结合的题材。

 

产融结合引领金融资本进入实体经济

 

陈伟豪:回到这个主题,先说说产融结合,融和产,从有PE这个金融工具和VC金融工具到今天,融和产一直结合的。为什么呢,所谓的融就是给产提供资金,融和产一旦脱离,融,钱就没有到地方去产为什么要融呢,产需要资金协助它进行增长。所以其实不管是哪种类型的投资,从第一天起,对于投资人来看它对行业的生根,对于产业的扶持的心态,是有“融”有“投”第一天开始就存在的。

 

其实华平在中国特别深耕,出行就是我们着力打造的。评平在中国出行,在过去大概六七年时间一共投了大概9家企业,在9家企业里从传统的租车到二手车的买卖,到专车出行,到自行车,到汽车融资租赁,各种各样的细分我们都覆盖了。为什么我们这样去做?思路就是说,因为我们是一个投资人,从投和融的角度对我们来说,对于行业的深耕合理有几个要点:

 

第一提高决策和速度的流程;

 

第二我们知道这个行业里的坑在哪里,行业亮点在哪里;

 

第三点在投后我们由于对这个行业的熟悉,我们可以在投后提供更多的为企企业的帮助和支持。

 

第四我们形成了产业集群可以形成企业在集群内的互动。比如说我们神舟租车到拍上卖,卖的这些车可以到融资租赁平台上做融资租赁。这样我们形成一个小小的生态圈,出行领域各个企业之间有非常多的协同作用。这个是觉得说从纯粹的PE投资人的角度,在产融之间找到非常好的契合点,找到契合点以后让我们自己的出手也会更大胆,更有信心。

 

刚才说到神舟租车,现在不不仅神舟租车,包括我们投的未来汽车,他们也成为一个未来资本。产和融在未来的结合,这个趋势会更深入,因为在中国的PE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不是15年前大家群雄逐鹿、野蛮生长的时候,大家现在拼的是行业的知识、行业人脉、行业积累,只有在行业里深耕细作,在投资领域里才能得到你希望得到的比较高的投资回报。刚才听中科招商的老总的讲话,说在理性的市场说超额的利润已经过去了。这个过程中大家拼的最后还是对行业的深耕细作。所以产业基金这个产物就是从这个里面出来的。作为PE投资人来说,跟这些产业基金更多的合作、结合,各出各的力,我觉得以后会是更多的趋势。

 

 

章华:陈从从产融结合,形成闭环生态圈做了一个交流。陈总提到汽车的神舟租车,围绕车进行分享。上汽在业界做的是非常优秀的,我也想请上汽的陆总交流一下,从汽车产业链上来说,咱们这样一个产业平台和集团的核心业务的结合,它的亮点和优势,包括投资的价值点在哪里?

 

陆永涛:上汽在国内的产业布局比较完善,从零部件到整车,从整车生产到交付用户以及二手车等等环节,这个产业链很长。但是大家知道我们面临的挑战很大,我们担心会不会成为代工厂,在竞争中丧失龙头地位。从金融角度来,我们希望能够围绕主业做一些服务,同时借助我们的主业把金融带大。第一块就是国内整车,整个体系2012年两千万人左右。随着80后、90后的进入,他们参与创新的动力很强,我们围绕这批人,设立了种子基金,激发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能不断创新,通过种子基金,他们把想法、思路形成一个小的产品,形成一个好的方案,来给我们主业服务。我们针对体系内很多的技术人员提供了种子基金的投资,运作下来良好的项目逐步用我们早期的VC基金作扶持,在上汽整车业务上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生态圈,支持我们的创新发展。

另外一个是我们集团的战略目标很清晰,不管从新能源、智能制造、互联互通、共享出行都有一系列的布局,一系列的战略安排。针对这些安排,我们从集团取得资金,对未来的战略布局开展参股、控股、并购。这一系列动作可能实际上对5年以后或者7年以后我们的整车,或者整个国内汽车行业的发展都会有巨大的影响。

第三块,我们也发挥团队的优势,在市场上募集了很多资金,我们目前这块的基金,包括PE包括并购,5年多里做了50亿规模,整个投资公司既是投资管理公司也是投资人,其中一半规模是从外部融资得来的。在产业链找到优秀的供应商,通过适当的股权投资帮助他们进入到我们的产业体系,帮助它实现快速成长,帮助他们做并购。通过5年的布局,我们这块业务也分享到很大的收益。通过这部分的投资收益反哺我们的集团的发展。

刚才讲了我们产业规模比较大,有很大的资金优势,集团账上有很多的资金,品牌优势也很强。集团拿出一部分资金出来,交给我们做资产配置,是想发掘除了主业发展以外,我们能不能走到下一个布局的方向,或者我们能否获取一些收益率更高的资金管理投资方向。我们为集团管理了几个产品,在二级市场,主要是围绕消费、医疗,进行股权投资。同时,借助跟地方政府良好的关系,拿出一部分资金跟地方政府合作,找国内一流的团队来帮助我们实现一部分的产业布局,同时也获取了很高的财务收益。从整个集团来看的话,集团主业发展很清晰,我们作为投资来看,有集团很多的优势,不单单是品牌的优势、内部管理的优势,还包括人才的优势、供应链的优势,来把金融带动起来。同时为集团的未来发展,我们也为集团承担了很多的任务,也在资产配置方面做了一些安排。就是说产业跟金融实际上分不开的,在大集团相对有一些优势,我们怎么用好它的品牌、用好它的资源把投资做起来。这是我们做投资面临的一个挑战。谢谢大家!

 

 

 

章华:谢谢陆总,首先是激发个体,其次是打造内部的生态链,把生态链里的价值点挖掘出来,通时合上下游进行结合。这对于国有投资机构很不容易的,他们是国有投资机构的典范。感谢!

 

下一个问题提给孙总,孙总华领集团专注于IPO和并购的领域,同时也打通了资产端和资金端的关系,也有了自己的财富这样的一个机构。也想请孙总在并购重组这个环节的关注点,给大家做一个分享和交流。

 

孙褀:在各位都是投资界的大佬,其实华领一直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兴趣点其实核心点两块:一块是产业,一块是价值。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坚信一个观点,2.0投资银行时代的来临。过去金融行业的模式,如果我们把它形象的比喻是一个商业银行的模式,商业银行的模式核心是两个点:信用和杠杆。我们非常欢迎非常非常的期待,以及非常热烈的迎接我们新的监管和政策的时代,因为这样的一个新的监管和政策时代,其实是让我们迈入了投资银行的时代,就是说去寻找它的一个新型的产业和寻找它新型的价值。这是一个。

 

第二个我们知道金融业务里面有三层业务链,资金业务链、资产业务链和资本业务链。中国迎接未来得其实是广阔的资本市场。在整个资本市场里并购作为一个主体必不可少。大家都知道我们不管做任何投资,我们最后都讲究的是“投融管退”的“退”,退的环节资本市场迎接我们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和平台,但是融合退?这个如何退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话题,其实我们一直在看很多项目的时候,包括我们一直在看,包括我前段时间到珠三角看项目的时候,我们一直会跟这些企业家说,我说你们的模式是不对的,回过头来有时候我自己回到公司在想,金融行业里的商业模式是不是也要进行变革,我们一直在说你们产业的商业模式是不对的,产业的商业模式要进行变革。

 

那我们金融的商业模式是不是也会存在一定的变化?在这样的思路上面我们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一些传统投资的策略、赛道、热点、风口上思考我们如何进行一个真正的价值发现和产融结合的过程,产融结合我个人觉得不仅仅是给它资金,或者不仅仅是帮助它产业规模化。因为真正的一个产业,我们跟过很多企业,它从技术、到产业到市场,然后到资本,它是一个很艰难很漫长的过程,就像我们现在手上有很多服务的企业,它的规模都已经做到,已经是中等企业以上了。但是我们经常会跟它讲,你还是产业+私募,不是资本+私募。又同样一点我们又会发现,整个资本市场未来一定会进入到二八法则,甚至一九法则,在细分领域上用互联网思维来讲,没有第二只有第一。

 

在整个产业思维当中只有前三,可能没有其它的,可能没有其它一些企业的更好的市盈率的发现。所以怎么样在细分领域里帮他们做强做大,帮他们做好做深,其实我们认为把用并购的手段并购它,其实只是在信用、价值、交易,通过一种手段把它进行产业整合和补充的很好的方法。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用的是并购的思维+PE的投资,但是我们一定是把并购的交易结构放到前面,然后加上PE的投资。PE投资里面我们对早期这块我们投的比较不是很多,但是在刚才松禾资本,我们跟你们罗总很熟,我们在以色列看项目的时候,我们真正未来推动经济的是什么?我个人认为现在推动经济的是技术含量、科技,未来推动经济进步的可能是数据。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围绕市场因素,所以我们整个在新能源、节能环保、高端装备,甚至也在布局工业4.0,都是一些苦逼的行业,像刚才中科招商的单总说的我们很苦,我们是保姆,我们一直在这个最苦逼的行业里进行深耕进行发展,我们觉得这些行业里面对于这些产业里面,它们缺的不是说它们的产业经验,而是他们的金融思想。如果说缺的是金融思想,我们再把它细分,他们缺的不仅仅是资金,其实他们缺的还是一个资本的思维。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我们认为产融结合,我们认为这个顺序一定不能变的,一定是产业在前面,金融是作为一个工具,我们只是提供一个思维、一个工具、一个交易手段,帮助他们在整个产业过程中做的更好做的更深。而且我一直坚信未来从现在开始,现在我们可能看到的是IPO的整个的稳健持续的进行,但是未来迎接我们的一定是一个资本市场上百花齐放、各种价值观的交易手段合规的等等一些基础因素下面,一个大的市场百花齐放的市场绽开,谢谢!

 

 

章华:孙总讲到并购重组,更多的帮助企业做深做大做强做深。帮助产业插上一个翅膀,这才是做并购的核心价值所在,实际是在帮助好的并购标的提升它的价值量,这是非常重要的。

下一个问题提给红杉的王总,红杉资本过去几年如日中天,江湖地位非常之高。我们也看到红杉资本不仅仅是互联网投的好,消费类的产业也都做的非常好,类似于像周黑鸭、福奈特。有些我们不投,因为爆发增长的模式没有感受得到。相信王总会有很深的体会。

 

王岑:跟大家分享三点:

 

第一点就是,从在座的嘉宾你会发现很明显一点,产业金融化,做产业的其实现在很多上市公司都有投资部或者战略投资部。又懂产业又懂金融,所谓的传统VC/PE基本的东西他们也懂,这给我们做金融的,我自己的思维,我觉得金融必须产业化,它懂的你必须也要懂。这里面做金融的人,当然每个人不一样,每个机构的喜好也不一样,我只能说我个人,我是专注消费类,吃喝玩乐,也往实业靠,越靠越深,这是必然之路。我懂的他懂,他懂的我不懂,这样怎么谈呢?你十年前说有50亿基金、100亿,这种忽悠的招没用了。最后交流三分钟五分钟,五分钟如果抓捕到实质的东西,那么只能说明一点合作的意图都没有。所以产业金融化,金融必须产业化。然后终极实业化。

 

第二个观点我觉得需要耐心,投资人需要耐心。我自己在想既然我知道了未来大概的去处在哪里,实业的人这样,投资人也应该这样。我记得当初有一部纪录片采访咏春拳叶问的儿子叶准,也70多岁了。说你练了一生,你的感触,他用了几句诗词总结很有意思的,有积极境界,我只记得最后两个境界。倒数第二个境界叫做“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最后一个境界是“蓦然回首拿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我总结我个人的阶段。刚做投资的时候到处好项目,非常兴奋。五六年之后进入非常的痛苦时期,非常迷惑。这个迷惑期经历了几年,寻找规律,脑子里做减法。所以好像现在觉得投资没有什么门槛,其实投资门槛要做好很难的。我感觉自己这两年才稍微的好像找到一点点门,在自己专注的领域里。当然了细节我就不展开了,但是的确感觉好像才兴奋了一点。积累我觉得需要耐心。至于蓦然回首踏歌人在不在不知道,也有可能一个人都不在。但是渐渐的摸到规律了。

 

第三点我个人的感触,每个投资机构的每个人,可能未来到一定的阶段都会做减法,而不是说一上来一二三四行业都看,怎么看呢?看不了的。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每个细分行业发展的非常快,现在技术也好,互联网业好,千变万化,实业家拼命的熬夜学习,你一天工作多长时间,人一天最小的时间就三个小时、两个小时,你只能专注于一个行业,甚至专注于某一个细分行业,这样才有可能挣到钱。

 

最后的体会就是说极度专注,不要期望太高。刚才单总说挺苦的,我觉得能有一份工作就不错了,实话。你们笑说明同意,不要把投资看的好像怎么样,而且不要期望值很高,这就是一份工作,慢慢等,瞅准机会了进行积累,瞅准机会打一枪打两枪,就可以了。

 

 

章华:王总很幽默,投资是人生的最后一份职业,踏投资这个路径你是逐步提升的过程,光有一腔热血是不行的。总结王总,他是讲提升价值,帮助产业化提升金融价值;第二个是说要有受苦的准备;第三个是专注,做减法。这就是成熟的或者优秀的投资经理的切身体会,谢谢王总的分享。

下一个民体给我们在座的最大的企业国寿,中国人寿是中国保险业最大的公司,国寿发展到了1800亿的规模。寿险的钱都是稳健、长期铸称。问问吴总,国寿投资专注的领域和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吴雅婧:提到保险资金,大家会觉得第一成本低,钱多人傻。但是另外一个角度解读一下保险资金团队的责任和压力。第一个时间长,我们这个不像任何一个市场化的基金一样,可能我有能力,我发起一个基金,大概期限10年12年,未来可以持续发,也可以退休了不干了。但是保健资金不可以,每天都有保费进来,每天有新的客户进来,我要管它管的是20年甚至30年,涵盖一个人有效的生命。所以我们的责任是持续的,不光是你的团队无论如何变化,我们对客户的责任是持续到公司永远的存续期间,责任是有序的。

 

第二个它的目标我们不是证明自己比任何一个人更有能力,我们的目标是怎么让所有团队结成合力,实现客户的最好的回报,相对性价比比较高的回报。我们不像市场化的机构一样证明比任何一个人都强,比任何一个市场化的机构、团队排到行业里前四分之一,我们不是要证明个人或者某个团队强,而是需要在资产类别里实现均衡的配置,最终达到客户理想的回报,更加的安全,这个是我们的目标。

 

所以保险机构和在座的每一家都有一定的差别,这就决定我们的投资方向和方式上也会有区别。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第一个方面我们体量比较大企业,这样每天进来的保费能够投储蓄,而不是在账上塌着获得短期的利益或者货币基金的收益,所以要投成熟的企业。

 

第二投资方式更加灵活,我们一鱼可以多吃,不仅可以吃股权的投资,未上市股权阶段的回报,也可以投股票上市之后的回,也可以跟上市公司一起做一些并购,也可以和我们的企业家去做一些新的产业化垂直领域的基金。投资方式是非常多元的。我们的组合里面80%都是固定收益为主的,所以整个的方式上,因为企业来讲的话,实际上股权只是它所有资金需求里占20—30%的一部分,更多资金的需要往往有可能是这种债性质的,所以也是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提供补充融资的手段。

 

第三个方面我们其实是奔着合作共赢的,就是因为我们需要在企业整个存续期内保证资金的安全,所以不在于和市场化,在任何一个垂直领域里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合作。比如说我们可以和上汽这样产业资本的企业合作,我们提供资金,大家拓展垂直领域的机会,也可以和VC机构PE机构一起合作,比如说VC阶段的企业到了保险基金投资的阶段了,我们可以作为它额外的出资方共同出资的方式,比如说可以以美元为主的PE机构一起,最有利的是人民币基金,我们可以探索人民币和外币不同币种的交易架构。

 

这三点差别上来讲我们可以利用的方式更多元,心态更开放。同时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了,因为我们现在整个的经济结构也在经历一个巨大的变化,可能对于我们历史来讲,我们对传统的这种资本密集性的产业非常了解,比如说交通运输、能源资源也是历史上传统结构当中最好的一些行业。但是现在呢大家面临一些新的行业,所以对我们来讲在这些新的行业里面怎么去布局,怎么去探索复合保险资金需求的方式,我们也在探索当中。这个领域内我们会遵循三个脉络:第一个是人的脉络,因为我们是寿险公司,背后有庞大客户的基础,围绕人的医疗,围绕这个人的健康、养老以及大消费,这个是我们可以延伸的脉络,给客户提供更多的服务手段,让客户更有忠诚度。第二围绕物,我们有自己的财险,车相关的产业链,还有物联网相关的。第三个就是服务手段,保险机构、金融机构都面临自身服务手段的创新,金融科技领域、人工智能领域我们可以做到什么程度,这个和我们主业之间有密切的关系,我们不希望未来被任何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所颠覆。所以我们自己就必须主动拥抱这些转变。这个就是保险机构跟其它机构比较大的不同的。但是比较大的优点在于我们采取开放的心态,合作共赢的方式和各位合作机构一起探讨更大范围内的机会。

 

 

章华:人寿在过往既有很大的规模,投资商既稳健也获得很高的收益,类似于滴滴等王牌项目,是值得尊敬的国有的大型机构。

 

最后一个问题问给我们的袁总,松禾资本,它以前期投资为主,累计投资了超过300个项目,虽然是100亿规模资产,但是300个项目来看撒的点是比较多的。众多的项目中如何实现产业的泄洪和被投资企业之间的相互协同,请袁宏伟总做一个分享。

 

袁宏伟:松禾资本早期投资为主,原因有很多,一个是早期的这些,我们可能觉得它的成长空间会更大一些,我们可能最早的时候更希望做成投资下去,经过相对长一些的周期,我们可以创造出超过百倍的汇报。我们实际上也是按照这个方向去做了。在业内有一些成功的案例是这样的。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但是专注早期投资的另外一个原因,如果用刚刚单总讲的创投领域里种地一说,我们是因为没那么多地,我们最早的时候都是自己的钱。90年代的时候没有其它的更多的机构说能看到那么长期、有那么好的耐心去投早期的这些项目。那我们就这么一亩三分地,我们只能投这么多项目。随着我们逐渐的从差不多同州电子和容幸股份在二级市场退出了之后,我们地就多了,可以投更多的了。怎么投呢?这些钱毕竟是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而且团队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我们对投资就会更谨慎一些。我们算下来,用最早的这种只种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方式,它不是那么一个有成功概率的、有战略的打法。那我们就陆续的布局了十几个很细分的创新领域。首先要看好这个领域的发展前景,就是说它未来的成长空间会比较大。

 

另外我们怎么在这个领域里去发现比别人更好的机会,我们就在相关的领域都会有一个合作伙伴,这个伙伴呢,可能是这个领域的一个领军人物或者是这个领域的领头的上市公司。通过它们,借助它们对于这个领域的理解,配合我们团队在创投方面的经验和我们的资本,我们再陆续布局了有十几个领域。这十几个领域我们现在都投完了,有的做了一期,有的有两期三期的,现在是总共有20几支基金分十几个领域。2015年开始又把这些领域重新进行梳理,结合我们对产业、形势和经济布局的分析,我们把它集中在这么几个大的投资方向上,也是沿着这个领域或者这个产业去投资。一个就是以医疗、基因技术等这些为基础的为核心的精准医疗领域,另一个就是类似像我们投的楼宇科技光企,还有一些其它的新材料、创新材料领域,以及和动力汽车的动力能源相关的产业链上的这些材料领域,我们有一个这样的布局。这个领域因为我们投的比较早,所以现在的效果还是不错的,我们未来还会继续在这个领域去发现更多的机会。还有另外的智能制造这一块,这块也是有几个基金,我们在这中间发现了一些我们比较熟悉、看好的机会,然后顺着这个领域我们会继续去加大投入。

 

刚刚主持人介绍了我们投了到现在超过400个项目,这些项目也给我们打下了比较好的认识相关领域,对象关细分领域有更深入的认识的机会。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今年做了一个专注在中后期投资的并购基金,这个基金是我们唯一一支,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支基金,跟在座的以后会有更多的可以交流的机会。这个基金我们核心还是按照我们熟悉的领域来投,这些领域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也陆续发现一些机会,它成长到后期之后还会有陆续的中后期的投资机会,我们原来的投资规模比较小,都分给了我们的合作伙伴。这支基金在这个领域上我们会在中后期加大筹码,也会借助发挥前期投资团队的作用,我们也会除了用小的资金来赚上百倍的回报以外,我们也希望用大的资金在短的时间内创造合理的回报。这两块结合起来,我们还要在相关的,我们刚才介绍的这几个产业里边,把我们这400多个企业有机会的,我们会把它们整合在一起,也是给我们早期有一个更好的产业结合和退出和价值创造的机会。

整合下来不管是早期投资还是中后期投资,不管是产能结合也好还是融产结合也好,最终还是大家各自发挥各自的优势,你能在你有了经验、有了认识的相关领域比别人有更好的价值发现的机会,你能给资本创造更高的回报。这个才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核心所在。所以我们不管理是产业从哪个角度来讲,最终还是要落到价值创造最基本的原则上。

 

 

未来五年最好的投资领域是什么

 

章华:谢谢袁总。她的内容几个体会:第一个一个王牌的基金需要年头累计,需要时间检验;第二你经历投资数量的检验,不管从投资规模还是投资企业,部经理这个投资都是浅层的;第三个就是她是经过你投资成功、投资业绩,甚至是投资的失败给你带来的投资教训的正反两方面的体会以后才能总结出来的,这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想请在座的五位,每个人用一分钟时间来展望一下未来五年最好的投资领域是什么,为什么。因为时间有限,希望大家可以把握一下时间的进度。这次倒着来,从袁总开始。

 

袁宏伟:未来大家可以从各种资料上看到很多这样的机会,但是真正能把握这个机会的还是你自己依据你积累的经验,你能把握的你熟悉的机会。钱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现在大家更多的是要在你自己熟悉的领域能创造、发现更好的投资机会,这个是核心的。相对综合来说呢,我们还是看好我们已经发现的、已经有了成功经验的这几个创新领域,我们未来在这方面呢,因为现在,我们已经从小农经济,到现在可以做机械化生产了,我们希望在这些领域能给投资人创造更好的价值。

 

章华:谢谢。

 

吴雅婧:非常同意他说的,自己的能力圈内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展望前景很多行业很多,但是能做的是有限的。医疗健康、养老是我们客户相关的,我们也可以提供综合服务的,这些方面会加大布局。同时在人工智能、金融科技领域,对我们现有模式是具有颠覆性作用的行业,我们会加大一些未来的研究和布局。

 

孙褀:其实投资是一个不能,我们个人认为不能追热点的行为,其实要做自己所擅长的,所懂的以及所掌控的我们做投资有时候是孤独的,不可能说是,它是少数人的游戏,最终找到一个很好的结果必须有独立的观点。所以整个未来几年当中我们还是立足于我们这么多年深耕的行业,同样我们在整个的工业、能源领域一直在做,同样一点这些年我们在思考两个问题,你的模式是什么,你的成本降低到多少,以及延展到最后你在工业4.0时代你延展出来,你的数据产生出来什么样的价值,这个是我们的思路线。

 

陆永涛:从汽车行业来看,第一我还是关注我们的产业政策,我们有一个标准在这里,能在汽车新能源动力化方面带来一些投资机会。比如说我们已经投了动力电池,实际上我们也关注了燃料电池的未来发展,还有包括动力电池里面从纯电动往固态电池方向的发展。这些就是我们围绕产业政策、节能减排方面看到的机会。第二我们要面对用户,今后用户肯定是00后了,这个过程中会带来很多智能化的要求,也会带来很多年轻人希望共享想法的投资机会。我们将来也会在共享方面或者在智能网联方面做前期一系列的关注方向。当然随着新一代劳动力的更替,愿意干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怎样提高劳动生产力,在智能装备方面能不能找到一系列提高劳动生产力的机会,这是我们要关注的方向。

 

陈伟豪:我先说两句各位嘉宾的发言感受,西四疾控(音)。我很怕王总说的,大家有份工作就不错了,我们这种专注于一个行业、一个领域的基金,到时候连这个工作都没有了。在这市场里怎么和大的产业玩家一起在这个产业里拿到我们自己应该有的超额回报,我觉得其实这是我们自己,我今天参加这个论坛回去以后感觉应该深深的探讨反省和思考的问题。偶觉得在这个领域里我们应该做什么,我觉得更应该做比们修炼,他有十八般兵器,我只有一个兵器怎么办,我只能把我的兵器练到极致,这个行业里我才能冲锋陷阵去打仗。王总就是回去比们修炼去了,我们差不多也要闭门修炼去了。

 

章华:我们两条主线:一个是房地产,房地产看它变化的东西,不再看过往存在的东西,变化的东西比如说国家政策的调整,创新科技量的发展,包括现在以租赁的住房为主,我们认为这块油市场,我们投资了多家企业。二是传统的PE投资业务,这块对我们,还是看好在国内这样的大市场下,像消费升级,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像我们的消费升级中有科技含量,围绕互联网+,围绕AI人工智能的内容。投资里面有几条不变的,不管多年的发展,我们定了五年的发展策略,首先是赛道,你在哪个赛道里去玩儿。第二然后是团队,这里面驾驭者是谁,和谁一起玩儿,这也是非常关键的。第三个就是未来的大的思考,长远的思考。投资总体在投资未来,不管今天在讲的产业资本的结合还是未来我们投资项目中的筛选,我想是把眼光放在未来,这永远都是正确的。

 

感谢几位的参与,感谢大家的聆听,谢谢大家!

关键词:股权投资   并购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5期
2018年05期
《资管新规》终结刚兑时代。大幕开启,PE、VC、GP、LP、FOF,各…
2018年04期
2018年04期
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出现,最开始的时候,只是被一 部分人所理解,…
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2期
经过 20 多年的发展,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在各细分行业以及投…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