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基石资本“高投资、大回报”背后的投资逻辑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安多   时间:2021-02-03 12:38  字号选择:

通过重仓细分领域的龙头项目,基石资本收获了不菲的回报。基石资本重仓投资豪威科技为其带去了近20亿的浮盈,迈瑞医疗、埃夫特、新产业等项目的回报或浮盈亦在10亿级别。

1612327155623301.jpg


发端于2001年,基石资本即将迈入第二十个年头。过去19年中,基石资本在科技技术、医疗健康、文化娱乐、消费服务等领域,投资了一大批细分行业龙头。早期,基石资本按照人民币基金的传统风格投资了包括山河智能、回天新材等传统制造企业。近几年,基石资本在科技等领域持续加仓,投资了商汤科技、迈瑞医疗、华大智造、埃夫特、柔宇科技、第四范式、云从科技、米未传媒、新产业生物、百果园等一大批具备超大市值潜质的明星企业。截至12月31日,基石资本2020年已有12个项目IPO上市或过会。


通过重仓这些细分领域的龙头项目,基石资本收获了不菲的回报。基石资本重仓投资豪威科技(韦尔股份)为其带去了近20亿的浮盈,迈瑞医疗、埃夫特、新产业等项目的回报或浮盈亦在10亿级别。


在投资端实现丰收之外,从募资端看,基石资本累计资产管理规模已逾500亿元,伴随着规模的扩大,基石资本也得以有更多的子弹,投向更顶级的头部项目,并通过不断的多轮投资、大额出资,实现集中投资,从而收获更高额的回报。


早半步落子聚焦硬科技


基石资本创立于中国投资行业的最初阶段,与其一起出发的不少人民币基金如今早已消失在历史的轨迹中,而留存至今的,很多都走到了行业的前端。长周期所赋予的经验积累,让基石资本不仅拥有更成熟的风险识别体系,也建立了完整的投资框架。


在近20年的投资历程中,基石资本选择行业的逻辑一直很清晰,那就是要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方向相契合。因此,基石资本的核心投资领域一直是科技技术、医疗健康、文化娱乐、消费服务等能实现高成长的行业,而在不同的时间阶段,投资重心也有调整和倾斜。


以科技领域为例,基石资本在早期阶段就曾投资了一批具备科技属性的优质项目,山河智能就是较为典型的一个案例。山河智能成立于1999年,是由中南大学何清华教授创办的国际性智能装备制造企业。2004年时,基石资本团队刚建设完成不久,就对山河智能进行了投资。彼时,投资行业小荷才露尖尖角,尚且没有退出渠道,从业者都在摸索中成长。基石资本合伙人李小红回忆,“山河智能当时主打的就是液压静力压桩机的技术创新,从产业周期考虑,我们认为,工程机械行业空间极大。另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它估值便宜——当时处于政府宏观调控下的工程机械行业受影响较大,加上国内暂无退出渠道,很多投资者都望而却步了,基石资本投资时PE才4倍。但大方向来说,宏观调控是暂时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至少还有5年的高速成长期。”山河智能的营收在2003至2007年间增长了6.72倍,2006年山河智能上市,基石资本在这一案上收获了百倍回报。


image.png


基石资本合伙人李小红


工程机械行业实现百倍回报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在2001年加入WTO后,中国经济融入全球经济大潮,与重工业化相关的行业迎来了飞速发展。基石资本在2004年、2005年投资的山河智能、新希望六和正是契合了这一逻辑;而随着2008年4万亿放水刺激后,传统工业经济在2009年、2010年虽然继续突进,但已然是强弩之末,随之而来的是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使得科技、生物医药、传媒等行业快速崛起,人工智能、基因测序等细分领域的机会不断涌现。


在这一大背景下,基石资本加速了自身的迭代,基于新一轮技术创新周期的开启与对中国资本市场持续改革的信心,基石资本的投资领域进一步向科技领域聚焦。升级调整在战略上提前了半个身位,使得基石资本在投资上能做到“比别人早半步”。


比如,在基石资本投资商汤科技时,后者刚刚成立一年有余。基石资本合伙人杨胜君回忆,“我们从2016年对商汤进行投资时,人工智能的概念刚走入大众视野,AlphaGo刚学会下棋,在一级市场,融资的高峰期还未到来。”


“2015年投资大数据云计算、2016年投资人工智能、2017年布局芯片、长期布局硬科技……我们的逻辑就是高度注重对大方向的把握。”基石资本的大忌就是跟风投资和追逐热点,“我们也不是说特别刻意地去提前布局,而是我们对于技术的理解,对于资本市场以及产业周期的判断,常常更有前瞻性,客观上就形成了比别人提前半步投资的效果,也有利于帮助我们确保安全边际。”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也曾提出,“投资要回到常识,常识不对就不要被炫目的马甲所迷惑,对方大概率不是什么新物种,而是张牙舞爪的妖怪。”


早在科创板还没有影子的时候,基石资本就敢于6.6亿重仓尚未盈利、核准制下很长时间都无法上市的工业机器人企业埃夫特。这是对于中国资本市场一定会持续、深化改革的信心,“虽然我们投资埃夫特时国家还没有提出要开设科创板,但是我们相信,中国资本市场一定会越来越重视科技产业、会允许亏损企业上市,并且持续改革和开放,实行注册制。”张维表示。


这样的硬科技企业,基石资本还投资了很多家,因此,在科创板开闸之后,基石资本的早期布局收获硕果,已有7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或过会,还有大量企业正在或将要申报。


要辨别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风景,就需要通过对企业行为及对资本市场的全面认知,“只有同时具备整体判断和立体思维,才能在长达十年、二十年的投资中持续获取稳定收益”。


重仓科技集中投资


截至目前,基石资本有近4成的资金投向科技领域,时间的积累,让优质项目逐渐成长起来。这一两年,基石资本已有7个项目先后登陆科创板(含已过会),累计投资金额约10亿元。2020年,基石资本重仓投资的新产业和埃夫特,都给基石资本带来了近10亿元的浮盈。2019年被并购的豪威科技,更是有望给基石资本带来近20亿回报。


之所以能收获高额回报,与基石资本“集中投资、重点服务”的打法有直接的关系。其中,最能突出基石资本投资特点的当属埃夫特。


“分散投资带不来高回报。”杨胜君直言。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在《基石资本的22条投资“军规”》中提到,“组合投资、分散投资、趋势投资都是不成立的,这在一二级市场都一样。所以我们不会硬要在一个行业布局。”


分散投资的另一面是集中投资,对确定的项目下重注,“好项目总是稀缺的。”李小红看来,“项目的走访、尽调都是需要成本的,与其投资不确定的项目,不如反复投资那些极为确定的。”


在埃夫特一案上,基石资本重仓了6.6亿元,远高于行业平均单项目投资额。下大手笔的底气,源自基石资本长期在汽车产业链上不断布局所带来的认知优势。在投资埃夫特前,基石资本已在上游原材料、汽车零部件以及汽车后市场进行多番布局,先后投资了回天新材、远东传动、华昌达、索菱股份、泉峰汽车等汽车领域内的项目,也曾帮助华昌达等企业完成多项机器人相关的并购。对产业的了解,是基石敢于重仓项目的前提。


埃夫特创办于2007年,在此后13年的发展中,埃夫特从一家设备制造企业,成长为一家集底层算法、核心零部件、工业机器人整机、系统集成的研发、制造、销售于一体的拥有全产业链技术能力的硬核科技公司,是玛莎拉蒂、法拉利、奔驰等豪华汽车品牌的产线设备供应商。


“在选择项目时,我们极为看重核心技术,在技术上不能有‘黑盒子’。”李小红表示,所谓不能有“黑盒子”就是指企业掌控技术研发全局的能力中,不能存在漏洞和脱节。“技术团队要有制造稳定产品和不断迭代的能力,每一环都不能脱节。对技术的细节要有自己的判断力。”


“另外,从技术到产品之外,创始团队还要有服务客户的经验。”以埃夫特为例,其董事长许礼进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机器人专家,大学毕业就进入了奇瑞汽车,CTO游玮毕业于国内机器人黄埔军校哈工大,并曾经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和佐治亚理工学院学习。


image.png


基石资本合伙人杨胜君


有极具经验的汽车专家,还有资深技术大咖,让埃夫特既懂产业也有技术,同时具备服务客户的经验,完全符合基石资本的标准。2017年,基石资本投资前,埃夫特正处于较大的亏损之中。彼时,科创板尚未开设,企业上市有盈利要求,虽然埃夫特前景并不明朗,但基石资本仍投出6.6亿元、并占据公司19.9%股份。敢于重仓的同时,基石资本在埃夫特海外并购中,也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帮助。通过丰富的产业资源和并购经验,为埃夫特海外并购扩张、技术提升以及实现国产替代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埃夫特登陆科创板,上市发行1.3亿股,募集资金8.3亿元。作为埃夫特最大投资方,基石资本浮盈近10亿元。


重新理解高估值评估安全边际线


近几年,通过重仓头部明星项目,基石资本收获了高额回报,比如对迈瑞医疗的投资实现了3年3倍逾10亿的收益,对豪威科技(韦尔股份)的投资更是收获了3年7倍近20亿元的浮盈。


但在投资优质标的时,也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估值也水涨船高。一般而言,人民币基金考虑到退出和收益的平衡,通常对估值较为谨慎。


杨胜君直言:“不要被高估值吓倒”。基石资本认为,成长性与估值是投资最重要的指标。杨胜君表示,估值的判断有二,其一就是看企业的基本面,即成长性,其二是看估值,即在安全边际内进行投资。两者结合,就是用时间的成长性,来填补高估值的差价。“成长性可以对抗经济与市场的不确定性,而估值决定有无超额收益。”


这一点上,李小红也认同,“头部企业之所以能成为头部,是因为它有战胜其他对手的核心竞争力,观察企业要看他未来的成长性。而断定估值则取决于企业本身的质地,它是否有原创的、平台级的技术和巨大的市场空间。拥有未来的想象力,才能支撑今天的高估值。”


杨胜君举例,“我们投资商汤时,它的估值是11亿美金,按照这一价格计算,PS为70-80倍;2017年,商汤的PS为20倍,已经回落到市场水平。也就是说,这笔投资在第二年就已经有了安全边际;2018年,经过快速成长,PS回落到5倍以内。”


“对于这类项目,需要用成长性来判定估值是否合理。”按照这样的成长速度看,基石资本投资的价格显然“很划算”。


在基石资本19年投资历程中,累计投资了160多个项目,退出70余个,退出成功率约45%,其中IPO/借壳/重组上市40余家,上市公司形成率约60%。


如果说,高退出率是对产业的深挖和判断的结果,那么近年来,数个浮盈10亿的案例,则是基于对估值体系的重构,以及对安全边际和复利的理解。

关键词:PE/VC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12期
2020年12期
造车新势力:一场“势”“利”的冒险
2020年11期
2020年11期
天堂硅谷:20年坚持的“长期主义”
2020年10期
2020年10期
诺亚控股:创业十五年,尊重常识,敬畏市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