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这一年,关于猪的财富故事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吾人   时间:2019-12-24 14:12  字号选择:

京东:智能养猪搞得好,全村幺妹跟哥跑;阿里:智能养猪搞得好,漂亮媳妇娶得早!书中自有颜如玉。现在,猪圈里也有。

2019年,猪事被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不出意外的话, 2019年的“猪周期”将名留青史。一同将被铭记的还有“北大养猪佬”陈生以及丁磊的黑猪。


“北大养猪佬”陈生,关于他的报道总有一些戏谑的成分,其实他已经养猪30年,现在是广东壹号食品公司的董事长。陈生和同为北大毕业生的陆步轩还创办了“屠夫学校”,真正将猪肉卖出了水平。这也给北大如诗如画的未名湖畔增加了一些乡土的味道。


丁磊已经养猪10年了,至于当时他为什么去养猪,现在看起来这个想法依然清奇。虽然在这波周期,他挣了不少。在他的影响下,网络大佬们纷纷开始养猪的社会实践,京东、阿里还有王健林。不能想象,这些大佬们晚上捧着一本《母猪的产后护理》是一种什么情景。自然,有钱人养猪也是上档次的。据了解,阿里运用黑科技所养的猪,在出栏前需要跑200公里,活得比人还努力。而且大佬们还打出了这样的口号——京东:智能养猪搞得好,全村幺妹跟哥跑;阿里:智能养猪搞得好,漂亮媳妇娶得早!书中自有颜如玉。现在,猪圈里也有。


雏鹰跌落,都是资本惹的祸


在这个周期里,养猪的龙头企业也演绎了一出悲喜剧。


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正邦科技、天邦股份、新希望等有养猪业务的上市公司在这波周期里赚的喜笑颜开,不仅仅是股价喜人,也频繁被媒体曝光成了股民的抢手货。这些养猪专业户里,更是有人第一次上了福布斯前十。在11月出炉的2019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牧原股份秦英林家族以1173.8亿元的财富高居排行榜第9占据河南首富。


如果牧原股份和秦英林家族在2019年名留青史,那么秦英林的河南老乡雏鹰农牧的侯建芳也应该会,但是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角色。


牧原股份在2014年上市,雏鹰农牧在2010年上市。早了四年。在 2016年,牧原股份销售生猪311.39万头,实现营业收入56.06亿元,实现净利润23.22亿元。同期,雏鹰农牧销售生猪247.91万头,营业收入为60.90亿元,净利润为8.69亿元。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雏鹰农牧的侯建芳家族还以85亿元财富位居第398名。


那时候,两者的差距并不大。


而仅仅过了3年。2019年,作为 曾经的五大上市养猪企业“温、牧、正、雏、天”的“雏”却再也没能飞起来。因为雏鹰农牧的猪大多饿死在猪周期的前夜,倒在风口上。


2019年1月30日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亏损29亿到33亿元。亏损较2017年几近翻倍,其背后的重要原因之一让人大跌眼镜:因缺钱买饲料,活活饿死了一批生猪。有好事者推算:假设每头猪100公斤,以预亏的中位数31亿元计算,也要“饿死”大概280万头猪。而就在2018年11月,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应于11月5日兑付本息5.28亿元,而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为此,当时的雏鹰农牧上演了一出“以肉偿债”故事,当时也成为资本市场令人苦笑不得的奇葩事件。


2019年初,猪肉的价格大概是11元每公斤,而到了2019年10月,猪肉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公斤60多元了。你说雏鹰农牧再省省多给猪口吃的,几个月之后,就能营收160多亿。


雏鹰农牧在8月份销售生猪仅2000头,而最高的时候2017年曾达到年出栏量超过250万头的规模。


2019年 8月19日,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雏鹰农牧股票终止上市。10月16日,雏鹰农牧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摘牌。至此,上市已9年的“中国养猪第一股”,变为了“中国养猪退市第一股”。雏鹰农牧也变成了“雏鹰退”,被定格在10月16日。


雏鹰农牧败在了资本游戏和盲目扩张以及多元化。


此前,“雏鹰模式是以公司+基地+农户和工厂化养殖并举,2014年,雏鹰农牧第一次亏损2亿元之后,开始进行轻资产转型,以合作社作为养殖场的投资主体,公司只负责供应仔猪、饲料、屠宰和销售业务。但在真正的合作模式中,雏鹰农牧却要为合作社的融资提供信用担保,并向金融机构缴纳30%到50%的保证金,表面上是轻资产运营,实则加重了雏鹰农牧的资金负担。”


此外,雏鹰农牧还涉足多个产业的投资。


一方面,雏鹰农牧向上下游延伸,布局全产业链,所谓的“从田间到餐桌”,向上延伸到养猪原料的生产,向下延伸到屠宰和销售,投资沙县小吃、成立传媒文化公司。另一方面,跨出养殖行业横向投资,入股农商行,投资电子竞技,还有各种产业基金。在儿子侯阁亭的电竞事业上,侯建芳曾不惜投入5亿重金。侯亭阁不仅拥有国内顶级电竞俱乐部OMG,在2017年,还收购了Snake俱乐部的控制权。


一番操作猛如虎,可惜到2018年,雏鹰农牧的生猪产品的营收占比只有36.57%。只卖了37.71万头生猪,相比于老乡牧原股份,同期牧原股份卖了720.6万头,根本不在一个量级。雏鹰农牧的“买买买”不仅增加了公司的资金风险,也导致侯建芳的股权高比例质押,侯建芳股份质押的用途主要是为公司融资提供担保和个人融资。


截至2018年年末,侯建芳直接持有的雏鹰农牧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0.20%,而累计已质押的持股占到了公司总股本的39.66%,质押比例高达98.65%。


一旦资金量断裂,就再也救不回来了。


逐猪中原,温氏牧原大打出手


雏鹰农牧出局, 如果按照2019年前三季度的生猪出栏量排序,上市猪企新TOP5的站队依次为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正邦股份、新希望、天邦股份。而且开始在行业积极布局,抢占雏鹰空出的市场。


在养猪行业,老大温氏股份和老二牧原股份竞争了很多年。


温氏起步比牧原早近十年,但上市比牧原晚了一年多。牧原股份创建于1992年,2014年登陆A股。直到今年,虽然在出栏量、营收规模、市场占有率方面,这一格局并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在10月28日,牧原股份的股价从年初的23元多一气涨到103元多,温氏股份的股价从20多元涨到41.63元,牧原股份市值最高达到了2239.83亿元超过了温氏股份。


经过一个多月猪肉价格的下跌,截止2019年12月20日,牧原股份的股价回到83元多,市值1797亿。温氏股份在2019年12月20日的股价回到34元多,市值1823亿,温氏重回养猪股市值第一名。


温氏和牧原养猪模式截然不同,温氏是“公司+农户”;牧原是“自繁自养”。分别是中国两种养猪模式的代表性猪企。


牧原股份自育自繁自养一体化的模式,使得牧原股份的养猪业务在营收中占比超过了95%。


温氏股份是“公司+农户”养殖模式的开创者,将养殖场固定资产投入和育肥管理投入外置,公司只提供仔猪、饲料、兽药、技术等服务,合作农户负责场地、人力、管理等,等合作农户代养至出栏时,公司再按协议的价格(代养费)收回。在业务方面,温氏股份是多业务经营,温氏股份不光养猪,还养鸡,养猪业务占营收的60%左右,而且还兼营肉鸭、奶牛等业务,其主要产品为商品肉鸡和商品肉猪,其他产品为肉鸭、原奶及其乳制品、鸡蛋、肉鸽、肉鹅、生鲜肉及其加工肉制品、农牧设备和兽药等。


2019年1至9月,牧原股份共销售生猪793.15万头,其中商品猪680.25万头、仔猪112.20万头、种猪0.7万头。


同期,温氏股份共销售商品肉猪1553.16万头,同比下降了4.02%。虽然销量有所下滑,但销售价格同比上涨了23.87%。而猪肉价格的上涨,使得消费市场将目光投向了其他肉类产品,比如鸡肉。温氏股份养鸡业务占营收的比重在35%左右,因此获益不小。2019年1至9月,商品肉鸡销量6.30亿只,同比增长16.57%,销售均价同比上涨7.57%。


主营业务量和价增长,它们的业绩自然水涨船高。 牧原股份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7.33亿元,同比增长27.7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87亿元,同比增长296.04%。 温氏股份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82.89亿元,同比增长18.2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85亿元,同比增长109.84%。


牧原股份的营业收入只是是温氏股份的四分之一,但是利润增长率是温氏的一半,增长快,成为温氏股份不可小觑的对手。据资料“牧原上市当年,温氏股份生猪出栏是牧原的6.5倍,到2018年,牧原股份也迈进“千万出栏”级别,与温氏股份相差仅一倍。2019年两家猪企的经营数据显示,8月份之前,温氏股份每月出栏量均为牧原的两倍左右。进入8月后差距缩小,到10月,牧原只比温氏少15.18万头。”


牧原与温氏的距离在拉近,由此中国两大养猪巨头开始正面竞争。


2019年11月27日,温氏股份发布公告,旗下全资子公司温氏产投拟以现金3.50亿元购买河南新大牧业41.22%股份,同时还将对新大牧业现金增资4.6亿元,交易完成后,温氏产投将合计获得新大牧业61.86%股份,将战火引入了中原大地。


由此,温氏股份改变了生猪养殖业务在河南省零布局的现状。温氏方面表示,未来,温氏股份将在资金、技术和管理等方面予以新大牧业多层次多方位的赋能,支持其发展壮大,并在长期实现河南省市占率10%的目标。


而河南是牧原股份的大本营。此次温氏进军河南,意味着中国两大养猪龙头终于短兵相接。


而在进军河南之前,温氏股份已在浙江开拓新市场。11月4日,温氏股份与华统股份签订了《生猪养殖业务合作协议》,决定拟在义乌市共同投资设立浙江温氏华统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氏华统”)。温氏华统注册资本为人民币4亿元,温氏股份持股51%。双方的目标是,实现浙江省内肉猪年出栏达到100万头以上,江苏省南部肉猪年出栏达到100万头以上。


牧原股份也不甘示弱,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11月9日,牧原股份发布公告表示计划与信托公司华能信托合资设立经营生猪养殖项目的标的公司,未来1年内华能信托投资总规模预计不超100亿元,牧原股份投资总规模预计不超110亿元。12月2日,牧原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在河北、山东、湖北、江苏、安徽、河南等6省设立14家子公司,总投资金额共达1.4亿元。公告中表示,设立子公司有利于公司扩大生产规模,提高公司产品市场占有率,获取规模经济效益。


除了温氏和牧原的急速扩展,生猪养殖的其他企业也抓住行业发展的机遇纷纷扩张生产规模,先后有多家上市公司扎堆河南扩展业务。


养猪业务近几年才起步的新希望,8月份发布公告表示,拟在河南省台前县新建年出栏50万头生猪产业项目,并于11月14日公告收购三全食品旗下全生农牧。12月8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宣布集团决定再投90亿元,建9个新的养猪厂。刘永好介绍,新希望集团的转型取得了一定成功,增长达到两位数。


新希望集团采取的养殖模式是“新好养殖模式”。新好养殖模式的“新”体现在隔离和防御,使得猪瘟不可能进入养殖体系,猪的存活率达到了90%以上,同时在科学育种上也加大投入。在传统行业规模化、智能化、自动化转型的大趋势当下,新希望集团也希望能够跟上这一波转型升级的浪潮。


11月22日,唐人神公告称,拟于河南卢氏县投建年出栏100万头生猪绿色养殖全产业链项目,总投资规模约22.6亿元。公告显示,该项目将包括年出栏100万头的母猪场及其配套的育肥场,年产36万吨的饲料厂、年屠宰100万头规模的屠宰厂,配套建设有机肥项目消纳养殖产生的排泄物,实现种养殖业相互促进。


同时,还有一些省外猪企进驻河南市场,例如正大、正邦、龙大肉食等等。


跑马圈地,各大猪企龙争虎斗


专家介绍,本轮“猪周期”与过去几轮的区别还在于:过去几轮猪周期行情主要是因为市场行情波动的自发出清调整行为,而新一轮猪周期由于受到非洲猪瘟的影响,与过去几轮猪周期有很大不同:中小养殖户的猪场防疫水平较差,养殖意愿较低,甚至主动退出养猪行业,导致产能的下降。第二,中小养殖户快速退出,造成产能大幅下降,而大型养殖企业新建产能的投产需要资金和时间,无法快速填补中小养殖户退出的产能。这也让猪肉价在高位运行时间较长。


这对上市猪企来说,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扩张机会。企查查资料显示,今年以来,A股猪肉概念股29家上市公司一共新增了562家参控股企业,其中大部分企业是为了完善生猪养殖的产业链而设立。


拿温氏股份来说,在行业产业链上游,温氏的地位牢不可破。育种一直是温氏的强项,是国家工程的种业中心。同时温氏的商品猪和肉鸡行业第一的位置未被撼动。温氏股份相关人员告诉融中财经,在新的猪周期,温氏除了公司加农户的模式之外,和各地政府合作继续加强,开始尝试新的模式:公司+政府+农户,积极开拓西南和西北市场,开展产业链上下游的并购投资和合伙投资,加强产业链下游的屠宰加工业务的开拓,以此来拓展生态圈建设。


猪企在产业链努力扩张外,产业升级和行业融合进一步加快,养猪产业的升级重构也在进行中。


温氏是一个先行者。温氏加大了互联网养猪的技术投入,在利用先进技术变革传统模式,包括智能环控系统、无线环境监测系统、智能养殖系统等,进行大数据分析指导生产管理。


2019年1月16日,温氏股份与金蝶集团开展合作,推动养猪与技术的深度结合。温氏股份董事长温志芬表示,将通过数字化平台整合全行业,激活产业链上下游,以数字化技术助力提升行业企业、养殖户的经营管理效率。


除了温氏股份,自称中国农牧第一股的康达尔,也在一个月内两度签约,投入百亿元进军生猪养殖链,而此其主要营收来自于房地产开发业务和饲料生产业务,房地产业务占52.08%,饲料生产占近31%。


唐人神则在一个月内签署了三个生猪养殖项目。龙大肉食、金新农等上市公司也纷纷在生猪养殖行业投资布局,努力扩张,抢占市场份额。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目前这29家上市公司中,仅有2家亏损,22家净利同比增长。而2018年有14家净利同比下滑,4家陷入亏损。在业绩增长的同时,29只猪肉概念股的股价整体也在飙升。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13日收盘,今年以来,这29只猪肉概念股仅1只股价下跌,29只猪肉概念股的总市值累计增长了约3425.86亿元。在29只猪肉概念股中,今年以来总市值增加最多的上市公司依次为牧原股份、新希望、温氏股份。目前,牧原股份和温氏股份的总市值均超过了1700亿元,新希望的总市值也超过了800亿元。


“猪”事不顺,反求诸己重新转运


2007年,全国还有8000万养殖散户(少于50头猪)。那时候,养猪是赚钱生意。行情好的时候毛利率能到20%。


但到2014年, 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保法》出台,明确要求“保护和改善环境、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的经济”。这一年,广州惠州一次性拆非法养猪场547家,清理生猪约12万头。福建福州付出1亿多元资金,削减存栏猪82.14万头。广西九洲江流域拆近千养殖场,补偿金额近亿元。湖南湘江两岸在当年6月底,已经找不到任何规模性猪场。……接下来的几年内,各地“环保风暴”就没停过。


从2015到2017年,约6000 万头生猪凭空就消失了。


有媒体评论说,猪肉价格的飞涨,其实是猪周期、猪瘟、环保政策等因素叠加的结果。 在中国养猪行业,有万亿级的市场,但是以散养户为主,行业前五大猪企的市场占有率还不到6%,前20尚不足10%,行业极度分散,市场消费整体上靠散户提供。此外,产业链条薄弱的宏观表现还存在于生猪产量上。国家统计局《2018年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较好完成》公告显示,2018年全年猪肉产量为5404万吨,同比下降0.9%;其中生猪存栏为42817万头,下降更是达到了3.0%。


猪产业链先是饲料,然后是养殖,再是屠宰和肉制品加工销售。在这条产业链上,越往后价值越大,越往前周期波动越大,回报率平平。所以,纵然股票涨的风生水起,温氏股份、牧原股份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只有6.7%和4.34%。


以散养为主的特性,决定了大量养殖者无法准确地预计未来市场的变化,这也放大了养殖端的非理性行为,同时也放大了价格的波动性,反过来影响养殖端的积极性。


还有,养猪企业最怕的就是各种黑天鹅和各种限制。


就连丁磊都发牢骚说,“办养猪场比办互联网难多了,等你看完关于申办一个养猪场的所有法规以后你会发现,你根本办不了一个养猪场。农业领域类似的条条框框太多,国家应给予更多的支持和鼓励。”


尤其是疫情爆发后,政策方面严格限制生猪及其产品由高风险区向低风险区调运,且要求与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省相邻的省份暂停生猪跨省调运,这也导致生猪由北向南的运输路线,几乎全部被封锁,进而导致产销区之间价格拉大。


北大养猪毕业生广东壹号食品公司董事长陈生说,虽然今年猪价涨的很厉害,但仅从今年的经营来看,同时,他们还是有受到负面影响的。“因为我们不仅是生产型企业,还是从养殖、屠宰到销售一体的企业,猪瘟出现后跨省流通被切断,我们的猪在两广地区养,无法流通到其他地方,流通不过去的地方,店就要关掉。我们花几千万元钱打开一个市场,却突然没有猪肉供了,但那里的人力还要养着,我开办屠夫学校培养人是高成本的,如果不养着人,之前沉淀的东西就全部没了。”但陈生也认为,中国养猪业的格局也因为这次猪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从长期角度看,猪瘟对行业来讲也不完全是负面影响。中国目前还需要产业集中,否则没有办法跟国外的养猪行业竞争。中国的养猪行业由于猪瘟的影响,原来需要10-20年时间完成的整合,现在估计2-3年就能完成了。


市场普遍认为,本轮猪周期会比之前几次猪周期持续更长的时间,即所谓的“超级猪周期”。按照市场保守估计,本轮超级猪周期将至少持续5年。 此次猪周期,养猪行业也加速转型升级。未来,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中小养殖户的生存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规范化养殖也将给大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这对行业来说,从产业集中的角度看,是“坏事变好事”,但是这也给市场造成了价格垄断的疑虑。


那么未来,老百姓们还能“愉快滴吃肉肉”吗?

关键词:消费金融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9期
2019年09期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 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2019年08期
2019年08期
2019年盘点:那些信息技术黑马GP们
2019年07期
2019年07期
美元基金缺席的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1.603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