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中朱闪对话毅达应文禄:恒者行远,用投资定义未来

2024-01-25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融中财经
DPI、IRR才是衡量基金最重要的指标,如果业绩不好,只完成招商任务,这是不可持续的。

“过去一年,难不难?”在融中财经2024(第13届)中国资本年会上,融中董事长朱闪率先抛出问题。

“前几天我们召开了全体合伙人会议,大家普遍反映的关键词是:难、苦、卷。”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笑着回答,“希望2024这些词之前不要加一个‘更’字。”

过去一年,创投行业在募投管退几个环节遭遇困境,募资端,国资成为出资绝对主力之后,对于招商引资和返投的要求更加严格。朱闪直言,面对GP招商化的问题,越来越多的GP、尤其是头部GP纷纷设立生态办公室、招商办公室,以此满足LP的要求。

面对这一问题,应文禄也表示,“我注意到很多同行机构都设立了招商办,GP做招商办,可能是出于无奈。毅达在内部意见很一致,不会做这样的安排。机构如果与地方构建了深度互信的关系,帮地方做招商引资,这绝对是加分项,但不能做成主营业务。我们认为,DPI、IRR才是衡量基金最重要的指标,如果业绩不好,只完成招商任务,这是不可持续的。”

融中财经2024(第13届)中国资本年会上,以“恒者行远,用投资定义未来”为题,会议进入“融中对”环节,融中董事长朱闪、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针对去年的投资环境、募资方法、以及ESG投资等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度的探讨。

以下为“恒者行远,用投资定义未来”环节的精彩发言,由融中财经整理,以飨读者:

01


谈募资难:

要能够解读不同LP的需求

朱闪:首先非常感谢应总在岁末年初能够抽时间来北京参加融中的论坛。

回顾去年年初疫情刚结束的时候,大家都信心满满,要大干一场,结果一年过去了,回头一看,跟预期差距比较大,大家在谈到过去一年创投行业的时候,都提到一个字“难”。作为人民币基金的领头羊机构,毅达过去一年体感如何?

应文禄:谢谢朱总。大概在二十天前,我们内部召开了一次全体合伙人会议,当时毅达资本总裁让大家用一个字来形容2023年,内部普遍反映就是几个字:难、苦、卷。我说,希望2024年这些关键词之前不要加个“更”字,不要更难、不要更苦、不要更卷。

正如朱总讲的,2023年元旦开年就跑,跑什么?跑订单、跑市场,大家热情满满、信心满满。今年开年也是跑,不过是在A股比谁跑得更快,大家的信心、热情都有所挫败。总体来讲,今年我们更加追求的一个字“安”——心安,定下来,做投资。身处创投行业,不要被短期的情绪所蛊惑,也不要被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所影响,要以更长期的思维去考虑问题,更乐观一点,这是我的感受。

朱闪:难,主要还是钱的事儿,募资比较难。大家公认现在出资主体主要是国资,国资占比高、市场化资金少、且各类资金诉求不同。应总募资的时候,LP怎么组合,诉求不太一样的时候如何平衡?怎么样把基金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应文禄:从私募股权市场“募投管退”链条来说,目前在募资环节中,国有资本的占比越来越高,行业早期发展确实需要更多政府引导,但也需要更多长期资本、市场化资本的支持,耐心资本、长期资本需要培养。

目前社会资本、民营资本对未来投资创投基金仍有忧虑疑虑,出资意愿不是很强,占比在降低,而国有资金量比较充足,所以目前担任了LP的主要角色。

至于创投机构如何去匹配资金,还是应结合自身能力,综合考虑。国有与政府资金往往带有自身诉求,比如产业引导、招商引资、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等,但是不同层级的政府引导基金诉求也不一样。国家级、省市级的引导基金,产业的属性更强,大部分都是希望通过基金扶持重点产业发展。区县级引导基金,对“双招双引”的要求则更高,通过基金招商已经成为地方招商引资的重要手段。

作为GP机构,要能够解读不同LP的需求,就是我们内部经常讲的,你要学会两种语言表达,一种市场上的语言,一种是体制内的语言。把LP分析透了,同时你也应该清楚地知道你能做什么、你需要什么,是不是和我们理念、能力匹配。

如果是产业引导的诉求,那完全匹配创投机构的属性。这些年,我们按照不同产业链分工,在高端材料、ICT、绿色环保、生物医药、航空航天等高科技领域都有着深入的布局,这些方向也契合市场主流方向,各地产业引导基本都会在这些方向布局。

如果是招商引资的诉求,那可能要看比例。地方政府,特别是区县一级出资基金的诉求非常明确,一个是落地项目,一个是对招商引资项目的专业判断,这也是专业机构能够解决的问题。但如果机构基金组合中大量都是各个区县的资金,双招双引这方面的压力就会非常大。如果比例不高,所在区县也不是产业落后的地方,基金返投也就不存在压力。确实目前市场上,我们看到了一些机构在很多不同区县拿钱,这个压力肯定很大,好项目很少会在欠发达的区县设立公司,好项目一定是寻找更好的、更匹配的地方去落地,教育资源、产业资源、科技资源、营商环境都是好项目落地的重要考量,反而是平庸的企业容易被牵着鼻子走,但这对于投资而言,不一定是好事。

关于市场化募资更难的问题,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大家认为大环境越来越难了,信心受挫,出资意愿下降,出手愈加谨慎;另一方面,从创投机构来说,更应该将业绩摆在重要位置,如果能在很难的环境下也依然能够将正确的事做好,真正能够创造好的DPI和IRR,我相信市场化募资难的困境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

朱闪:应总讲得非常好,政府资金也要区别资金的属性,这非常关键。对招商引资方面,随意落地的企业,也要小心。追问一个问题,现在很多机构,尤其是头部机构为了募资成立招商办公室、生态办公室,毅达有类似的举措吗?

应文禄:我注意到市场上很多同行机构都设立了招商办,GP做招商办,可能是出于无奈。毅达在内部意见很一致,不会做这样的安排。机构如果与地方构建了深度互信的关系,帮地方做招商引资,这绝对是加分项,但不能做成主营业务。我们认为,DPI、IRR才是衡量基金最重要的指标,如果业绩不好,只完成招商任务,这是不可持续的。

02


谈投资难:

一级比二级贵,必须投得更早、更小

朱闪:应总比较直接,有所为有所不为。谈完资金端,下面来谈谈资产端。大家都公认,现在投资的主线非常明确,科技创新。但另外,过于集中导致了赛道的拥挤。这导致了好的项目要价很高,一二级市场倒挂。应总怎么看?毅达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应文禄:科技赛道里确实比较拥挤,有的细分赛道泡沫比较严重,甚至出现了一级市场比二级市场贵的情况。怎么解决?我个人认为破局很简单,就是往前端走,投得更早、更小,这是不二选择。

投早、投小需要什么能力?需要产业链能力、需要对技术的理解能力。如果这两个把握不好,那“投早、投小”就只是一句口号。

只有真正对产业链理解能力够深,才能明白推动产业发展、技术进步真正的变量是什么。有了产业生态才能对创业者有吸引力。尤其大机构,在每一个生态圈里面都投了若干个企业,有上市公司,也有一些成长型公司,这就构建了产业俱乐部,具备了产业协同服务功能和作用,机构因此也有了议价权。

03


谈ESG投资:

企业文化、投资文化的提炼

朱闪:应总给的都是干货,怎么挖掘好项目,那就是往早,往产业深处走,这样才能构建起生态,跟被投企业沟通的时候至少有能力谈条件。说到投资还有一个新感触,ESG越来越火了。大家都在谈ESG投资,企业都在把ESG纳入自己的建设体系当中,去年,毅达募资了一只绿色基金,而且很早就开始ESG实践了。应总分享一下,ESG投资真的能带来投资回报吗?如何平衡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应文禄:ESG不是一个虚词,也不是一种形式,更应该是一种企业文化和投资文化的提炼。是愿意做一家真正负责任的机构,还是只想要做赚钱的机构?是愿意做一家可持续的机构,还是做赚一笔就走的机构?这要看掌门人的理念是什么。

2019年开始,毅达资本在基金业协会的指导下率先在业内推出了ESG投资报告,如今已经做了四期。为了落实ESG理念,2023年我们内部决策体系做了重新分工,成立了四个行业投资委员会和1个ESG投资审查委员会。其中行业投资委员会主要从技术这一端把控项目可不可以投。在行业投委会的基础上,所有项目都会在ESG投委会上再做一次ESG指标的评判。一方面,我们自身在坚守ESG,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引导被投企业走向ESG,真正做一家对社会负责任的机构。

我相信,未来如果有越多的掌门人意识到做这个事情的意义,创投行业的生态会比现在更好。

04


谈退出难:

三家交易所都有科技门槛

对创新的要求日益提高

朱闪:退出端在去年Q4逐渐收紧,应总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另外,在非IPO退出方面,毅达有何举措?

应文禄:科创板的硬科技化已经毋庸置疑;创业板也逐渐科创板化,特别强调技术的护城河;北交所更多强调企业的专精特新能力。可以说三家交易所都设立了较高的科技门槛,2024年监管层将合理把控IPO节奏,这一定是大的基调。

那怎么解决流动性问题?投资到核心优质资产就是终极解决方案,只有投资的项目持续成长、持续融资,才可能有机会去解决流动性难题。如果在投前的尽调做得不充分,项目成长性不好,退出必然难上加难。

另外,在投资过程中,要知退而知投,从退出角度思考投资,条款设计要提前考虑主动选择的权利;放弃唯IPO论,在合适的时点做阶段性退出安排,不止要学会止亏还要学会止盈。如果没有退出意识,做不好投资。

05


谈十年成长:

“做投资的掌门人都会持续处在焦虑中”

朱闪:应总又给了很多干货,退出退出退出,核心还是要在投的时候就投好,公司有成长。今年是毅达成立十周年,现在这个时点回过头去看,有什么感悟?十年来有什么焦虑?

应文禄:在座的都是投资人,我相信大家可能都处于焦虑状态,想要很洒脱不太容易,因为做投资不像做工业产品,把产品打磨好,打通市场渠道,就可以实现良性循环。

做投资,要不断地投钱、募钱、再投钱,投完了能不能募到下一只基金,不知道,项目未来能不能实现好的退出也有很大不确定性。

最近毅达内部也在复盘,回顾过去十年做对了什么,还有哪些经验教训。我们认为,其中很重要的一条经验,就是坚定地投资科技。2018年之前,投资机构选择比较多,有不同的阶段,不同的赛道,退出路径也比较多。2018年之后风向突然变化,我们内部正式提出全面转型科技投资。投科技,不是nicetohave,选择做,而是havetohave,必须做。

投资需要长期主义,要考虑周期变化。随着产业迭代、技术迭代越来越快,投资机构做好周期性、阶段性的匹配,显得越来越重要。所以投资更像是接力赛,如果把接力工作做好了,机构可持续发展也就能实现了。

朱闪:总的来说,过去十年尽管很苦但是乐在其中,因为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毅达过去十年,发展得又快又好。这个行业是需要时间积累的,但毅达在短短十年就奠定了行业龙头的地位,是非常不容易的。这十年,创投市场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未来十年,毅达的发展策略是怎样的?如何将毅达带到新的高度?

应文禄:2024年恰逢毅达资本混改成立10周年。过往的十年,我们经历了1.0阶段,解决了活下去的问题;2016年到2019年,进入2.0阶段,我们沿江沿海精耕细作布局,将版图扩大到全国,有了一定的行业品牌影响力;从2020年开始,进入3.0高质量发展阶段。

“目标一流,这是我们下一个十年的方向。做一流的投资机构,说起来很简单,但实践起来很难。”

我们认为一流机构的标准是,一流的投资矩阵、一流的基金业绩、一流的企业文化、一流的管理水平、一流的人才队伍。

坦率地说,做投资不必太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要能够在更长期的波动中持续成长,对每一位参与者都是一场修炼。

所有投资机构应该都有一个梦想,共同把业绩做好,把行业生态打造好。投资赛道看起来卷,实际也没有那么卷,每一个新生的行业都在如火如荼地崛起。我们创投行业在这个生态里,需要不断发挥自己的作用。

大家拭目以待,我们一道努力。

朱闪:跟应总简短的对话,让我们看到了创投行业的底气。十年过去了,毅达通过创业投资,为产业、企业、为国家发展贡献了力量,并为投资人带去了良好的回报。不仅守住底线,更探索了创新做法,这也为整个行业带去了启示。

非常感谢应总的时间,就像这次对话的主题,恒者行远,在这里,我也预祝毅达在今后的十年,能够发展更好,和中国的创投业一道,用投资定义中国美好的未来。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中搜索“融中财经”公众号,或者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融中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融中 热门

您可能也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