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曾获百度2000万美元领投,如今涉赌被查,“第四方支付”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什小瀑   时间:2019-09-06 14:09  字号选择:

2018年11月刚刚获得1000万融资,被视为聚合支付平台代表的爱贝,如今传来“高管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和爱贝合作的商户账户也被冻结,无法拨通爱贝平台的电话。就连爱贝公号客服的自动回复也变更为“对于您在游戏中遇到的支付问题,我们感到万分抱歉。”

1567750772213702.jpg


从数亿元融资的明星项目,到最终“销声匿迹”,需要多久?


爱贝用了6年。

2018年11月刚刚获得1000万融资,被视为聚合支付平台代表的爱贝,如今传来“高管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和爱贝合作的商户账户也被冻结,无法拨通爱贝平台的电话。就连爱贝公号客服的自动回复也变更为“对于您在游戏中遇到的支付问题,我们感到万分抱歉。”

爱贝公司官网最近的一条新闻动态停留在2019年4月19日,微信公众号也从4月30日开始停止更新。有人称,爱贝现在处于半停滞状态,某些业务仍在运转。

“被带走的高管或在大连受其他案件牵连。”有员工对此分析。而在某位离职员工看来,“爱贝是一家创新而踏实做事的公司。”

临近停滞的公司、焦灼的商户、对公司仍报希望的员工,爱贝究竟是一家怎么样的公司?

知名支付平台如何走向“涉嫌赌博欺诈”?


据天眼查显示,爱贝支付的运营主体为深圳市爱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爱贝云计费),是国内最大的数字商品计费服务平台,于2010年7月成立。总部位于深圳,分公司在北京,并在东南亚、欧洲、北美、南美等全球范围内拥有9个海外办事处。

image.png
爱贝股东信息

丘越崑为爱贝支付的法定代表人,持有30.46%股份。其余股东丁丽莎、林伟军、勾祖勇分别持股6.25%、3.50%、2.22%。未公开持股比例的机构股东有达孜行光企业管理、达孜众星投资管理、北京富汇易达科技有限公司、霍尔果斯锋茂股权投资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沣源翰泽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汇逸红树投资合伙企业、深圳前海实益达投资发展公司等。

经过股权穿透后,我们发现达孜行光企业管理的大股东为爱贝创始人丘越崑,持股30.42%,达孜众星投资管理公司的大股东为爱贝联合创始人勾祖勇,持股30%。深圳前海实益达投资的背后,则是100%持股的深圳市麦达数字股份公司。

爱贝服务于移动互联网领域,为手机游戏、阅读、音乐、视频、交友、教育等应用提供综合计费营销服务,并提供一站式聚合支付SDK及运营支撑平台解决方案。在聚合平台领域,爱贝发展可谓迅猛,短短几年时间内,便相继接入支付宝、银联、QQ钱包、Apple Pay、京东、百度、VISA、Mastercard、PayPal等10家主流支付通道。中国移动、韵达、三星、中国民生银行等各领域头部企业为其服务客户。

image.png

爱贝的融资历程也较为顺利。在2013年1月份,获得来自吴峰、北极光创投的数百万的A轮投资;2015年3月,获得来自百度投资并购部、北极光创投的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8年11月,获得来自麦达数字的1000万人民币的战略融资。

“流水比好多持牌支付机构都大。”这无疑给了爱贝在资本市场的加持。爱贝的营收主要来自于两部分,游戏行业和海外支付。

在游戏行业支付服务市场,爱贝具备一定的市场份额和影响力。2012年爱贝实现了手游第三方支付。在2013年的一次公开场合,丘越崑表示将会把比特币纳入付费方式之一。2016年,爱贝和联众国际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计划一起助力中国游戏产业发展。
 
image.png
丘越崑

海外是爱贝的另一重要支付“战场”。在2018年第七届全球游戏大会上,爱贝高管曾公开表示,在全球范围内,爱贝已覆盖116个国家,对接了240个渠道,46家支付公司,在印尼、哈萨克斯坦均拿到了移动支付市场的“通行证”。

新兴领域稳定扩张,一切似乎顺风顺水,但爱贝却未能继续走向辉煌。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在爱贝“出事”之前,一切似乎有迹可寻。

两年前,浙江台州市警方曾破获一起名为“新版捕鱼”的特大网络赌博案,在这桩案件中,平台上的自发币可以和人民币自由兑换,且涉案金额巨大。同此类似,将爱贝带入“火坑”的也是一款“捕鱼游戏”,“”游戏可提现,涉嫌赌博。”曾有用户陷入这款游戏的骗局,曾对此进行过投诉,但因未能提供该游戏平台通过深圳爱贝云计费平台收费的图片证据,最终不了了之。

此外,爱贝还和市场上一款名为ProLtrader的软件有关联,ProLtrader,名义上是游戏软件,实际上却是期货现货交易平台,采取卡盘滑点非法占有被害人资金,诱导客户亏损。而为此平台开通支付通道、做清算结算业务的正是爱贝云计费。

“接入的平台涉嫌赌博、欺诈” ,似乎是将爱贝从知名聚合平台带入今天困境的始作俑者。
 

“第四方支付”风起,资本纷纷布局支付行业下半场


image.png

聚合支付,又称“第四方平台支付”,不同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它融合了多方支付通道。合作商家通过聚合支付二维码,可自动识别消费者的支付渠道,并将收到的款项导进各自对应渠道。

如果将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比喻为两种不同颜色的水管,流出来的水,进入各自的水桶,商家可通过对两水桶的蓄水量盘点当天营收。而聚合支付为一个把两个颜色水管聚合在一起的管道,聚合管道会自动识别水是从哪个水管流进来的。

对于商家来说,聚合支付可以大幅提高收银效率。以往商家要对每个支付工具进行逐一对账,而如果使用聚合支付,就可以从后台实现一并对账,同时清晰的显示出交易金额、交易笔数、退款金额、商品出货量等等数据;而对消费者来说,也不需要再区分微信或支付宝,消费者本人直观看到的就只有一个二维码,用任何一种支付等工具都可以扫码支付,省时省力。
 
image.png

在第三方支付的市场份额已经被微信、支付宝等巨头瓜分殆尽的背景下,对商户消费者都有“好处”的聚合支付一经推出,便迅速兴起,一度被视为支付领域的“新蓝海”。据公开数据显示,聚合支付行业在2018年的交易数额达到21.1万亿,在2020年有望达到94万亿。

随着聚合支付渗透率的不断提高,其联结支付行业上下游产业链、将线下流量引入线上、具备存储用户数据等优势逐渐展现出来,资本开始纷纷入局。

image.png


2019年年初,聚合支付平台公司“收钱吧”的运营主体喔噻科技获得了来自中金公司和恒生电子的C轮融资,因为这两家公司皆为阿里巴巴参股或控股公司,因此这次融资也一度被视为是阿里在“支付+”的布局。几乎于此同时,智能支付硬件公司商米科技宣布完成了由蚂蚁金服领投的数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

2月,掌贝完成了由和智投资领投、味千中国和金沙江创投跟投的2000万美金B+轮融资。

3月,利楚扫呗宣布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由富友集团领投,高文投资跟投;
6月,哆啦宝则被京东数科收购,在此之前,曾获得真格基金、集结号资本、易宝集团、深圳创投、韩国KIP等多轮投资,累计融资额高达6000万元。

8月,聚合支付服务商付呗宣布获得乐刷科技数千万级的A轮融资

同样是8月,“钱方好近”获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经纬创投领投的2000万美元资金。之前曾获得印尼电信投资部门MDI Ventures、乐天资本以及VentureSouq等知名团队投资,累计融资超过5亿人民币。

资本热捧,可见一斑。
     
image.png

蓝海与隐患并存


然而作为新生事物,聚合支付同时也存在重重隐患。

首先是聚合支付羸弱的盈利能力。聚合支付本身不需要牌照,行业门槛很低,平台方最主要的盈利来源为收取交易服务返佣和软件服务系统开发维护服务费,因此在大批竞争者涌入之后,各平台企业间立刻爆发了恶性价格战,支付费率被压得很低,甚至很多平台打出了“零费率”的旗号来吸引商家入驻。

而所谓堤外损失堤内补,“零费率”的结果,必然导致平台需要用其他业务收入覆盖手续费减免后的成本,部分企业转而布局营销或金融,但也有部分企业选择铤而走险,将目光指向了博彩、色情、洗钱、诈骗等灰色产业链。

此外,聚合支付最大的隐患在于,虽然不经手资金,但具备划拨账户款项的能力。迄今为止,警方破获了多起盗刷微信资金案件。作案者仅仅在顾客背后通过App扫描付款码,输入收款金额,便可将资金从他人账户导入自己账户。

事实上,监管部门一直关注这一领域。2017年,央行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及《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对无证支付机构进行了集中整治活动,强调收单业务广告内容不得使用或变相使用“零扣率”、“低扣率”、“费率自由定义”、“商户滚动切换”、“一机多商户”、“即时到账”、“刷单”、“套现”等涉嫌不正当竞争,误导消费者或违法违规行为的文字。

在全国公安机关“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电信网络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团伙利用聚合支付平台牟取暴利的行为被揭露。今年8月份,央行下发金融风险提示函,其中对加强商户身份和开户意愿核实等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目前聚合支付行业的玩家主要分为三类:以阿里、京东等为代表的打造生态布局的互联网巨头公司;以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为代表的拓展金融支付版图的金融机构及第三方支付公司;以及以爱贝等为代表的聚合支付创业公司。

而监管的加强,对银行机构和互联网巨头旗下的聚合支付平台来说无伤大雅,但是对于并未有产业背景,只能以补贴和零费率换取流量的中小平台方来说,则无异于一场灭顶之灾。

本来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就依附于第三方支付或银行,通过为其提供商户资源来换取部分利润,微薄的收入仅够维持正常运营。而在将“零费率”这一核心竞争力去除后,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作为收单代理将没有任何优势。

蓝海与风险,是新生事物的正反面,成长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对于各平台来说,聚合支付业务的发展,是对其系统能力、行业资源、下沉能力、增值能力的一场接一场考验。“行业本身利润率低,拓展成本高,事实上形成了靠规模盈利的行业壁垒。”某业内人士称,“伴随支付场景垂直化、服务精细化、技术标准化、业务多元化等趋势,聚合支付行业将迎来新的挑战。现在的竞争格局是,哪家拥有流量更大,成本更低,就能获取更多利润。”

在支付行业的下半场,聚合支付的本质终归是一门流量生意。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8期
2019年08期
2019年盘点:那些信息技术黑马GP们
2019年07期
2019年07期
美元基金缺席的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
2019年06期
2019年06期
谁在主导达晨? 自成立起,刘昼、肖冰、邵红霞组成的“铁三角”…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