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绅士”北极光,15年的坚守和摒弃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高贵萍   时间:2020-07-01 13:25  字号选择:

回报不是唯一,能不能投一些长期有价值的案子?是每个北极光人的思考。在这个唯DPI至上的行业,北极光一直在试图把握住超越回报的东西。

一个陌生电话打到前台,说要找邓锋。


“我不认识这人啊。”一头雾水的邓锋接了电话后,经对方再三提醒才想起来,很多年前,他投资过一个三人创业的公司,后来公司解散,他也没再关注。如今,原股份最少的一方成立了新公司,而且估值达到了1亿美金。这次联系邓锋,是要把当初他投资的股份平移到新公司。


 “公司发展好了,创始人打算把股份给平移过来。人家跟本没这义务啊。”邓锋欣慰之余,更加笃信,做VC这件事儿是有意义的。播下的一粒种子,说不定就在未来的某一天开花结果。


时间是场考验,邓锋在15年前种在心中的信念,如今丝毫未减。


2005年,北极光创投成立。在第一期基金募资PPT的第一页,落下白纸黑字:成就世界级的中国企业家,培育世界级的中国企业。北极光成立的初心就像北斗星般,既为创业者指引方向,又为亟需资本助力的企业家带来穿越黑夜的希望。


彼时的邓锋,创立的NetScreen在美国造就42亿美元的并购神话,被称为硅谷最成功的华人企业家之一。而中国创投行业正捱过拓荒期“募资无钱,退出无门”的漫漫长夜。2005年,中小板开启,“股改全流通”启动,中国创投政策迎来利好。


红杉、KPCB等老牌美元基金进入中国,本土创投如雨后春笋萌芽。透过中国创投行业的曙光,邓锋感受到一个巨大的市场经济体崛起的机会正欲喷薄而出。


因为创始人邓锋的缘故,北极光一开始就有To B基因。在成立之初,北极光便瞄准早期科技。科技赛道的特性使北极光的发展看起来非常“稳健”,没有大起大落。不过,在发展过程中,北极光也进行着不断“革新”,比如在投资赛道上,逐步从to B扩展到消费互联网、医疗健康,到今天已经形成TMT、先进技术、医疗健康三大赛道的清晰投资格局。


在2005年成立的北极光创投一期基金中,To B项目的比例占到了70%左右,投出展讯通讯、珠海炬力、山石网科等一批知名科技类公司,IPO退出数量占到一期基金总投资的30%。然而在当时,To B非常小众。是否继续投To B?

 

邓锋在山石网科敲钟仪式上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北极光决定继续坚守To B,同时在消费互联网中寻找具有科技含量的企业。在2007年成立的二期基金,和2011年成立的三期基金中,To C项目的比例逐渐加大。这一时期的北极光,“捕获”美团,收获了逾70倍,高达7亿美金的回报,并且投中了一批头部企业,比如在线教育领域的VIPKID、火花思维、考虫等等。


在邓锋看来,未来20年,中国经济将超越美国;就目前全球资本配置情况而言,中国资产配置比例低于美元资产,因此中国市场长期吸金能力不会减退。随着消费互联网流量红利的彻底消失,未来的投资机会更多聚集在科技领域。


对于新领域的涉足,是机遇也是挑战。北极光创投秉持的是“战略上激进,战术上保守”的打法。“当我们看中某一个领域的时候,一定要先进去。刚开始哪怕是交学费,也要先投一两个项目,做火力侦察,比如从中后期的项目跟投开始,看得更清晰之后再从资金和人两方面下重注,并逐渐走到早期。”


2010年,北极光进军医疗健康,并逐步在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体外诊断、E-health五方面展开资本战略布局,相继投出中信医药、华大基因、燃石医学、太美医疗和泽璟制药等知名案例。


截止目前,北极光旗下管理5期美元基金和3期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规模逾三百亿元人民币,投资的公司近400家,有超过60%的投资围绕着高科技领域展开。被投企业中,涌现出美团、中科创达、兆易创新、山石网科、燃石医学、安集科技、泽璟制药、VIPKID、腾讯音乐等明星项目。


如今,TMT、先进技术、医疗健康的行业投资比例各占三分之一,成为北极光创投管理下并驾齐驱的三驾马车。

深耕早期科技,前瞻性判断行业

深耕早期科技,尤为考验团队的专业度和前瞻性。而相比其他机构,北极光的差异化就在于“技术”。投资团队中有超高比例的理工科背景出身,强悍的技术背景在VC圈儿里寥寥无几。


“早期投资并非单纯地指投资早期的公司,而是必须在行业浪潮到来前的早期去投资。”邓锋告诉融中财经,“这样大浪来的时候,公司才会起来。”


6月12日晚,“中国肿瘤NGS第一股”燃石医学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北极光创投是燃石第一轮融资的领投者,以13.7%的持股位于第一大机构股东。

 

邓锋与汉雨生握手庆贺

 

燃石创始人汉雨生在开启创业前,曾在北极光创投担任医疗投资经理,在预判到国内肿瘤基因组大数据将成为下一个风口后,汉雨生转身创办了燃石。创业之初,很多机构以“国内还没有肿瘤NGS行业”,“专业性太强”等为由拒绝对其投资,邓锋则很爽快的给了TS,成为燃石第一轮融资的领投。


为什么在其他机构不敢投的时候,北极光敢投?除了对汉雨生能力、人品的信赖外,北极光从2012年开始就关注基因测序,预判二代基因测序(NGS)技术平台将会带来医疗产业变革。这笔六年前投资燃石的300万美元,如今创造了超过100倍的收益。


如何预知早期浪潮的来袭?邓锋认为需要具备两种思维,第一,要有企业家思维。对早期投资理解清楚,跟企业交流这个产品该怎么做,而不是财务数据怎么样。第二,前瞻性的看市场,勇于突破过去的思维方式。比如,以战略思考方式寻找未被满足的需求。当你脑子里有10个可遇不可求的市场需求时,一旦遇到,就会比别人抢先一步抓住机会。”


早期科技投资,需要耐住寂寞。资本风口转换频繁,“追热”折射出的投机和北极光的价值观大相径庭。秉承价值投资理念,北极光完美绕过了O2O,互联网医疗、可穿戴设备、共享经济等大坑。当然,北极光也有错过。比如滴滴和头条。


“在滴滴和头条上,我们对新商业模式在未来演变的可能性上,判断有些保守。做出租车赚不了钱,但没想到会出现专车这种全新的形态。在腾讯新闻、新浪新闻等巨头布局的行业,未能准确判断头条能否杀出来。”董事总经理张朋坦言。


张朋在2008年进入北极光,主要负责企业服务赛道,曾在很早期阶段投出了纷享销客、teambition、微步在线等企业。他清晰地记得团队的每次复盘,尤其是在错过滴滴和头条后。“对早期公司投资,认可团队是首要判断因素。商业模式会变,但人是不变的。先在宏观层面达成共识,业务执行的重要性要放低。”


“投人”的代表性案例是美团。王兴连续创业的情怀、深度思考的能力和企业超强的执行力,在当时打动了邓锋,也为北极光的投资人带来了高额回报。


VC烈火烹油时刻,北极光以自律和冷静成就了一番“神话”。比如,“从05年开始投资半导体,15年内投资了18家公司,没有一个公司死掉,所有公司融到至少两轮的钱,上市和并购退出的半导体公司整体回报超过10倍。”


在中美贸易战的倒逼下,中国创投迎来技术投资人的“时代”。如果用高调的说法,15岁的北极光“穿越了互联网的所有周期”。穿越周期的能力取决于什么?如何才能继续穿越下去?


机构是否拥有抗风险能力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二八法则”之下,对于北极光来说,投到好项目比走规模化路径更为重要。


很多人问邓锋,为什么不多融点钱,“我们没有做更大盘子的基金,也没想去做早中后期都投的资产管理人,这是个人的选择。我们追求长期健康发展,只赚价值投资的钱。”邓锋心中的北极光,早期科技投资的策略不会变,他愿意投资那些把企业当做自己生命,赌了自己一生的企业家,这点也不会变。

孵化,结硬寨,打呆仗

“TMT领域最具魅力之处,在于商业模式的创新层出不穷,消费者行为变化和消费习惯升级之中蕴含契机。”张朋介绍,“围绕着前端需求的变化,我们致力于提供新供给,或力求让组织供给效率更高,给消费者提供更新的体验,并据此制定投资策略和选择投资标的。”


当科技驱动经济增长时代到来,北极光更要成为主动的“前瞻者”,而非滞后的“适应者”。


“如果项目永远都是通过FA到你手上,估值会抬高。而且FA提供的案子,很容易陷入恶性竞争。VC的策略是往前走投到天使轮。做孵化,主动构想项目,物色团队,补齐行业空白,是最有效的,最稳妥的早期投资。”主看智能制造领域的合伙人黄河,2010年加入北极光,投出中持水务、禾川等知名案例。在2014年开始做孵化项目,并将精力慢慢向孵化项目倾斜。


孵化不仅考验对团队、行业的前瞻性判断,也考验投资人的人脉积累、资源整合能力。在黄河的努力下,他为深度孵化的一家先进制造业公司向当地政府争取下来300亩的土地,10万平米的代建厂房,5000万的8年期无息贷款,“所有这些,都为了推动深度孵化公司快速成长。”就在采访结束后,黄河奔赴新疆,帮助他的投后企业和当地政府谈优惠政策。


北极光每个合伙人都深度参与孵化项目。从目前来看,孵化项目的成功率很高,仅以杨磊所投项目为例,早期深度孵化的项目比例约40%,其中超过78%的项目估值如今超过1亿美金。


董事总经理杨磊与合伙人黄河在同一年进入北极光,他在2017年主导孵化的极速3D打印项目清锋科技,如今已实现量产,打印速度是传统3D打印的100倍,实现了从光学、软件、设备、材料的全部优化。孵化轮,北极光的综合成本为4000多万人民币,而公司上一轮估值已高达1.1亿美金。


这中间还有一段潸然泪下的故事:杨磊的挚友帮助清锋建立了台湾办公室。就在办公室落成之日,这位挚友却因突发情况意外去世。“在孵化企业的过程中,除了精力的投入,还有很多情感的交织”,杨磊感慨。


杨磊也有焦虑时,2018年,在芯片领域,他主导孵化的黑芝麻智能科技等三家公司,都各有一家估值更高、融资更多的对标公司出现。“我从来没见过在半导体芯片领域砸过这么多钱,说实话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当一个初创公司一下子融一两亿美金,是不是钱能‘搞定一切’?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会不会上演?”直到次年,黑芝麻的产品推出,其对标公司的产品还没有出来,“这就相当于北极光花了3000万美金,就做出了其他机构花好几亿美金都没有做出的产品。”


在孵化策略上,如同曾国藩“结硬寨,打呆仗”,北极光“投得少,投得早,下重注。”进行行业分析,找到技术壁垒,搭建能力较为全面的团队,和地方政府谈好优惠条件实现落地......北极光尽可能为企业做到更多。当然,风险要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做早了,火候不到,做晚了,没机会,这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要将产品、行业、技术、资本市场,融合在一起思考。”

信任,搭建起与LP、企业间的桥梁

信任,是在采访过程中被反复提及的词。


有的LP听说北极光要做新一期融资,主动催着要签协议。这种常年的信任源于对北极光和邓锋的认可。


2017年,邓锋将价值1100万美元的对兆易创新天使投资的个人全部股票捐给清华大学,“当年想投兆易创新的基金很多,竞争激烈,我和一明学弟说如果让北极光投,我就把自己过去天使投资的所得全部捐给清华。北极光投进后,赚了超三十倍,当年我以五万美金的天使投资赚了200多倍,变成了1100万美金。”


在LP看来,邓锋为了让LP能挣钱,可以把自己的利益放弃。而且在没有书面认定的情况下,能做到承诺算数,这给LP带来很强的信任感。“早期投资需要有一个很长的时间来等待项目成长。LP如果跟你没有一个很好的互信,是很难等待这么久的。团队的价值观、北极光基金的规范度和踏实的业绩表现都是募资的增分项。”


市场环境不断变化,北极光美元基金的LP基本上没变,仍是美国做长期投资的一线大学捐赠基金、基金会等老LP。人民币基金LP中的机构LP成熟度不断提高,个人LP比例逐渐缩小,目前,机构投资者的比例已经占到了80%。


信任也体现在投后管理过程中。创业者敞开心扉,机构才能做到有针对性的进行投后赋能。


合伙人林路是北极光在投后花时间最多的人,也是“最反对”做投后的人。“好的投资人,投完以后公司一路高速增长,这是最好的结果。创业者对行业了解有一定深度,VC的理解面会广一点,可以帮助CEO在不擅长的地方补齐短板。”


林路在2012年加入北极光后不久,便看到了在线教育的机会,投资了VIPKID。有段时间,VIPKID在技术上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产品出身的林路便每天下班后直奔VIPKID,上了几个月的晚班,荣获VIPKID“兼职CTO”称号。


高级合伙人吴锋比林路早一年进入北极光,投后管理风格和林路大相径庭,他自己称之为“只管杀不管埋”。


“我前期会花最大的功夫去寻找钻石般品质的CEO,挑选CEO的bar非常高,并且在决定投资后,基于对CEO最大的信任和能力的肯定,相信CEO本身对产品技术、运营、融资大部分都可以运筹帷幄,而我要做的就是在CEO孤独的创业路上,给予一直的陪伴,做他的脑磨石,在企业发展的阶段不断和CEO进行思维碰撞和深度交流。我相信对于被投企业,我要做的不仅是锦上添花,更是雪中送炭,陪CEO一起闯过湍急的水流,然后游到创业成功的彼岸。”


曾有一家企业在疫情期间出现现金流问题,吴锋在第一时间帮他找到无息贷款。“因为比其他投资人都了解这个企业,坚信企业能越来越好,所以去信任他支持他,当然前提是做好风控,毕竟我们要对LP负责。”


对于最好的投后标准,邓锋认为是“帮忙不添乱,提针对性的建议。为企业增加价值。”在他看来,投资人和企业家的关系是平等互信的。其次,把时间线拉长,“企业家要撞墙的时候,使劲拉他不要他去撞墙,他会恨你。在他撞的头破血流时拉他,他会感谢你。有时候不在于辨明一件事的对错,而是要和企业家一起成长。”


来自于LP、企业家的信任弥足可贵,中后台为这份信任筑起了一道“防火墙”。据运营合伙人、中后台负责人李彬介绍,在投前投后的过程中,北极光会有各种财务、业绩等指标进行定期跟踪。做决策时,会结合法务、财务尽调所发现的重大问题,做出风险评估后提交投委会慎重表决。


五年前,离任IDG资本法务总监转身投入北极光中后台的李彬,信奉“最好的投后是投前”。在她的掌舵下,风控流程日臻完善,目前实行小组内部立项、公司层面尽调,正式决策的“三步曲”。每一步都需要有相应的材料支持。团队讨论、行业研究、外部第三方尽调,以及商业谈判架构的设计,都需要按照设定动作完成。


完成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会进行上会提交,并给出相关判断意见。“这个判断意见不是说因为某一项,就绝对抹杀这个项目,但起码会给大家提供重要参考,并给出企业前瞻性的优化解决方案。风控不是鸡蛋里挑骨头,而是通过专业化的提示,既培养团队的‘审美力’,也为企业的长足发展保驾护航。”


在投后管理的过程中,中后台也深度参与其中,比如,充分发挥机构在资本市场端的优势。帮企业申请当地的土地资源,配合团队运营等。有了中后台的鼎力支撑,投资也会“越战越勇”。


北极光的坚守和摒弃

北极光一直坚守的是什么?


成就世界级的中国企业家,培育世界级的中国企业。这是北极光成长15年来坚守的愿景。从邓锋,到合伙人,再到投资经理以及中后台支持团队,都践行,并获益。


在一个知名制药企业的投资份额上,北极光曾和一家知名VC展开正面竞争,那家VC知道是北极光后痛快地同意大家一起做。投资经理告诉邓锋,对方老大说您当初帮过他。


邓锋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人我都没见过,我怎么会帮过他呢?”直到后来双方坐下来一起吃饭,对方告诉邓锋,N年前他曾给邓锋打过一个电话咨询成立美元基金的事情。当时邓锋在电话中耐心地和他说了半个小时,这让他感念至今。


后来这家基金的老大把自己创业的双胞胎兄弟介绍给了北极光。北极光成为其第一个投资人,并获得不菲收益,“帮人真的是有回报的。”这让邓锋感慨不已。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燃石CEO汉雨生向北极光推荐了太美医疗;特纳飞创始人Mike Lee第一次创业时,北极光就是其投资人,公司卖掉后为北极光带来8倍回报。几年后Mike再次创业,北极光又一次成为其第一轮投资人。


“做投资,我从没把自己当甲方,在投资过程中服务创业者,我自己也会有很多收获。”杨磊称。在08年进入投资圈之前,他在麦肯锡工作了7年,不仅在投资,在公司策略及运营上也拥有丰富的经验。


在接受采访的当天上午,杨磊刚为一家企业解决了燃眉之急。一家PE公司收购了1万家药店后,不知道如何才能把线上处方的数字资产盘活,于是联系到杨磊,想听听他的建议。


杨磊为他介绍了两家做知识图谱工具的公司。其中一家是北极光投资的企业,另一家是专注做知识图谱的公司。“在为朋友帮忙的过程中,为被投资公司创造一个商业合作机会,还给一个尚未投资的公司提供了服务,随时准备去做资源的整合。”


此外,北极光定期举办CEO峰会,在硬科技企业中组织起“英雄联盟”,创立粒子学院,把CEO们组织在一起,共同学习成长,互帮互助。


北极光除了给钱、给资源以外,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更多像是朋友的关系。关系的延伸传递温度,北极光已不是一个冷冰冰的词,而是一群有温度的人。

 

 在2019年CEO年会上

北极光同事与企业家、LP交流

 

“北极光是有明晰的愿景和价值观的投资机构,希望能够带着使命感陪伴企业家。不仅是从商业角度,而是多维度的共同前行。”吴锋称,投资生涯经过几番辗转,最终扎根北极光。对于这个坚定的选择,除了事业上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北极光的价值观给他带来归属感和使命感。


尽管市场浮躁,大家对挣快钱的商业模式趋之若鹜,但北极光坚持长期价值投资,希望通过资本助力有愿景和能力的企业家,推动社会进步。


“钱重要,还是这件事既有意义又有经济回报重要。哪一种是更健康的?”当共享经济炙手可热时,北极光曾在内部进行过讨论。尽管在那个时间节点上,估值叠加不断水涨船高,但北极光人讨论,这些有没有核心竞争力,对社会产生的是价值,还是资源的浪费?最终讨论的结论是,这些并不是北极光欣赏的商业模式。


仅仅为追求财务回报,带动风口,炒作风口,创造风口,“这个事情无论是对社会价值,还是对自己的口碑都特别不好。”北极光希望投一个企业不仅能实现最大财务回报,退出的时候,甚至退出N年以后,这家企业还是个屹立不倒的优秀企业。


在邓锋看来,风投,特别是科技投资,更大程度上是一种积累。对行业知识的深度积累,对行业人脉的积累,和政府打交道的积累等。其中,最根本的是人品的积累。


“正”是北极光的另一标签,甚至北极光有一些“道德洁癖”。


北极光的投资原则中就有一条:创始人有重大道德风险的,将被剔除出候选名单。


曾有一家做数据追踪的企业找到北极光,在摄像头后面添加一个算法,可以追踪摄像头前的这个人在几个小时之内的行动轨迹。“有科技含量吗?有。但我们不投,因为无法保证这项技术不被拿去侵犯隐私。”


回报不是唯一,能不能投一些长期有价值的案子?是每个北极光人的思考。在这个唯DPI至上的行业,北极光一直在试图把握住超越回报的东西。


“当然,回报也很重要。这是对LP的责任所在。”在邓锋看来,投资的企业是否造福了整个人类和社会?是否提升了整个社会的生产力和效率?这些同等重要。“我们不奢望通过投资改变中国社会的大环境,但我们一直致力于改变我们周围的小环境,包括我们投资的企业,希望以此为基点,推动社会往前进步,哪怕是一点点也让人很快乐。”


多元化团队,快乐VC


“创业不是一个idea,而是一个组织的打造”,创建北极光是邓锋的又一次创业。自回国第一天开始,邓锋就希望做一个合伙制基金。然而,内外形势下,CEO式基金一直主导了多年。直到2018年左右,北极光着重打造合伙机制,将公司战略以及经营方式,由一个人决定改为集体决策。


如果一个机构想要长期发展,组织架构、决策流程都要做的更加条理化,这似乎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集体决策如果做成的话,可持续性就很强。”邓锋调侃,“基金的运营周期是重叠的,10年期的基金,3年投完了就要募下一支基金,同时在管的基金有3-4支。我必须要找到一个方法,让自己慢慢退下来,那就是培养合伙人。”


如今,除邓锋外,北极光有6位合伙人。似乎时时对接整合各类资源的硬科技坚守者杨磊,兼具理性与感性思维、在TMT领域有卓见的张朋,喜欢和创业者喝酒解压雪中送炭的价值捕手吴锋,经常出差于各个三四线城市的沉稳“狙击手”黄河,极具产品经理思维、被创业者戏称为“兼职CTO”的林路,穿梭于中后台为投资团队做支撑后盾的李彬,六位投资风格及管理风格各异的合伙人们自由地活跃在北极光的圆天方地之中。


这是一群行业经验平均在20年左右的人,在北极光工作的平均年限达10年之久。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通过内部培养进入晋升通道。既在专业技能中游刃有余,又在世事中磨练了视角,既拥有各类强大资源,同时还有着高度的工作热情。北极光为每个人搭建了价值创造的平台,而他们的认知和人脉,在北极光这条河流中,交叉冲击,又互相支撑,然后朝同一个方向奔涌而去。


这个方向便是北极光的愿景和价值观。


“一只基金中,有人积极,有人保守,在风格和覆盖的方向上,每个人都可以喜欢不一样的东西,但是大家价值观要统一。”早年的创业经历,让邓锋受硅谷人文主义影响颇深。他鼓励每一个人在前端发挥主观能动性,更多元化的去捕捉新机会。


没人见过邓锋发脾气。“错过”和“投错”案子对于他来说,似乎都能容忍。合伙人们评价他,“能容纳各种不同风格的人,并将每个人放在适合的位置发挥长处。” 在邓锋看来,做投资不是只优化一个案子,而是从长期看如何优化一支基金、一家机构。对团队也一样,他们会从长期去看如何优化自己的职业生涯。毫无疑问,这样的团队会愈来愈好,也会愈加坚定地走向远方。


邓锋是北极光的灵魂人物,也是这个多元化团队的粘合剂。然而,他笑称自己做的并不好,“让我去管生产大队肯定能管好。做投资的这帮人能量巨大,哪有那么好管。要想让他们每个都开开心心的工作,难度不小。不然投资圈儿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分分合合。”

 

人民币基金年会上

北极光团队与LP分享交流

 

“北极光要做快乐VC,让LP、企业家、员工都happy。”从目前情况来看,他似乎已经做到了。在这个离钱最近的行业,太多的唯DPI至上,精致利己者“横行”。而北极光的多位合伙人有着同样的目标,希望自己在耄耋之年,可以和一帮朋友一起喝喝酒,吹吹牛,好汉提提当年勇,比如,“这个公司是我当初第一轮投的,帮助过它成长。”


细品,这里面饱含对LP、对企业的温度,也洋溢着在北极光做投资的快乐和归属感。

关键词:公司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03期
2020年03期
2019年度股权投资榜 投资制高点
2020年01期
2020年01期
元明资本田源:创新投资家
2019年12期
2019年12期
大健康新蓝海:易型EMA的“点球时刻”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