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东方富海合伙人贾旭:GP,LP构造共赢新生态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7-02-08 14:02  字号选择:

 

我07年进入投资领域一直做GP。第一个话题是我们的角度看LP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从职业GP十年从业者来讲,我第一个感觉LP和LP管理人也不容易,知道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我们心里就舒服多了。很多LP的管理人私下的讨论的时候外延的更多一些,对于LP和LP管理人是两个维度,LP每天舒服的去钓鱼然后过舒服的日子,而中国VC的历程,早期的时候还没有GP,到今天美元支撑的GP越来越大。反过来看LP的管理者06年的时候做了比较市场化的LP的机构在中国市场起来,这两支队伍在中国的起步时间不一样,从GP的角度,我们觉得LP的行业在逐步的成长。既然是成长阶段行业和管理者,过去沟沟坎坎,美元基金的LP在过去50年的沟沟坎坎我们可能都要经历,这个过程中我们是互相沟通、互相理解、互相妥协、艰难前行的关系。

 

心目中理想的LP是什么样的?创业者希望基金:给我钱,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支持我,在我不需要你的时候别来烦我。这是每一个资金方的天然的需求,我会说你说的这个我都能做到,第二我会想想我手上有没有这些东西,第三个你能否关注自己的手,你要抗拒到创业的冲动,把能做到的增值服务做到了就非常难得的本份,这条线经历的过程是很难的。

 

 

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主持人):请四位GP讲一下作为GP应该用哪几个关健词做哪些事才能体现自己的专业性赢得LP的信任和支持?在投资过程中对VC、PE有偏好吗?

    

东方富海合伙人贾旭:首先GP是一个工匠活,要跟被投企业要沟通要去熬,要走到田点地头,这都是工匠活。最后才能下投资决策,期待一个更高的收益,这是GP要回归本质最终的形态。围绕这样的目标,可能最终的在好的激励制度底下希望有比较高的回报,GP的从业人员如果从业时间稍微长一点,会有一个职业风险。回归本质还是要赚钱,这是作为GP终其一生要完善的事,除了赚钱要有特色。我们的医疗基金里面在过去的人民币基金过去10年、15年主要的套路是前5年募集一个大的,在这个里面细分到小种类,但是是用一只基金去投,一只GP的投决会里面可能三五个人,但是这里面一定要聚焦,如果所有的人都投入到医疗健康行业,那这个行业是否还有机会呢?我们可能会考虑一下。

 

璞玉投资合伙人孙达毅:理论来讲没有偏好,因为这里有一个资产组合配制的包里面,有时候这两种都有需求,我也不是全部不投,我可能挑一些比较优质的,这两者都是必要的组成部分。

 

屹唐资本总经理唐雪峰:对我们来讲偏好是天然的,我们最大的股东是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它承载的产业是高度集中的,有几大龙头的产业集群,比如说医疗医药,电子装备等等,因此我关注的行业一定是跟我区的产业高度相关的。我觉得如果是产业资本的话天然对行业有偏好,如果是财务投资者不在乎产业,而是看回报,我们的基金里面比如说什么都在的话,一是感觉难度大,二是它的回报很难预测。在模型里面无法测算它的概率,我们更喜欢垂直的回报好一些。

 

易联资本合伙人卢胜利:我们易联资本一直专注于大数据和大健康。专注这一块也属于易联资本努力做的事情,然后还有一点就是跟LP沟通的时候要真实,我们的数据基本上是真实的,占多少的股份比例都是真实的给到LP审核。

 

易联资本09年成立,做了三只基金投了29个项目,其中退出的有5个,最差的退出的有8%的收益,最好的收益差不多是6倍,还有一块已经上市的有3个,还有一个今年到明年IPO的有6个。我LP沟通的时候要让它看到你的数据,有很多的LP看到我们的数据还是很欢喜的。

 

盘古创富创始合伙人 许萍:从美元出发的大部分的是机构,我们的美元基金LP都是外国的机构,人民币机构基金大部分是私有企业,机构比较少。我们第二期的人民币基金刚刚投完,第三期会多引进一些国外的投资人。刚开始的时候基金是两类:一类投医疗,一类是大范围的IT技术改造产业,统筹叫做消费升级。医疗是特别特殊的,不是学习学习就行的。其他的2B也好2C也好是混在一起的,我们叫做它成长基金。你是做互联网的,我们有很多个人和基金就是互联网出身的,是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他很快就能看得懂。你在那个时候看清的投资理念跟它吻合以后就很容易达成共识。最近新起来的GP,像它投下去的企业,企业上市以后,他们也成为自己基金的LP,这就很容易形成共识和信任度。

 

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主持人):实际上投资的标的和方法很有差异,PE投资的时候发现门槛高,不容易进来,而做VC门槛低,但是做好了不容易。还有一点,做VC的科技投资前面很难进去了相对比较容易,所以不同的基金不同的GP要求的专业技能和专业积累也有很多不同,LP需要仔细分别。我给孟总的问题是你讲的个人投资者也好,或者LP,你怎么看以产业资本为背景的LP具备什么样的特点有什么样的偏好?

 

通江资本总裁孟君:产业的投资人比较多,可能是产业背景非常的明显,它的钱来源于产业集团自己赚,要么是老板自己口袋里面掏出来。他们今天投钱出来做LP,第一考量是你作为基金管理人是否能辅助我的产业走向多大,横向上他可能比你还专业,但是纵向的时候融资、并购的时候他要给我们找一些标的,产业投资人特性是非常明确的,一个是规模大,它能够容忍前期的过失,不一定要求你的利润前期达到几个亿,孵化类的你的技术对我的产业升级是有帮助的我可以投,还有一种方式周期比较长,要么是容忍你三年五年资产化做不了的时候,集团做收购退出,产业资本是比较明确的。

 

产业投资人一般来讲我们和产业资本合作,我们一般采取双GP的方式,我也要求他作为一个管理人进来,一般两类,我给三五千万,我不参与管理,那和一般的投资人就没有什么区别,第二我们希望帮助它的产业链做一些调整,退出也比较可控,因为他本身是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有一定的影响力,他非常的专业,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形成户部,所以我们也要求他们做双GP管理人。

 

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主持人):做PE投资和产业投资是有差别的,PE是通过金融来带动产业的发展,产业投资家考虑的点可能不太一样,一定要把位置摆好,摆好了可能1+1>2的状态。现场有这么多的嘉宾,现在说钱多的溢出来,你们给我一个结论,钱真是很多吗?真的很多吗?作为股权投资的,你们多或者不多理论是什么?

    

屹唐资本总经理唐雪峰:最近十年从现在还是往后算十年,创投行业就跟十年前的房地产行业一样,大家都开始盖房子,迅速出现了大龙头,像天津顺驰,然后一下子就没了。创投也是一样的,几个明显的信号,第一政府引导基金,过去一千万一个亿就行了,现在不喊出几百个亿不好意思说。第二信托做LP,国家也鼓励保险做LP,今年也鼓励银行做LP,几万亿的资产切出一点点来做也是非常大,最终钱一定经过一轮无序的流动最终回归到理性,留下来的还是有自己操守和专业的机构。

 

璞玉投资合伙人孙达毅:唐总讲的总结非常好,我做一个补充。我们在海外募资,募资其中体现出一个特点,就是结构和结构的错配,我们虽然做LP的决策,但是我同时也是一个GP,我目前的观点是合格投资者比较少。说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20几年中国投资总是排名第一第二,超过20%的海外投资都在中国;但是到PE投资领域,中国的就小的多。我们在美国的经验是20%的机构在亚洲可以进行投资,其中可以把中国单独拎出来单独投资的又是20%,这两者又是一个错配。我们的美元投资一般十到二十年,去投一个3到5年的基金我根本不敢去做,这里面错配的需求非常的多。另外分工的事情,海外也拿美国举例,美国的保险公司,开始投PE的时候,基本上是自己的团队,现在1/3的保险公司坚持自己的团队自己投,2/3已经外包给更加专业的机构来投了。因为每个人真正的投一个基金,这个需求很少。

 

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主持人):整个流动资金量大,但是作为可投资的钱有多少?第二政府出资和市场资本之间积极性又有多大的比例?第三不同的行业分配上又有多少?第四对投入资金的阶段上,不同阶段投资的项目GP也有很大的差异,细细想来说多也对说不多也对。

    

东方富海合伙人贾旭:我觉得适龄女青年很多,但是梦中情人很少。宁做榴莲不做香蕉,我们希望把自己的医疗基金做出特色,能够吸引到长期的合作伙伴。我们希望LP是市场化的场景,过程中有一些妥协,为了达到最终的目的。我们不断的试错用这样的方式沟通,我们也欣喜的看到人民币的机构LP在快速的成长起来。

  

易联资本合伙人卢胜利:前两年感觉钱还是多的,毕竟市场没有那么好的项目。但是经历了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近一段时间感觉手头的钱有点少,我们现在所投的项目基本上是稳健性的,只要你了解我们,看了我们所投的项目业务基本上都会投我们。

    

通江资本总裁孟君:我觉得市场的钱还是多的,我们很多是产业投资,机构性的基金和产业为主。现在货币总量一直增加,市场流动的钱一定是多的,前面两位嘉宾讲的很好你的产品是否能适应市场,能适应市场钱一定是多的,否则钱肯定难募,还是专注做好我们自己,钱还是很多的。

许萍:这是一个产业链,母基金也好,最终的LP,还是我们最终接触项目的GP也好,不管哪个阶段,你一贯的追求自己的产业价值和价值投资,那么你的资金是一定够的,不能说多也不能说少,但一定是够的,一定是一个稳定的持续状态。

 

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主持人): 2017年预测一下,第一LP会加大资金的投入?第二基金会增加对项目的投入,第三整个项目的退出会有新的增加吗?

    

东方富海合伙人贾旭:这个顺序一定是加大力度的,供需双方一定把资产配制的工作做起来。以医疗为例,我认为医疗主要的退出方式是并购,上市公司的并购欲望是很强的,其他的领域我不说了。

    

易联资本合伙人卢胜利:我觉得第一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都是增加,第二个问题针对目前来讲市场上包括一些引导基金,或者说是GP或者对LP的关注,整体也会密集的合作。

    

通江资本总裁孟君:我认为这三个问题都是增加的,因为货币增量增加了,财富总量增加了,无论是LP对基金的投入,基金对LP的投入,我觉得会增加的不止一点点。

    

璞玉投资合伙人孙达毅:LP投入金额一定会增加,但是洗牌也会增加。第二我认为现在是洗牌阶段,基金它根本没有更多的信心投资更多的项目,第三GP应该花大量的精力帮助企业退出套现,第三个会增加。

    

屹唐资本总经理唐雪峰:第一个问题LP可用来投资的钱大幅度的增长,但是GP能拿走的钱只占供给里面很小一部分。第二块的问题GP拿钱完全要分类的,至少我看到一些机构完全是超募,好机构拿钱的能力越来越强也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两极分化这件事情一定是存在的。最后就是GP投向的热情肯定有,但是目前来看,合伙人这种狂热在下降。退这个事要看证监会,是否有加码的政策,不管里IPO退出还是并购退出,政策都是重要的影响因素,这不是我们能预测,我当然愿意GP投的项目越快退出越好。

 

盘古创富创始合伙人许萍:你的出口和进口要有一定的速度,要不然就会人为堵车。另外大家理智以后都关注产业的兴起,比如大数据区块链,大家都等待有没有吸引这么多的资金吸金的地方。我经历了无数次的金融风暴,我们自身的观点,往往是在经济下滑期会加紧速度,尽管这样,下一轮能否拿到我们还是充满了紧张感。我们2016年相反是最佳投资多一些,今年是加大投资,我们第八年是我们自己的IPO元年,今年我们A股和美元基金都将有真正开始上市的,因为我们都是很早期进去的。老投资人有了回收以后对我们加大了投资,把业绩给新的投资人去IPO。两方面来说对我们资金都是加大的。

 

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主持人):这都是投资家们真实的智慧,2016年我们的投资和我们的退出以及海外的募资都是高潮,所以2016年是过了非常欢喜的一年,2017年也会非常好,而且是在结构性的优化情况下希望它更加好起来。上午听了姚峰会长讲的上市公司的情况,现在听了你们各位的发言我充满信心。但是我们要牢记一点:我们的产业投资我们的金融投资,我们所有的金融职能和功能一定是扭回脱虚向实的路,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代表了中国中华民族未来世界的地位和我们的命运,所以我们的投资人不仅仅是有为LP赚钱的职能,为百姓谋福利职能,还有强国富民的义务。

关键词:GP   LP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9期
从2006年开始,10年的时光里,麦子金服砥砺前行。本着“让更多人…
2017年第8期
2017年第8期
2017年7月26-27日,融资中国2017股权投资产业峰会在北京四季酒…
2017年第7期
2017年第7期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讲话的方式,每家投资机构也都有自己的投资兵法…

机构专栏

  • 红杉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丙2号三元桥天元港中心B座1902室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