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造车新势力:一场“势”“利”的冒险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吾人   时间:2021-01-25 11:40  字号选择:

他们显然是一批聪明人。得益于环保政策,以及新能源趋势,蔚来、理想、小鹏应运而生。造车新势力迎合了国家转型升级的某些市场的,经济的、政策的意向,并得到资本的助推。在黑天鹅突发内外形势千变万化的市场中,如何站稳脚跟,从“忽悠”到“靠谱”,是造车新势力需要面对的真正问题。需要造车新势力从互联网思维到实业思维的过渡,这才是中国新能源车的未来。

1.png


中国在电动车上实现弯道超车。


来自瑞银的一份研究报告揭开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倏忽崛起的秘密。


曾几何时,中国新能源汽车被大家认为还是处于襁褓中的幼儿,政策的呵护显而易见。大众对于他们的成长淡漠且不关心。直到造车新势力的出现——蔚来、理想、小鹏,在过去的几年间给媒体供应了不少的资讯,被调侃,被解构,被嘲讽。但是忽然之间,歪头斜脸的半大小子长大了,五官堂堂,眉宇生风。


除了接踵上市,现在的新势力车企依然被资本市场持续看好。


数据显示,蔚来汽车今年以来股价涨幅已接近十倍,市值已经超过宝马、通用等传统汽车巨头,仅位列特斯拉、丰田、大众之后,成为国内市值最高的车企,成为全球第六大车企。


而分别在2020年7月和8月登陆美股的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在短短数月内,也都创造了近200%的累计涨幅。自2020年11月份以来,小鹏汽车股价累计上涨了超过260%,在11月23日晚市值超越了百度,理想汽车股价累计上涨了超过110%,第一款车理想ONE的销量就取得了超出外界预期的成功,公司账上躺着超200亿现金。蔚来汽车股价累计上涨了超过70%。


中国造车新势力光芒太过耀眼,正在引发全球瞩目。


根据瑞银最新报告,中国企业生产全球72%的太阳能组件、69%的锂电池和45%的风力涡轮机。与全球10%的燃油车相比,占比30%-40%的电动汽车可能成为电动汽车革命的颠覆性力量。中国电动汽车在续航里程(自2018年到2020年增加了75%)、动力传动系统效率(80%+的电池对车轮效率)、电池能量密度(180kW/kg+)、成本(同比降低约10%)甚至智能化方面的竞争力不断增强。


这是产业政策、高效供应链、尖端技术和科技巨头共振的结果。


产业政策方面不必多说,高效供应链则来自这个行业的整体发展。


在中国,至少有15家汽车生产商月销量至少为1000辆,包括现有汽车制造商比亚迪、北汽、广汽、吉利、上汽、奇瑞、长安、长城、江淮、大众等和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威马、理想。


同时下游的多个场景应用竞争加大,使得各个厂家都在单点突围:例如,比亚迪发明了一种细长的“刀片式”电池形式。吉利最近发布了名为SEA的纯电动模块化架构平台。长城汽车公司推出了其智能平台“咖啡”,专注于驾驶舱、智能和新的电气电子架构。


造车新势力为什么会异军突起?得益于造车新势力的互联网基因和互联网巨头在电动汽车行业的投入和研发。


2016年,阿里巴巴开发了中国第一款车内操作系统阿里OS。2018年,百度和腾讯分别推出了各自的操作系统DuerOS和TAI。华为在2019年开发了鸿蒙OS。中国科技巨头倾向于与汽车生产商建立合资企业,开发独立的车载操作系统。这种模式的典型优势包括:技术巨头能够更接近生产商,因此可以定制车载操作系统以满足汽车生产商的需求;分担研发成本。


各种优势造就了新能源汽车的井喷。这种优势的一个典型的注脚是:上海生产的特斯拉Model3车型首次出口到欧洲,就是中国成本优势的证明。


而在此前的2019年夏天,造车新势力的境况怎是一个惨字了得。2019年上半年,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见了100多家机构,还是没有为公司拿到融资。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也在2019年就没好过过,整年为钱发愁在生死线上挣扎。在那个夏天,李斌押进了全部的家底,焦灼的夏天,蔚来ES8却出现了4起自燃事故;2019年7月老用户维权让何小鹏彻夜难眠。


生产汽车堪称现代制造业的巅峰级工程,除了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积累以外,最重要的还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少则上百亿,多则几百亿上千亿。即便像李斌、何小鹏和李想这样的人,也无法支撑起一家造车公司所需要的资金,这时候资本就成了他们绕不过去的槛。


“我简直是被机枪轮番扫射,感觉自己一无是处,我觉得有些撑不下去了,说不定全都完了。”一切都向着崩溃边缘走去,曾经马斯克形容自己是一边吞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那段时间,马斯克经常半夜做噩梦并尖叫着惊醒。最终,NASA给了马斯克另一家公司Space X一笔16亿美元的订单,才帮他挺过了危机。


如果说,造车新势力有远见,那么是资本给了他们看远的望远镜。


资本相助,到三家新势力造车企业上市,背后站立的投资机构数都数不过来。


马斯克说过:“不是因为这些事可以成功,而仅仅是因为我想去做,那是我对于世界未来的主张。”造车新势力或许没有那么大的愿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全球汽车行业正处在一个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下。在传统燃油车向智能电动车转换赛道的过程中,这三家中国新造车企业在一些方面已经取得了领先。


他们对于商业创新的渴望是显而易见的,这何尝不是一种境界?


话说回来,造车新势力现在远远说不上成功,在高企的股价和聚光灯的照耀下,只会越来越难。


事故频发,这简直就是新能源车的死穴,每次自燃事故之后伴随的都是股价的大跌。根据理想汽车统计,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一共97起,其中有10起发生了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球头脱出率超过10%。大蔚来汽车,2019年至今因系统升级卡死、车门无法打开、汽车行驶过程之中突然丧失动力等问题,上市没多久的蔚来汽车被迫进行了召回。小鹏汽车2020年8月在准备上市期间,小鹏G3在广州发生冒烟起火事故。大概率是由于电池一直以来,新造车势力最根本的问题和最大的挑战是难以量产。


除了汽车的质量问题频发,造车新势力还有一个巨大的“交车难”问题亟待解决。蔚来、理想、小鹏这三家的交车数量,还是很多中大型传统车企单一车型的零头。到了2020年下半年这种情况得到改善,但是依然很严峻。特斯拉已经具备了每年生产并交付50万辆新车的能力,大概每月4万的交付,而蔚来10月月度交付数首次突破5000台,共交付5055台,11月共交付新车5291台。小鹏汽车十月总交付量达到3040台,11月总交付量达到4224台理想ONE十月交付量达3692台。威马十月共交付3003辆,而比亚迪十月新能源销量23217辆。


而2020年1月至11月底期间,特斯拉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上获得了12%的市场份额,仅次于本土汽车制造商比亚迪和上汽集团。从市场占有率上来说,三家新势力造车每月几千的交付实在可怜。


同时,代工模式的隐患开始显露:蔚来的第一款车,与江淮合作代工生产。蔚来原本上市后,计划在上海嘉定自建工厂。由于上市后的巨亏,导致自建工厂的计划付诸东流。随后,蔚来与广汽合作开发新能源汽车品牌,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广汽的代工角色,但广汽成为蔚来的备选代工厂是大概率事件,而其他几家造车新势力厂商的经历跟蔚来相同。长江产业基金副总经理陈健对融中财经表示,工厂上的短板带来的问题很明显,消费者对这些品牌造车及代工厂的制造能力尚且缺乏信任感,质疑其难以掌握供应链和制造的全部流程。产业链拉长,适配性成了大问题。


现在普遍的问题是质量、产出和服务,以及一直被诟病的续航问题。续航不足,自驾游就别想了。还有,路况和温度对新能源车的要求太高,温度一低,电池基本就废了,还有让人防不胜防的安全问题。


IHS Markit预计,2024年全球汽车总销量大约为9230万辆,其中电动汽车占比将占10.2%。那么,在大环境和大政策的利好之下,并不是每一家企业都有足够的底气和实力笑到最后。


而据中汽协的数据显示,当前新能源汽车仅占中国乘用车市场5%左右的市场份额。面对这一状况,很多人开始存疑和警惕。经纬创投张颖甚至专门发布了题为《电动车暴涨之后,如何做估值的朋友》的文章,告诉大家需要对大环境保持警惕,因为“结束繁荣的,可能就是繁荣本身”。


在利用新科技和新商业模式带来变革、引发资本狂欢的同时,如何打造出足够安全、可靠、接受度高的产品,才是重中之重。


当然,新能源是大势所趋,以后的车联网和智能驾驶能更好地在新能源车上实现。但是就现在来看存在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在黑天鹅突发内外形势千变万化的市场中,如何站稳脚跟,从“忽悠”到“靠谱”,是造车新势力需要面对的真正问题。需要造车新势力从互联网思维到实业思维的过度,这才是中国新能源车的未来。

关键词:TMT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12期
2020年12期
造车新势力:一场“势”“利”的冒险
2020年11期
2020年11期
天堂硅谷:20年坚持的“长期主义”
2020年10期
2020年10期
诺亚控股:创业十五年,尊重常识,敬畏市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