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WeWork再融五亿美金、获软银弘毅淡马锡力挺,共享办公迎来巨头清场?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8-07-27 10:07  字号选择:

7月26日,WeWork中国区宣布单独获得软银愿景基金、弘毅投资、淡马锡、挚信资本等B轮融资5亿美元、估值较去年A轮融资翻了近五倍,而根据此前经济学人报道,WeWork新一轮全球融资也已接近完成、估值预计超过350亿美元,即将正式晋身全球科技独角兽前三行列。顶着Uber、谷歌等众多互联网巨头败走中国的宿命,WeWork似乎正在完成唯一的逆袭:进入中国市场两年,年复合增长率超300%,扩张速度、运营质量、利润水平、品牌影响力均领先行业,成为极少数凭借中国市场前景撑起全球估值的科技独角兽。而裸心社、无界、洪泰等对手的纷纷出局,是否预示着中国共享办公市场正走向清场时刻?

 

5.png


WeWork的中国寻梦记:一场事先注定的败局?


2016年9月13日凌晨,当WeWork创始人Adam Neumann风尘仆仆走出上海虹桥机场,前往进入中国的第一站——位于上海延平路的Wework空间时,他也许并不了解将在中国市场遇到怎样的激烈竞争。


作为全球众创空间模式的开创者、共享经济三巨头之一,WeWork进入中国最晚、且看起来是模式最简单的一个:向房东租赁房产,将其改造成共享办公空间,并以较高的价格按月租给公司和个人。这种“二房东”模式看起来并不高深,以至于它在中国的模仿者比美国还多:出身万科、在地产行业人脉深厚的毛大庆,在红杉、真格加持下,此时已在内地15个城市拥有超过50个办公空间,会员超过1万人;2015年初面世的SOHO 3Q,是有一个脱胎地产的共享办公企业,在潘石屹治下已在北京和上海的核心地段投入使用17个3Q中心、一万多个座位;还有各具特色和优势的裸心社、氪空间、科技寺等。

 

2.jpg


“做你热爱的事”,尽管Adam突然出现在位于上海延平路的WeWork,这位前以色列海军用宽大有力的手掌和会员们握手致意时,会员们的热情被瞬间点燃,但在众多记者和专家看来,这仍然是一次充满了质疑的开场——尤其是WeWork延续了美式高端租赁与价格模式、平均工位月租超过3000元人民币(高出中国对手三分之一),为人宽厚的毛大庆没有评论,而裸心社创始人高天成则直接对媒体发表质疑: WeWork高价模式令它的发展“完全不可持续”,在中国众多联合办公空间先后关闭后,单单靠迎合创业公司的需求已不足以打造一项持续健康的业务。


收购裸心社:外企版的滴滴合并快的


一年半之后,高天成却成为这场共享办公大战的首个出局者——WeWork中国25亿元人民币并购裸心社。尽管再度现身上海的Adam三缄其口、极力低调:“WeWork和裸心社有相似的文化和发展历史,因此我并不想说是我们把裸心社收购了,而是两家公司走到了一起。”但却无法掩盖这一并购对全行业的巨大震动效应:裸心社作为亚洲范围WeWork的重要竞争对手之一、在中国拥有20个办公空间1万名会员、市场占有率长期排名前五,而WeWork本身综合实力领先全行业,拿下裸心社可以使WeWork的中国市场规模瞬间扩大两倍,在市场和品牌等多方面超过了主要对手优客工场和氪空间。行业老大并购行业前五,除了两个合并主体都是外企之外,其他方面都像极了四年的滴滴合并快的。“收购的灵感来自于我的好朋友程维,滴滴与快的联合发展给了我很大启示。”Adam的解释更让人浮想联翩。


但这些还远远不能解释,WeWork为何能够走出一条与师兄Uber们截然不同的上升曲线?更深层的原因,源自Adam的一个基本判断:对庞大而陌生的中国市场充满敬畏,以及背后中国伙伴的深度支持。

 

6.jpg


如何打破宿命?真正本地化

 

中国市场的神奇之处在于,它似乎具有一种现实扭曲力场,会让一切漂洋过海而来的商业模式瞬间变形,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在国外运作良好的商业模式,在中国遭遇了滑铁卢。


“我们有两个选择,自己着手实施本土化战略,或者求教真正的中国专家该怎么做。”而逐步实施本土化战略正是Uber和Airbnb们的选择,找一位了解中国用户需求的人,逐渐与政府监管者和行业领导者建立联系,甚至取一个好听的中文名字,再用三至五年的时间慢慢被中国对手超越。Adam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我们从纽约来,我们并不了解中国市场、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也没有时间了解与磨合,所以我们必须倾听并且寻求中国最好的投资人来帮助我们了解我们的业务是不是可以、以及如何迅速在中国市场扎根。” 事实上,历史经验已经证明,如果不能在1-2年内压制住中国学生,那么就将永远失去机会。


1.png


Adam选择最具效率的方式拉中国合作伙伴入局——投资。在WeWork星光熠熠的投资者构成中,包括哈佛管理公司、摩根大通、高盛、富达投资、淡马锡等顶级机构,以及像Benchmark这样的老牌风投,但最值得关注的无疑是软银的孙正义和弘毅的赵令欢,一个是最懂中国的外国投资人,一个是最懂世界的中国投资人。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特点,作为关注成熟期企业的大型并购投资人,敢于对经过市场验证的新技术、新模式下重注,算上滴滴、uber、印度Ola,东南亚Grab等共享平台,软银在共享经济赛道的投资总额高达百亿美元,而弘毅三次投注WeWork的近10亿美元,也几乎相当于当年其他中国投资人投向共享经济的总和。


除了资金支持,两年来WeWork搭建本地化架构,引进联想控股、锦江、绿地、泛海等中国资本,收购国内主要竞争对手裸心社,背后都有弘毅投资的运筹帷幄。尤其是赵令欢力主设立中国WeWork,独立融资、独立运营、独立决策,并亲自担任董事局主席,“我做董事长的主要任务,就是要使上海不听纽约的,为中国市场作出最佳决策。”而这一外企本地化的创举也被孙正义直接复制到了日本WeWork。

 

3.jpg

4.jpg


谁来清场?


随着洪泰空间、无界空间、裸心社等重要玩家的相继出局,中国的共享办公市场或将走入决胜时刻。“对于头部竞争者来说,未来要比拼的是核心竞争力、资金和规模。”艾瑞咨询行业专家表示。WeWork的主要对手刚刚完成了一轮军备竞赛:氪空间完成的6亿元人民币的融资,被称为是国内联合办公行业最大单笔融资记录;优客工场也完成了数亿元C+轮融资,在全球35 座城市布局160个联合办公空间。而手握软银提供的40亿美元现金,除了弹药充足,相比于众创空间型的中国对手,WeWork还拥有服务大企业客户的核心竞争力:利用其全球网络、数据技术、设计文化提升办公效率、节约成本,服务拥有跨国实力的大企业客户。“目前世界500强中有22%已经成为WeWork会员,不仅有微软、亚马逊、汇丰、通用、戴尔、黑石等国际领先企业,也有阿里巴巴、滴滴、腾讯等中国企业, WeWork可以帮助他们打造面向全球的文化和办公网络,甚至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空间媒介,这种服务对于中国国内的企业和要出海的企业,以及在中国的外企,都非常具有吸引力。”Adam 表示。自2016年7月进入中国至今,WeWork在中国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300%,入住率、业务拓展速度、大企业会员业务以及新开办公地点入住率等多项数据都刷新了全球市场纪录,而随着中国企业国际化和更多参与国际竞争,未来中国将很有可能成为WeWork的全球第一大市场。目前WeWork全球的283个办公空间中,美国有154个、纽约一座城市就有49个。已经拥有37个空间的中国市场?故事才刚刚开始。


关键词:共享办公   弘毅   软银   融资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5期
2018年05期
《资管新规》终结刚兑时代。大幕开启,PE、VC、GP、LP、FOF,各…
2018年04期
2018年04期
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出现,最开始的时候,只是被一 部分人所理解,…
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2期
经过 20 多年的发展,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在各细分行业以及投…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