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秋林谜案:3年巨亏52亿,消失的高管和“10吨黄金”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茁勇   时间:2021-03-22 15:18  字号选择:

百年老店退市,难道再次验证了“投资不过山海关”?

资本市场没有永远的春天。

 

“我们县的秋林百货比我的年龄都大,现在就像个特大号的杂货铺,都是小商小铺,没有大牌商家,批发市场一样,中老年人爱去,年轻人不爱去了,是个半死不活的状态。”一位把秋林百货比作童年记忆的东北小伙对记者说道。

 

呼号的寒风刮过哈尔滨市南岗区的东直大街,一排排高楼中,秋林公司的灰绿色墙体和银色穹顶依然清新有致,与秋林集团在资本市场上的节节败退形成鲜明的反差。

 

这里曾被称为哈市商业金三角,上演过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远大购物中心、松雷国际商厦三雄争霸。如今,相比其他两家,秋林集团却步履瞒珊,处境维艰。

 

01 百年老店遭退市


近日,已经披星戴帽的秋林集团发布公告,宣布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这标志着哈尔滨这家百年品牌即将被翻涌的资本浪潮抛下。

 

据其公告显示,因公司业绩连续三年亏损,且连续三年财报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ST秋林股票将于3月19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4月30日。随后将在5个交易日内对*ST秋林进行摘牌。

 

秋林集团最新发布的年报中,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8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2.14亿元。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秋林集团2020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年报中,还提示秋林集团存在重大风险,受债务逾期、诉讼及执行案件的影响,公司资产及持有的子公司股权和资产被查封和冻结,且目前涉及的诉讼较多,诉讼结果具有不确定性,如出现不利于公司的生效判决或公司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有可能影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

 

同时,经查询最高人民法院失信执行人信息查询平台,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

 

年报披露后不久,秋林集团收到上交所监管函。上交所指出,秋林集团存在债务逾期、涉及多项诉讼、被认定为失信执行人、公司资产以及子公司股权和资产被查封冻结等重大风险事项,应充分揭示存在的风险,提醒投资者理性投资;同时,应采取切实措施,保护公司及投资者利益。此外,公司应尽快聘请主办券商,做好公司股票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的具体安排和信息披露工作,确保公司股票在摘牌之日起 45个交易日内可以挂牌转让,保护投资者股份转让权利。

 

自1996年上市,秋林集团在资本江湖摸爬滚打已有25年。这25年来,秋林集团几经易主,披星戴帽更是常态。

 

2018年,秋林集团亏损额为41.3亿元。2019年为5.3亿元。连续三年,秋林集团亏损额达到52.4亿元。

 

停牌前,秋林集团的股价一直徘徊在1.2元/股左右,总市值仅有7.35亿元,相比2011年走出16.07元/股的高价,股价跌幅近93%,市值蒸发92亿左右。截止2021年1月31日,秋林集团还有3.06万小股东深陷其中。

 

02 黄金大劫案迷雾重重


从哈尔滨人口皆知的百年老店到债务逾期、诉讼缠身、勒令退市的艰难处境,秋林集团的转折点发生在2019年——巨额亏损的年报、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秋林集团的危机在短短几个月内迅速发酵。

 

2019年2月,秋林集团接到天津市公安局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冻结股东天津嘉颐实业有限公司、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黑龙江奔马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股权。

 

当时,嘉颐实业持有秋林集团37.59%股权,奔马投资持有10.36%股权,颐和黄金持有3.67%股权。而颐和黄金同时是奔马投资和嘉颐实业的控股股东,因此,颐和黄金是秋林集团名副其实的控股股东。

 

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的同时,秋林集团表示,与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失去联系,一时间舆论哗然。

 

失联的高管还没找到,在随后发布的内控审计报告中显示提出,2018年公司成立的黄金事业部应收账款回款可能性和存管出现重大风险,计提36.94亿元的坏账损失。按当时金价计算,相当于10吨黄金。

 

该事业部正是由董事长直接管理,据了解,李亚、李建新超过董事会授权,参与了公司经营、合同签发、存货收发、款项收回等职责。当年秋林集团亏损额达到41.4亿元。

 

之后,秋林集团黄金事业部下辖各公司经营处于基本停滞状态,大部分管理人员离职。

 

直至目前,李亚和李建新的去向仍然成谜,价值近10吨黄金的货款不明踪迹。

 

在报告中还有一点非常奇怪,秋林集团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18 秋林 01”募集资金3亿元。3亿元募集资金最终流向秋林集团在华夏银行天津分行开立的三个普通账户,并用其为天津市隆泰冷暖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开展保理业务提供了质押担保。

 

而秋林集团表示对该事件一无所知,在华夏银行天津分行营业厅当场拨打了“110”。秋林集团和华夏银行开始了多年的诉讼纠纷。

 

据企查查显示,天津市隆泰冷暖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田瑞金。2010年,颐和黄金入主秋林集团时,曾推举田瑞金进入董事会。

 

从此,秋林集团麻烦缠身,上交所10页篇幅列举秋林集团相关责任人五大罪状、业绩巨额亏损引发问询函、深陷十余起案件诉讼、债券违约……


03 失控的内部管理


动辄数亿资金的流转、价值不菲的货物去向不明,集团内部却对此无所警觉甚至一无所知,显然,秋林集团内部的监管已然无法及时发挥有效作用。

 

秋林集团的小股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秋林集团食品、饮料的品牌经营没有出现大问题,陷入如今的境地,更多是管理、内控层面的漏洞。”

 

外界一度对秋林集团的实控人到底是谁议论纷纷,秋林集团多次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平贵杰。

 

但面对秋林集团的囧境,平贵杰本人却并不认为自己应付责任。他曾公开回复公众:嘉颐实业、奔马投资、颐和黄金三家公司从成立起至今,他本人从未控制过三家公司的公章、证照、印鉴;他虽然参与了颐和黄金的筹备、组建,但仅仅于2011年至2014年期间实际经营、管理过颐和黄金北京分公司,以及于2008年至2016年期间实际经营、管理过颐和黄金下属公司北京和谐天下金银制品有限公司,但未参与过颐和黄金的实际经营、管理,也从未参与过嘉颐实业和奔马投资的实际经营、管理。

 

而说起失联的副董事长李建新,他的故事也不少。李建新早期在天津广播电视局工作,后下海经商,先后经营服装厂、百货大楼、房地产等。1999年,李建新涉足医药行业,创办天津领先控股。2002年,天津领先控股借壳“中讯科技”上市,改名“领先科技”。

 

2011年,李建新成为秋林集团总裁,不过只担任了短短5个月。10月份交棒到平贵杰手中。同年12月,李建新收到来自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内幕信息交易领先科技股票,违法获利37万元,李建新被罚没100余万元。2012年,李建新把领先科技卖给了国储能源掌门人陈义和。

 

直到2016年,李建新重返秋林集团,成为副董事长。那时,平贵杰在担任近7年的董事长后已经卸任,李亚成为董事长一年有余。

 

2016年底,李亚收到上交所监管关注处罚。据通告显示,秋林集团存在未按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通过出纳个人银行账户收取公司货款1.18亿元等诸多违规行为,上交所决定予以董事长李亚、财务总监潘建华、董秘朱宁三人监管关注处罚。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潘建华。潘建华既是秋林集团的财务总监,也是秋林集团副总裁。高管失联事件发生后,潘建华一跃成为代行董事长。进入秋林集团之前,潘建华先后担任黑龙江农垦总局牡丹江管理分局854农场23连教员、会计、粮油总厂财务科长等职务。

 

潘建华上任后第一个动作便召开董事会,对总裁、副总裁进行256万元的薪酬补偿,调整薪资标准为每人4.5万元/月。

 

也就说,这个财务总监出身的总裁在公司发生重大财务问题后不仅没有被问责,还升职加薪了。

 

一个集团内部的财务总监真的不知道集团大笔的资金是如何流转出去的吗?募集资金为何会转入普通账户?资金去向不明又是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在相关监管部门数度的监管处罚下,有问题的高管为何依然能身居高位?这些问题,即便退市后,也需要秋林集团给出数万股东一个答案。

 

04 投资不过山海关?


在媒体圈和投资圈里有句笑谈:“投资不过山海关”。一是不买东北股票;二是不投东北企业。

 

震惊全国的獐子岛扇贝消失谜案、北大荒造假案、昆明机床造假案、辉山乳业财务造假等都发生在东北地区,秋林集团谜案的出现似乎再次印证了人们投资不过山海关的印象。

 

其实,近几年东北地区的营商环境都在改善,只是具体成效如何,还待时间验证。

 

说回到秋林集团,近120年的发展历程中,“国企改制”是其分水岭。

 

1867年,俄国人伊万·雅阔列维奇·秋林靠往返中俄边境销售食盐、药品、肥皂等完成资本积累,创建伊·雅·秋林公司。业务不断壮大后,秋林开设了百货商店、肥皂厂、油漆厂、火柴厂、葡萄酒厂、农机厂等。

 

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1900年,秋林洋行在哈尔滨落地。它是中国东北地区早期经济实力雄厚的外国工商联合企业,也是中国境内第一家百货商行。当时的秋林洋行主要经营高档商品,如英国毛料、法国香水、美国食品等。

 

经过时代的洗礼,这家公司先后由沙俄资本家、英国汇丰银行、日本商人、和前苏联政府经营。1953年10月有偿移交中国,更名为中国国营秋林总公司,后来逐步转手给当地经营。

 

这家哈尔滨乃至全国历史最为悠久的百货公司,曾经被赋予过全国文明经营示范单位、国家质量管理奖、中国商业名牌企业等各种荣誉称号,被称为“中华老字号”,其生产的大列巴、红肠、格瓦斯等美食、饮料闻名全国。

 

它对当地的经济影响深远。用“秋林公司”命名地段沿用至今,围绕秋林公司建设的商圈也被定名为“秋林商圈”。

 

1996年,秋林集团上市,成为当时黑龙江省唯一一家商业上市公司。1998年,哈尔滨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同意秋林公司以哈尔滨秋林股份有限公司为母公司组建哈尔滨秋林集团。同年,“秋林股份”改为“秋林集团”。

 

2003年,东北振兴战略启动,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指出,“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全面提升和优化第二产业”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主要任务。

 

在东北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中央对东北三省出台了一些列倾斜政策,为了获得来之不易的“国企改革成本”,三省都希望抢在规划结束前,彻底甩掉困扰本省多年的国企包袱。随后东北国有大中型企业加快了改革步伐,刮起一股“国企改制大跃进”的风头。直到国务院国资委明确要求地方国企改革不许刮“变卖风”,不许“赶进度”,才转变了国企改制的快速度。

 

当时秋林集团已经连续两年亏损。

 

2003年初,哈尔滨市政府第五次市长办公会上,决定为秋林集团引入温州财团——黑龙江奔马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埋下了秋林集团命运的伏笔。

 

秋林集团进入“国企改制时期”,民营资本入场。

 

2004年中旬,哈尔滨市国有商业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今明两年内,哈市国有商业企业将全部退出国有体制;国有资产退出95%以上,个别企业可保留少量的国有股份;5%-10%的企业在妥善安置好职工的前提下退出市场;4-3万在册职工全部退出国有身份,预计改革成本近9亿元。2004年底,包括秋林公司在内的一批百货企业将全部退出国有体制。

 

2004年哈尔滨市国资委将所持的国家股权以1.14亿元转让给黑龙江奔马集团,引来不少质疑之声。老哈尔滨人痛心疾首,专家认为“以温州模式主导秋林,不仅没有对秋林文脉的继承,更谈不上发扬。如果与长年积累下的文化血脉断然割裂,秋林还有什么样的优势可言?(奔马集团)对秋林老品牌没有深度挖掘,而是按一般商业模式经营,对秋林的历史、品牌没有思考,高中低档同台演出,四面出击四面碰壁。”

 

同年,一篇《秋林老总何其多》的报道斩获第十四届中国新闻奖文字通讯类二等奖,讲述了与其他家只有四五个老总相比,秋林集团却有19个老总级人物,企业经理层严重臃肿。专业的评语是这篇报道精准地找到了国企改制报道的关节点——“国企改制不彻底,用人机制存在人浮于事的弊病”。

 

改制前后,秋林集团的财务状况似乎并没有好转。2003年-2005年,秋林集团扣非净利润分别是-1.53亿元、-0.92亿元、-0.57亿元。

 

秋林集团由国营改为民营之后,就开启了多元化拓展之路。

 

2011年,颐和黄金入主秋林集团。秋林集团在百货业和食品加工业业务板块之余,又多了一个黄金首饰加工产业。2014年,秋林集团再度重金13.5亿元装入深圳金桔莱黄金珠宝有限公司。

 

之后,嘉颐实业成为秋林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平贵杰成为实际控制人,而秋林集团的主营业务也变成了黄金珠宝加工和批发。前述一系列迷雾重重的事件也来源于此。

 

2017年,靠百货起家、并没有高新技术基因的秋林集团试图涉足通用航空、智能制造领域,拟设立10亿元产业投资基金。

 

秋林集团作出这一动作的背景恰是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刚刚发布了《哈尔滨市促进通用航空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

 

黄金业务、航空业务的开拓最终将秋林集团拖向了诉讼深渊。秋林集团、深圳金桔莱因为金融借款纠纷被光大银行起诉,又因担保成为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天津市滨奥航空设备有限公司金融借款纠纷案上的被告。

 

现在的秋林集团面临退市、诉讼、债务逾期等诸多问题,头顶光环的百年老店满目疮痍。

 

秋林集团的结局与东北的营商环境和企业自身的管理问题脱不开关系。企业的健康发展是一个综合因素的作用结果。如果秋林集团改制时引入的是一家更懂秋林品牌文化的投资者,如果相关部门对企业的管理和监督更加严格,如果企业内部对高管更有畅通的监督渠道,秋林集团的结局会不会改写?

 

辽宁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天维曾表示,东北企业被实力强大的资本投资、被产业资本并购,大致会产生两个结果。一是双方经过有机结合之后,竞争力加强,市场扩大,后劲无穷,直至成为享誉世界的大企业。还有一种结果是东北企业被投资、并购之后,被资本裹挟,一味地去强调利益和成本,忽视了其他一些更为重要的责任和义务,原来被寄予厚望的投资、并购也会扭曲、变形。

 

退市之后,秋林集团将会迎来哪种结果,我们拭目以待。

关键词:公司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12期
2020年12期
造车新势力:一场“势”“利”的冒险
2020年11期
2020年11期
天堂硅谷:20年坚持的“长期主义”
2020年10期
2020年10期
诺亚控股:创业十五年,尊重常识,敬畏市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