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HTC的霸气女掌门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9-05-21 12:05  字号选择:

1558412280204636.jpg


提到HTC,就必须提到HTC董事长王雪红。


她出身名门,是台湾著名企业家台塑集团创办人、被誉为“经营之神”的王永庆之女。


她白手起家,收购威盛,力撼英特尔,后创立HTC,震惊乔布斯。人称挑战iphone的“拼命三娘”。


有人说王雪红大概是中国最聪明的CEO之一,她对科技的预见性让人心服口服,无论是当年的智能手机还是后来的VR,该抓的机会她都抓了。


从生产电脑芯片到进入智能手机市场,从代工到建立自主品牌,崛起、辉煌、失利、下跌、救赎,这不仅仅是关于HTC的故事,也是王雪红自己的人生故事。她熬过了所有行至水穷的困境,也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遇。


 独特“家规”下的成长


一入豪门深似海,物欲和权力的背后往往伴随着无情的争斗和精神的沉疴。如何在金钱和权力的臂膀中保持个人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发展,是王雪红一生下来就面对的问题。


在王氏家族的8个女孩中,王雪红排行老三,其母王杨娇是王永庆的第二位夫人。早年,在台北高中毕业后,王雪红只身来到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独自住在旧金山的犹太人寄宿家庭。当时这所学校,只有王雪红一个中国学生。由于没有亲人在身边,王雪红战胜寂寞的方法,就是经常去泡图书馆,或者留在宿舍窝在被子中做功课。


读书期间,王雪红其实对经济并不那么感兴趣。她从小的梦想是将来当音乐家,初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时,她毫不犹豫选择的是全美排名靠前的伯克利分校音乐系创作组。弹得一手好钢琴的王雪红,还经常参加音乐作曲或演奏比赛。不过可是还是天分欠佳,经过一番痛苦挣扎后,她作出了人生中第一个重要决定——转战经济系。这也成就了日后的台湾商业女王


 事实上,在王友庆的子女中,谁都没想到,最有出息的竟然是女儿王雪红。资料显示,王永庆对子女培养非常严格,尤其是不允许子女在感情生活上出错。


以王雪红的哥哥王文洋为例,其在妻子患癌症期间出轨一位女大学生,这件事对于王家来说可谓丑闻一件,在台湾引起了巨大关注,王永庆一气之下把王文洋赶出了公司。


少年时期,王雪红最喜欢的事儿就是跟着父亲晨跑。凌晨三四点的台北锦州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他们父女边跑边聊天,聊见闻,聊理想,而聊的最多的就是王永庆的生意经。而在王雪红成长过程中,王永庆对她的商业启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方面,“王氏家书”中的经营之道。王永庆对子女家书有着十分严格的“KPI”考核,王雪红就读伯克利大学期间,被要求定期写家书,不达标就会扣零用钱。王永庆寄给王雪红的家书,往往厚达10多页,里面会历数自己在某个阶段对公司经营的经历和思考。在王永庆去世后,王雪红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曾坦言,在对父亲的回忆中,自己并非时常有机会与他面对面交流经营之道,而当年未能完全理解的家书,走上创业之路后,才觉得弥足珍贵。


其二,“台塑午餐会”的管理之道。在台湾,台塑午餐会的声名显赫,不亚于巴菲特午餐会。王永庆在世时,他会与弟弟王永在(时任台塑总经理)邀请集团旗下主要业务主管,一边吃便当一边进行业务简报。王永庆会将每个月的业务数据追究到无所遁形,餐桌上时常听到王永庆“嗒嗒嗒”按着桌上计算器的声音,伴随着每个主管渐渐加快的心跳声。


 初出茅庐,被骗70万


1981年夏天,王雪红学成归来。王永庆安排她去台塑集团上班,希望她能在自己监督下,把经济学课到学到的理论用到实践中去。但作为底层员工,王雪红仅在台塑工作一个月,就选择离开。


资料显示,王永庆的孩子毕业后几乎都去了台塑发展,二房子女和三房子女在集团内部权力的争斗虽不至于“头破血流”,却也是异常惨烈。王雪红明白,在这样复杂的家庭中,与其将精力消磨在人事较量最后沦为利益斗争的牺牲品,不如走出这个看似理想的发展平台,开创属于自己的天地。


离开台塑后,王雪红进入了二姐王雪龄的大众电脑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创立于1980年,比联想还要早了4年。当年,中国台湾正处在经济转型期,以劳动密集型加工出口工业为主导的经济模式逐渐丧失优势。与此同时,通信、电子、半导体、航天、医疗保健及污染防治等新兴产业开始崭露头角。王雪红认为,二姐的电脑行业跟父亲的塑料产业完全不同,它是一个顺应时代的新兴产业,未来发展前景很大。


由于大众电脑公司初期业务主要是代理经销美国PRIME电脑公司产品,所以王雪红做的工作就是销售。在这期间,初涉商海缺乏经验的她,第一笔生意就被一个西班牙客户骗走70万美元。


据称,为了追回债款,性格倔犟的王雪红当年第一时间就追到西班牙,在巴塞罗那租了一间小公寓,本以为很快就能解决事情回台湾,哪知一住就是七八个月。每天一个人东跑西跑收集整理资料,找门路,打官司,甚至还雇了保镖专门追债。可结果还是连一毛钱都没讨回来。据王雪红后来回忆:“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骂自己,完了,大众可能要被我整倒了……那种自责与压力让我备受折磨。”


不过,讨债虽然以失败告终,但这段痛苦的经历却让她明白:困难是一个人成熟的机会。在等待判决的日子里,王雪红一边讨债,一边推销电脑,一家一家上门,成功打开了大众电脑在欧洲的市场。那时候结交的供应商、代理商都成了日后她最牢固的合作伙伴。


而这次失败也让她意识到“寄人篱下”的工作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王雪红开始有了自己的打算——独立打出一片天下。1988年9月,王雪红带着抵押房产向银行借来的500万元,从美国商人手中收购VIA公司,成立威盛电子。当时,在国际芯片产业中,威盛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又由于经营不善几乎濒临倒闭的公司。自此,王雪红正式开启了她艰难的创业生涯。


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在大众计算机担任副总经理的王雪红认识了陈文琦,非常赏识他在技术领域的功底,而陈文琦也对王雪红的魄力赞赏有加。二人缘分自此结下。2003年,王雪红与陈文琦在美国注册结婚。此乃后话。


 怒斩巨头英特尔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芯片业重心开始从美国向日本转移,80年代末90年代初,韩国和中国台湾成为芯片产业的主力。而90年代末2000年初,中国大陆芯片企业开始发展起来。可以说,王雪红起步,便踩中了芯片产业重心转移的第一股浪潮。


1992年,威盛电子发展到关键阶段,开始涉足集成电路设计和PDA代工业务,正式杀进半导体行业,王雪红找到陈文琦,力邀其加入。不久后,威盛电子产品线覆盖CPU、GPU和移动通讯芯片,这是英特尔都未曾到达的高度。


据了解,当年英特尔公司创始人安迪.格鲁夫再三警告王雪红“不要碰”芯片,可她一心偏向虎山行。到1999年的时候,威盛推出自主研发的PC133芯片组,一度占领全球70%的市场份额,成为唯一可以与英特尔抗衡的国际知名IC公司。而此时,大陆电子元器件基本全靠进口。


当年,王雪红提出“做世界第一流的华人自己的芯片、让欧美公司跟随我们的脚步”,其开发的“中国芯”当时响彻大江南北,中关村铺满了威盛广告。有人戏称,当年有着同样抱负的柳传志也是因为被她这种精神感染,才看准机会在1994年成立微机事业部,后来大批量采购威盛芯片。据报道,联想集团旗下的主板机公司七成以上的芯片组采用威盛的产品。


不过,大获成功之后,PC芯片霸主英特尔开始对威盛进行发难,多次状告其侵权,受此影响威盛的业绩逐渐衰退。不止如此,在CPU领域王雪红与英特尔硬碰硬之后,在光储存媒体芯片上又遇上了联发科这类劲敌,威盛开始面临增长之困。


无论无何,20世纪末期,世界芯片市场的竞争完全可以用“残酷”二字形容,而王雪红以“华人CPU”实现民族科技梦,让大陆芯片发展跟随PC大潮而起,可谓功不可没。根据媒体报道,王雪红40岁那年,在台湾,“生女当如王雪红”成为广为流传的赞誉,而彼时,雷军还在金山修炼,马化腾、丁磊等人刚从学校结业到电信局上班,李彦宏则还在美国念书。


 HTC从拓荒者到一鸣惊人,再到灿星陨落


1997年,金融风暴的侵袭之下,王雪红做出一个惊天决定,进军智能手机,创立HTC。要知道,那时候,人们都还在用着老式翻盖儿机和按键手机,压根不知道什么是智能手机,可能连手机用户都没有。


王雪红联合了投资人卓火土、周永明以及九名工程师,在台湾桃园创办宏达电子,英文名High Tech Computer Corporation。2007年,正式更名HTC Corporation,这就是我们日常见到的“HTC”名字的由来。


起初,HTC主打产品为PDA,2002年才开始做手机。也许没有太多人知道,第一款Windows智能手机就出自HTC。随后,HTC趁机与微软展开紧密合作,推出大量Windows Phone;不过真正奠定HTC智能手机地位的还是转投谷歌阵营——2007年,在谷歌推出Android系统后,王雪红立刻嗅到该系统带来的商机,成功推出第一款Android手机,从此HTC如日中天。


2011年,HTC市值飙升至319亿美元,成功超越诺基亚,与苹果、三星齐名,达到公司创立以来的顶峰,而王雪红也在此时问鼎台湾首富之位,可谓风光无限。但每家企业气势如虹的时候,颠覆者随之诞生,犹如诺基亚之于摩托罗拉、苹果之于诺基亚。自2011年,HTC便开始走向不可逆转的败局之势。


随着Android系统的逐渐普及,三星和苹果抢占绝大部分高端市场,加之其针对HTC的专利官司以及对手机产业利润率近乎碾压式的垄断都让HTC深感绝望;此外,国内手机品牌崛起,高性价比的小米、华为等中国国产品牌们又抢断中端市场,一时间,在战略和产品上都没有理清发展思路和拿出有效行动的HTC失了定位,不断走向边缘化。


祸不单行,由于缺少专利,也没有类似收购摩托罗拉的并购动作,HTC业绩每况愈下,高管纷纷离职,HTC可谓腹背受敌,公司兵败如山倒。王雪红苦苦支撑却未能挽回颓势,外界对这家昔日巨头开始产生质疑,被出售的传言不绝于耳。


就这样,HTC迎来了自己尴尬的第20个年头。在2017年财报电话会议上,HTC全球销售总裁张嘉临表示,手机低端市场存在过度竞争,没必要执着于从这里获得利润,HTC将改变以往的发展战略,退出低端手机市场,专注高端旗舰机型的研发和生产,只有如此才能维持智能手机业务的盈利能力,这对HTC来说至关重要。


从HTC的2018年财报来看,去年第四季度税后净亏损新台币44亿元(约合人民币9.5亿元),全年税后净利润新台币120亿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从结果来看,似乎去年终于扭亏为盈,但有消息称,除去公司行政费用、研发费用和营销预算等各项支出,HTC去年全年还是未能实现真正盈利。


截止发稿前,HTC发布最新2019年首季财报,其第1季营收为新台币29.4亿元,,营业净损27.3亿元,营业利益率为-92.9%,税后净损24.6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首季并没有新手机产品线支撑,而其VR产品线更是仍在布线投资阶段。


如今,再回首HTC昔日荣光不禁另人唏嘘。从生产PDA的代工厂成长为首屈一指的移动设备OEM,再到平视苹果、三星的世界级手机制造厂商。HTC所取得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无论是Win CE还是Win Mobile乃至后来的Android和Win Phone,HTC在历代移动设备操作系统的更迭和产品设备的发展历程中都留下了和自己紧密相关的深刻烙印。


 从崩溃边缘到虔诚信徒


王雪红与丈夫陈文琦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两人创设“信望爱基金会”(Faith Hope Love Foundation),支持全球各地的基督教组织。以陈文琦为CEO的威盛公司也成立信望爱基金会,目前财产总额达119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3亿元)。


媒体文章称,最近二十年和王雪红一起工作的人都了解,“言必称神”是王雪红最明显的领导风格。神与信仰,已经成为支撑这个豪爽科技女杰,一路走过成长与煎熬、开创“看不见的市场”的关键力量。


王雪红曾被《纽约时报》称为“全球科技界最有权势的女人”,然而,这位经历过独立生活磨练,造就了好强个性及美式直率的行事风格的女人,也曾经对外承认,“我曾用尽各种办法却无法放松,也曾在夜半起来看书、踱步,苦背唐诗宋词,但却都不得其法,几乎濒临崩溃边缘。”


过去,年轻气盛,做事总是追根究底、对己对人丝毫不放松,甚至别人会用“这个人很Push、很凶”来形容当年的王雪红。这样的性格,不但给别人压力,也逼使她活得如同绷紧的弦,甚至严重到多日无法成眠。后来,在笃信基督的大姐王贵云建议下,王雪红开始读《圣经》,并成为了一名虔诚的基督徒。


2012年1月,在HTC公司大会上,王雪红曾公开宣讲:“现在的一点小成功,或是小失败,不代表明天。人要看久一点,长远一点。我还有未来,我是基督徒,我相信永生。”2014年10月,王雪红发布新书《上帝给王雪红的十堂课》,作为HTC的董事长,她在书中说到,“耶稣才是最大的导师,也是最有魅力的领导人。”


有人说王雪红大概是中国最聪明的CEO之一,她对科技的预见性让人心服口服,无论是当年的智能手机还是现在的VR,该抓到的机会她都抓到了。崛起、辉煌、失利、下跌、救赎,这不仅仅是关于HTC的故事,也是王雪红自己的人生故事。

关键词:HTC   王雪红   融资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4期
2019年04期
尽管近年来众多机构争相扎堆头部企业,希望在越发充满不确定性 …
2019年03期
2019年03期
2016年,双创最热闹的时间节点,科技部火炬中心曾联合某战略研究…
2019年01、02期
2019年01、02期
2019年1月16日至18日,由融资中国、中国投资论坛主办,融中母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