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乾立基金李皎:资本和影视相爱容易相处难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7-03-31 15:03  字号选择:

 

今年6月,上影节的“相爱、相杀”的论坛,非常多的业界大佬都参与其中,影响力也很大。其实对于像我们这样纯粹的金融机构,是充满热情投入到影视行业里的,但是也确实感受到了资本和影视融合的阻力和压力。这种关系其实更像婚姻,是博弈的、双赢的,对资本和影视目前为止对我的感受是,更像是相看两不厌、相爱容易相处难的关系。

 

首先谈到资本,在众多投资电影的资本当中,我们把资本分了三类,首先,是非常成功的非文化的民营企业布局文化影视整体的产业链,也是非常成功的转型,像万达、BAT为代表。第二类,我们专业的金融机构,从专业的影视基金到明星机构,到VC、PE,再到各类信托,都是属于第二类金融基金的基金。第三类,散户游资,早年从矿业、股市、房地产释放出来的热钱,现在也是充斥着整个影视文化行业,这类资本赌性相对比较强。乍一看这三类资本天差地别,有很大的区别,实际上巨头最初进入影视行业也是从零开始,一步一步开始进行布局的,其实第三类资本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当然第三类,如果他们是比较有打法、做得好,非常有战略,一步一步展开的,他们就会走到第一类。

 

第一类做的比较好的模范企业里,根据资本的基因属性又可以把他们分成两类,一类是以万达为代表的地产基因属性的资本,还有一类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基因的资本。互联网基因大家都知道,未来一定会走向网络大电影的蓝海,因为这是互联网资金的基本属性所决定的,我们要思考的是以万达为代表的地产属性的私募基金,给我们的启发,我们应该如何去布局。说到资本,大部分的私募基金和信托至少有一半是在地产基因属性上发展起来的,因为过往这些年地产和资本市场基本是两个主战场,影视现在成为大家在地产和资本市场之外又一个非常统一的方向。

 

既然见证了万达的成功转型,结合自身的投资经验,资本可以做的有哪些方向,我们需要思考。第一方面,资本的作用是定位和定价的作用,把劳动力转化为商品,这是资本可以做的。最初做影视投资的时候都知道,有各种各样的困难,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首先会想到要搭建专业的影视团队,要尽可能的找到更多好的片源、好的投资项目,其实都是局限于价格投资的在存量市场做法。在投资遇到问题的时候,无论做影视投资还是其他投资,我们回到最本质的方向去思考,资本可以做什么?资本最擅长做的是什么?学院教授们会说,货币转化为资本的条件是劳动力成为商品。其实没有一种劳动力的定价不是依靠外来力量、不是依靠资本来定价的,把抽象的劳动力量化定价和交换这是资本可以做也是应该做的事情。就像现在比较成熟的好莱坞,从剧本到拍摄、到宣发、到担保每一个环节劳动力的定价都是非常清楚的,每个阶段都有非常规范的行业的共识,所以每个阶段的劳动力都成为标价商品以后就可以把每个阶段的风险压缩到最小,把每个阶段的不确定因素控制到最小。

 

回过头来说,每个企业家都有一个地产梦,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导演梦,前者成为地产行业优化的动力,而后者则成为了影视行业的恶梦,为什么?其实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定位清楚、分工也不清楚。其实资本在投资影视的时候感受到最大的压力,就是我们一直没有做好定位。拿地产来举例子,有钱买了地,都知道要交给专业的待建机构才能创造更高的土地溢价,收了楼也不会自己去做运营,会找专业的资产管理团队去做运营,重新改造、定位、招租,整体能够提升物业的价值,这是在地产商的做法。

 

到了影视的时候,因为影视的普遍性,每个人都觉得有机会去做李安、去做张艺谋,开始提了很多跨界的要求,恰好资本又是有很强的权力属性,所以影视行业对资本是又爱又恨,其实资本最初进入地产行业的时候也是有过自以为是的阶段,经受了血淋淋的教育。资本和创投的关系一定要找到合理的限定,这个限定就是以产品本身的质量为前提,各自定好位,做擅长的事情,挣该挣的钱。这个定位不仅仅是对资本,对影视制作公司也是如此。想拿到大IP的基础资产,天价没有关系,资本愿意出钱,买下最好的IP,但是开发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就是各个阶段的影视专业制作公司的服务价值,既然是服务价值就应该安安心心的去赚管理费,而不是想着风险转移给资本以后还可以赚取大头。资本要赚的是剔除这些劳动成本之外的最终收益,这才是资本可以做的事情。

 

第二类思考的方向,就是整合资源,转移风险。资本其实最擅长的就是做资源整合,从而转移风险。转移风险也好、分散风险也好,其实并不是消除风险的意思,是把能够承受不同的风险能力的资金匹配到在影视开发的过程当中、不同的风险环节中,这是资本可以做的,也是资本擅长做的事情,只有通过多板块产业链的布局才能分散风险,完成生态圈的布局,完成产业链的优化。影视投资未来做得好的,一定是有产业链布局的远见布局能力的多元化产业集团。我们现在也在做产业链的布局,有单片投资,有影视制作片库的投资,也有电视制作的公司,也有影视制作公司的投资,也有大IP的VC、PE天使的投资,只有单独的投资方向或者一种产品,未来只能成为产业链上最高危的部分。

 

创新、创造增量价值

 

其实在投资的时候经常会说,不想去做逐小利的价格投资,去做存量市场的增强资源,要做利益最大化,要去创造新的市场,做价值投资。创造价值这点只有通过金融的创新能力能够完成,增强单片投资存量市场的热潮在未来很快就会过去,因为资本是最聪明的。资本的本质是逐利的,单片模式显然风险高还不一定能够赚到钱,这种模式一定会被资本抛弃。金融的根本优势在于创新,第一类创新,在投资机制上的创新,举几个例子,好莱坞完片保险机制已经非常成熟了,但是在国内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也可能因为信息不对称、监管不到位等等,好莱坞院线的共同投资决策,这个可以提前锁定风险和收益。

 

另外产品类别上,在投资产品上的创新,首先产品类别和产品方向上,像现在逐步进入投资者视野的衍生品行业,可能会成为未来的资本在影史上的一个布局的新方向。美国电影赢利的份额票房大概占到30%,后电影产品展到70%,但是国内是反过来的,中国的票房占了90%,后电影产品却占了10%,所以票房收入独大的国内市场制片公司之外围绕IP电影上下游的市场开发大有可为,资本可以从这些方面入手考虑。一些非常细分领域新的作坊类的公司,比如像电影预告片公司、电影插曲公司、动画项目公司,也是未来会关注的方向。在基金产品结构上,资本非常擅长的,结构化的设计,做了三层,优先、夹层、次级,做了不同的匹配,资本非常擅长,资本性质上、时间上进行错配,来完成整个结构的设计。

 

另外,最后想跟大家说说投资工具的创新。什么是投资工具,像二级市场里的量化对冲,大家都惯用的模型。其实在1990年到2000年之间,美国的电影市场当时国内外都是爆发式的增长,华尔街非常多的资本都涌入到了影视投资行业里,但是华尔街的脑袋很聪明,他们用概率和统计理论的方法做了一个模型,叫“蒙特卡洛模拟分析法”,经过这个测算投资影片在20—25部的时候投资收益的整体波动性是最小的。04年又构建了新的模型,基于影片的导演卡斯、发行等等多重因素来预测电影市场的成功机率,第一期基金发行了6亿美金,每部利润达到了760万美金,内部收益率达到了13%。

说到乾立的创新目前为止没有很特殊的创新,但是我们也基于自己的投资理论和自己的投资逻辑,也建立了乾立基金影视投资数据库,帮助我们寻找好的投资项目,作为一家正在快速转型的基金,乾立还在路上,不是影视投资行业的领头羊,但是我们依据自己的基因、投资逻辑和思路,也在进一步的学习。

关键词:文化   跨界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7年第10期
2017年第10期
任何行业繁荣到全民参与的时候,就预示着行业到顶,就面临着整合…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9期
从2006年开始,10年的时光里,麦子金服砥砺前行。本着“让更多人…
2017年第8期
2017年第8期
2017年7月26-27日,融资中国2017股权投资产业峰会在北京四季酒…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丙2号三元桥天元港中心B座1902室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