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没有二代接班,中国VC“少爷”不可当家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顾白
2021-11-24

二代接班,是中国企业家最直接的退休方式。如柳传志、任正非、宗庆后等业界大佬。或采用职业经理的方式保持企业传承,如马云刘强东等。前不久,格力的董小姐,钦定22岁的秘书孟羽童为接班人,引发全网热议。作为国内最知名的成功女企业家,董明珠已经到了法定退休年龄,但各种事务让她无法放下,选择接班人也是现阶段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但在投资圈,功成身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59岁时候的孙正义曾在股东大会上说“感到自己充满了活力,短期内不打算退休。”但事实是,并不是他不想退休,而是不能退。

相比企业,投资圈惯用合伙人机制,GP普通合伙人对基金的盈亏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一家机构的品牌也多与合伙人的个人成绩和口碑紧密捆绑,而大多机构都有多位合伙人。

目前,中国创投圈活跃在一线的“高龄”投资人中,鼎晖投资的吴尚志68岁,熊晓鸽64,真格基金徐小平64,赛富基金的阎焱64,弘毅投资赵令欢56,沈南鹏52岁、张磊49岁,徐新55岁、肖冰53岁...据统计,占据中国创投榜前沿的著名投资机构大佬,有一半多已经进入知天命的年纪。

当然,退休也仍可坚持投资,毕竟90多岁的巴菲特还在坚持投资。但于一家机构而言,不同于一般企业意义上的接班,可以传承二代或者找CEO。在投资界,投资是个技术活+经验+资源的组合,少爷一般不可当家,找CEO难度可想而知。

风气潮涌20年过去了,创投届的和核心人物渐渐老去,他们奉献了一辈子的投资事业传承越来越紧迫。

企业家的接班人尚可有二代或者CEO传承。可是,一家投资机构,创始合伙人牢固占据“一把手”之位,机构的传承从现阶段来看,无非也是以“无限循环式”的裂变再裂变方式开枝散叶。试想一下,如果今天的高瓴资本失去了张磊、红杉中国没有了沈南鹏,那么这些机构究竟还剩下什么?

01

合伙制下

投资机构从来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2020年的11月,日本软银愿景基金COO54岁的鲁万·维拉塞克拉宣布退休。除了他之外,包括负责愿景基金投资者关系的潘妮·博德、担任AI新创AnyVision执行长的营运合伙人艾维·戈兰,两位投资合伙人泰德·菲克和贾斯丁·威尔森,以及英国首席风险官玛丽亚·汗5位合伙人也同一时期计划离职。

这是软银愿景基金两个月内超过10%的高管流失。加之业绩反转、投资巨亏、变卖资产等负面缠身,其结果就是——后继乏人的现象愈发严重,迫使孙正义必须坚守岗位。而这一现象自2016年曾被认作软银接班人的强力候选者、孙正义曾经的得力助手之一,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离开软银后持续至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巨头陨落也从不在一夕之间。2019年2月,孙正义就曾明确:或在69岁选择退休。但如今已经64岁,只能说延迟退休是他不得不的选择,虽然他已经在认真考虑接班人问题,但短期内没有退休计划。

合伙人制度是公司的一种权力结构。在VC/PE行业,绝大部分基金管理公司都采用有限责任公司制,最高级管理层对外宣称合伙人。这也反映在机构的“投资决策委员会”这一架构上,几乎都是公司投资决策的裁决者。一般而言,能够入选的管理层,对外都是合伙人。

不想当合伙人的投资经理,不是好的投资人。投资这个行业,越老越值钱。但是,今天,行业格局已经十分明显,很难产生新的巨头。同理,新人想要升职也比较困难。尤其,内卷越来越严重,无论FA还是投资人,竞争都非常激烈。

按照晋升路径来看,私募股权公司中的最高级别是合伙人,3-8年投资经理,0.5-2年投资总监,0.5-2年投资副总裁,最后是投资合伙人,而一家机构里少则一位,多则三到四位合伙人已经足够管好LP的钱。举例来说,某投资公司有A、 B、C、D4个普通合伙人,他们共同拥有公司100%股权,公司的整个利益和他们直接相关。关键的是,这一晋升路径的衡量标准往往还不是投资战绩,而是资历。

过去,很多国内老牌VC/PE,内部等级森严、论资排辈、晋升机制僵化。尤其从VP到合伙人,除了要干满一定年份还要寄希望于下一期基金募资情况。一些战绩卓越的中青年投资人也很难突破晋升瓶颈。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创投圈一波一波的裂变出VC2.0、3.0....

比如2015年前后,张震出走,联合高翔、岳斌创立高榕资本;曹毅告别红杉中国,获得王兴张一鸣支持成立了源码资本;傅哲宽离开工作13年的达晨,啟赋资本出世……在这场巨变中,中国VC悄然进入2.0时代。与此同时,随着大众创业的激情被点燃,新生机构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仿佛一夜之间“全民VC”“全民天使”。扯远了。

沈南鹏说过,“投资能力是一家投资机构的核心竞争力。投资能力,意味着在每个关注领域都有最精英的团队,而不是靠个人英雄主义和单个项目的表现。没有人可以永远保持认知领先。”

相比创业公司中CEO可以决定公司大部分战略决策和战术制定,有着无可替代的巨大作用;一家投资机构,一支相互信任、配合默契合伙人团队其实才是至关重要的。

也就是说,想要长存长青的投资机构,不可能只依赖一个明星投资人。但在中国创投江湖上,林林总总的各类机构中,仰仗机构“一把手”的现象绝不在少数。

02

铁打的机构、流水的合伙人

退休不是唯一出路

这些年,明星投资人单飞,脱离平台自立门户,似乎成了创投圈人事变动中的一个常态。

有些人因为在原机构遇到瓶颈,可能业绩不错就是长时间没有升迁机会;也可能偶然间遇见另一家机构,实现了升职加薪。还有少数或许因为跟原机构领导产生矛盾或投资理念分歧等。出走、另立门户,成为这些人不得不选的一条路,尤其那些具备募资能力的投资人,完全可以自己出来创业。

比如早些年成立梧桐树资本的原戈壁创投合伙人童玮亮,创办高榕资本的原IDG合伙人张震、高翔,创建源码资本的原红杉副总裁曹毅,创办中钰资本的原九鼎投资合伙人禹勃,创立弘晖资本的原鼎晖投资高级合伙人王晖、景林投资合伙人朱忠远、软银中国资本合伙人赵刚等。

最近一两年,市场上渐渐又涌现全新一批的投资机构。比如2020年成立的日初资本创始人陈峰,曾是黑蚁资本的创始合伙人;2020年成立的不二资本,创始人除了UC优视原联合创始人梁捷、kk集团创始人吴悦宁之外,还有璀璨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晓丰。2019 年创立云时资本的彭创,曾任清流资本副总裁和洪泰基金管理合伙人。而在此前,最为轰动的还得是甘剑平

创立渶策资本前,甘剑平曾担任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长达13年。参与投资大众点评、美图、世纪佳缘、知乎、蚂蜂窝、蘑菇街、Bilibili、途虎、途家、挖财等众多明星项目。邝子平在2006年离开英特尔成立启明创投,2007年1月,甘剑平正式加入任主管合伙人。直到2019年,甘剑平拉着胡斌离开,创立渶策,启明创投这只被称为“中国最稳定的美元基金团队”正式分崩离析。随后不久,原启明投资合伙人、资深研究分析师姜显森也加入。

值得说的是,甘剑平和胡斌相识15年,在启明期间,两人曾两度在同一团队并肩合作。对于甘剑平的离开以及当时启明创投给出的官方说法也是“和平分手”。但不得不说“人到了一定阶段,总会想着自己开创些事业。”

03

创投圈无需接班人计划

年龄越老、投资越稳

互联网圈有个不成文规则——35岁以上还在基础岗,很容易成为被淘汰的对象。

2017年,华为劝退34岁的交付与工程维护人员。2019年,滴滴宣布裁员2000人,主要是35岁以上的程序员。同一年,53岁的百度总裁张亚勤退休,李彦宏明确表示要“抓住公司干部年轻化的历史机遇”。连习惯以“兄弟”相称的刘强东,都对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动刀,搞末位淘汰制度。中国俗话讲:“江山代有才人出”。

根据脉脉对19家热门互联网公司员工年龄统计,2020年这些公司员工平均年龄仅为29.6岁。最年轻的是拼多多和字节跳动,平均只有27岁,从高管到基层员工都是年轻人。

如今的天下,无论互联网大厂还是投资圈行业都在讨好年轻人,他们要钱少、能加班,而且还学得快,互联网大厂恨不得源源不断地招聘年轻人。而另一方面,稍微老一点的人都被淘汰了。只不过,投资跟其他行业不一样,需要知识与经验的结合,可以说越老越吃香。

熊晓鸽曾说过,做投资人越老越狡猾。巴菲特80多岁的时候还在一线,这是很多投资人都无法超越的。(投资圈)一定会有不断的新鲜血液进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该退休。

调查显示,目前创投圈,平均年龄是39岁,平均从业年龄为30岁,48.67%的投资人从业时间集中在7-10年,超过80%的投资人在30岁前进入投资领域。从当前活跃在创投一线的“高龄”投资人来看,熊晓鸽66岁、徐小平65岁,李开复60岁,沈南鹏54岁、张磊49岁、这些投资人,显然距离退休还有很长时间。当然,退休也仍可坚持投资,毕竟90多岁的巴菲特还在坚持投资。

对于巴菲特,如果说多数人投资都是冲着钱和发财而去,巴菲特已经上升到新的境界,那就是通过对人性的分析和判断来决定投资目标和方向。就像看不上比特币一般,新奇不能打动他,稳,才是巴菲特今时今日的投资风格。如今,91岁的巴菲特还坚持在一线,那么,未来的中国资本市场,究竟谁会成为下一个中国版巴菲特。

PE/VC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Scan me!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一篇

360数科、乐信、信也三季报对比:增速分化,继续发力小微企业贷款

下一篇

拥抱电商,知乎就能走好商业化的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