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产业  > 大文化
周航离开易到?他曾说我的愿望很美好
编辑:     转自:融资中国    2017-03-15 15:07:40        

2016年8月,《我有嘉宾》曾采访易到创始人周航,彼时,乐视早已控股易到,而那时候周航被谈及易到一年后会怎么样时,他回答说:我不知道。

2017年3月13日,据新浪科技报道,易到用车存在资金链运作困难、司机提现难以及用户叫车难、叫车贵等问题,一时间质疑不断。而今日,易道用车相关人士否认了这些消息,并且回应:“对于不属实的新闻,易到将采取法律效力捍卫自己的权利。目前易到经营状况非常良好,融资也在顺利推动中,近期也将启动上市计划。”

《我有嘉宾》第一时间向易到相关人士询问,得到的消息是周航已经几个月没有出现在公司,疑似已经离开。

 

图为《我有嘉宾》吴婷采访周航

 

不得已而为之

对于周航的离开,似乎早已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早在2016年02月25日,乐视宣布对易到用车进行人事调整,原乐视控股CMO彭钢赴任易到用车总裁时,周航对易到的使命或许就已经结束。

当时的周航曾对《我有嘉宾》表示了他的心情:“乐视最终还是像一个白衣骑士一样冲到面前,以并购的方式投资了易到。这个时候心情很复杂,一方面觉得这个公司终于被救了下来,另外一方面,作为创始人,签字那一刻、交割那一刻,你也知道这个公司从此不是你的了,但是你又还需要继续为它的前途和命运所担心,你还要守护着它,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

这种复杂的心情是作为一个创始人的不舍。

8月1日下午,滴滴收购Uber中国一事尘埃落定。喧闹了持久的滴滴与Uber终于停止了战争,而这一宣告的终结也预示着滴滴的胜利,不少人担心滴滴形成的局面会带来新的市场垄断。

而之后,不出所料,滴滴官方和易到均对外发表声明,对各自的政策和态度作了详细阐述。尽管如此,这也预示着易到就此迎来了新的机遇,竞争格局中“被第二”了。

网约车合法化新政策出台后,作为出行领域直接能够受到影响的易到,周航曾说,这份政策如果早来两年,那此刻必然是易到的天下。而那时候的两年前,这个市场有第一次分析报告的时候,易到市场占有率还在80%以上。

 

乐视之下的易到

自从乐视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后,易到的命运也伴随着乐视的资金链问题而几经多舛,尽管现今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以168亿元资金战略入股了乐视,但谁又能得知这笔钱是否会投入到易到?

对于易到资金存在的问题,新浪科技也曾报道,易到原本规定每个工作日的10:00-15:00时段内,易到司机可正常提现,车费会在提现后几分钟内到账。但如今,多地多位司机均利用微博等渠道表示易道提现困难,少则几百多则几千的车费滞留平台,无法提取。

对此,易到公司曾公开回应称,提现难是因为系统正在进行数据对接,在此过程中,系统或会出现短暂性不稳定情况。对接工作预计在3月初完成,提现也会恢复正常。

如今乐视处于堪忧的处境,也间接影响了易到。易到本身作为智能交通出行平台,但其目前的发展模式已经不是单一的出行服务提供商,而是与乐视生态进行有机融合后,以生态化反方式进行市场发展的生态出行平台。

与滴滴相比,业务模式上的本质区别令易到还是有很大的的竞争力,因为乐视生态给易到带来了用户、品牌、流量、硬件终端、渠道等生态元素,这其中的资源优势是滴滴等其他平台无法比拟的。

从这一点来看,乐视生则易到生,乐视亡则易到亡,乐视之下的易到其生命力依然很堪忧。

曾因一场滴滴与易到之间的价格战,而造成的恶性循环,是让周航也无力的事情。周航曾对《我有嘉宾》回应:“这个行业之所以有价格战的问题,我觉得首先是教育市场,因为这是一个崭新的商业模式。第二步更关键的还是竞争,因为这里只有老大或者老二才有可能生存下来。这是一个豪赌啊。”(点击观看采访:《我有嘉宾》吴婷与周航聊天:倔强的第二名 在理想主义的后座上 | 视频专访

 

 

图为《我有嘉宾》吴婷对话周航

 

周航所说的豪赌,也总结了如今不得不面临的困境。“易到的今天,总结来说谁也怨不得,今天的果都是昨天种下的因”,残酷的游戏规则或许终会有破局的一天。

 

周航的愿望

虽然目前业内补贴大战早已结束,但易到用车仍旧在“大出血补贴”中。之前补贴的资金一直没能让易到有缓冲的机会。但事实上,易观智库互联网分析师张旭曾表示过:专车本身专注于服务,所以未来专车还是会以服务补贴为主,将资金投入到用户体验升级中。

尽管这个行业的模式至今还没有一个真正的结论,就连周航也不曾断论究竟能有怎样的盈利模式。

从最初创立易到开始,周航就曾表示过:易到仅仅是他个人脑子里蹦出来的一个思想火花而已,一直到它初见雏形,他都很清晰和也充满信心。

滴滴与Uber合并后,《我有嘉宾》曾问过周航,未来这个行业最终会进入怎样的盈利模式,周航回答道:“那还很难说。对于易到来说,广告流量的变现、发展车主服务,这些我们都是在做一些探索和布局。”

至于最终这些问题是否能解决,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还在探索和摸索中。一年前,周航都无法预知易到的命运,几个月后的今天,这个行业依然是处于生死危机的不断变化中。

周航曾说:“我希望易到能够做到随时随地永远都有车,不管你是在北京的CBD还是偏远的喀什的小镇,不管你是白天还是夜里,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晴朗的天空。”

“我希望用户可以在易到的车上更好地享受后座的时光。你的人生可以更加的丰富,你的人生可以有难得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

这是周航美好的愿望,而这也是每个普通人最后的愿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