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我算命的法师,出资1000万,做了我们的LP”

2024-01-02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融中财经
别的LP听说了,赶快投了1000万。

创投圈的魔幻事,每天都在上演。

前几天还在找大师算卦,这几天大师都出资做个人LP了。到底是大师算法准,还是GP口才惊人?

“今年募资比较困难,不过临近年关,我们落地了两只个人LP为主的小基金。里面还有一位老板的‘大师’。”钱克伦是深圳某机构的IR。

这位大师,过去不仅帮助该基金大佬选办公地点、规划战略和人生,如今,居然成了个人LP。“我们都感叹啊,大师们真是不差钱。”

就在两周前,《私募办法》中进一步完善合格投资者标准。其中,对投资者投资于单只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实缴金额,从原来的不低于100万元,提高至不低于300万元。

这意味着,无论对于个人LP还是机构LP,300万元已经是参与私募股权投资的最低门槛,而专项基金则需要1000万元起步。

大师们,不仅有智慧的眼光,更有财力支持。

01

“我的LP把7个合伙人照片打印下来给大师算命盘”

“过去大师也来过我们公司,大多是私下吃饭。”钱克伦回忆,“偶尔也会在饭局上指点一下我们同事。但没想到,最近给我们出资了。”

“出手1000万。”可以想见,大师们,确实不差钱。这或许给了一部分合伙人们募资新方向,“反正也得在大师身上花钱,不如也给他们传道授业,拉来当一个个人LP也不错。以后看项目命盘,还能免费。”

今年来,和投资行业挨不上边的法师们在创投领域火了一把。

9月,杭州市临安区南天目山千佛寺的宣云法师点燃了投资圈。

宣云大师的个人简历中写到,“法师出家前为风险投资人,从事VC/PE多年,曾参与众多投资项目……多年商业经历感悟到世事无常,不应追逐世俗利禄,遂舍业出家”。

本来就苦于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的投资人们,乐呵呵的转发了这则消息。“投资人也太不容易了,都看破红尘了。”

宣云法师不是第一个顿悟的创投人。

今年的某档节目中,也有一位。中国道教协会理事会副会长、天台山桐柏宫方丈张高澄道长,节目中,张高澄道长表示自己大学的专业是“电脑”,而且还是在美国“学电脑”,在80年代创办了一家“电脑公司”。

今年,融中财经记者和一位军工机构合伙人聊天,他提及,个人LP算基金、算项目的事比较普遍。“我们有一只基金募资本来马上就完成了,突然一位出资人打电话给我,说投不了了。”他无奈的说,“结果一问,LP说他的大师算了,我们意向出资的某个项目和他‘不合’,会赔钱。”

“本来马上就要完成募资了,突然撤资弄得我们很被动。”

过了三年,这只基金投资项目发展良好,其中被大师算“不合”的项目甚至跑出了超额预期,“我再跟投资人吃饭提到这个‘克他’的项目赚了大钱的事儿,出资人跟我说‘那个大师算的不准,我现在换了一位更厉害的’。”

找大师算命盘,个人LP做了不少这样的前置功课。

比如某深圳机构去募资,LP把7、8位合伙人的照片从官网打印下来,找到大师一一核算,“主要是看面缘,合不合我、会不会克他。”

另一家深圳机构在面向个人LP阶段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找个人LP现场签字,一定要算好日子,我们有个LP签字当天出门就遭遇了车祸,小剐蹭,人没事。本来我们以为没戏了,结果他回头找大师算了一卦,说一定要投,不仅要投,还要投个大的。”该机构IR告诉融中财经,“我们也不懂,可能是破财免灾?当然了,我们这只基金是赚到大钱了。”

总之,对于投资人而言,风水、五行、命盘,这是一种神秘的力量。

风水,古称堪舆,为相地之术。传说最早起源于伏羲时代,后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在三国两晋时期,风水理论逐渐完善。

两晋时期,郭璞《葬经》有云“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自此,正式对“风水”一词下了定义。到了明清时期,“风水学”发展到了顶峰。

在解放后,风水学被归类于“封建迷信”,在破四旧之后,北方地区的风水之说渐弱。即便如此,北京一些金融机构,仍然坚定的进行一些摆设,以求“金融市场风调雨顺”。沿着地图向南,风水已经植入到不少地区的日常生活。

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小到搬家嫁娶,大到高楼建设,都会请风水师指点。

就连投资股票,也会有风水的参与。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中信里昂证券每年发布的《风水指数》。

最早一年,还要追溯到1992年。彼时,全港各大证券公司都流行为客户准备春节贺卡,一般而言,就是祝福语。具有外资背景的里昂证券也免不了俗。为了迎合当时香港人对风水的偏爱,这一年,里昂证券用风水学对那年的港股进行预测,作出一份港股风水报告,作为那年的新春贺卡送给了客户。

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成想,本来只是凑个热闹博君一笑的贺卡,押中了当年恒指7个转折点。

自此,《里昂证券风水报告》一战成名。

如今的《中信里昂证券风水报告》不仅涵盖了最基础的恒指走向预测,还会有对去年恒指的总结,以及根据五行来对预测当年的行业板块走向,根据生肖来给予股民投资建议。

漂洋过海,A股票券商投资顾问也纷纷效仿,比如《2022年中国股市预测》《2023从风水看投资》。

02

“出差去北京,最后一行雍和宫”

不仅是投资指南,如今,更魔幻的一幕也在上演。

华南某项目创始人董腊告诉融中财经,今年某知名头部美元基金到公司做了三次尽调,结果一直没投,不死心的董腊加了机构创始合伙人的微信,再次推荐了自己,结果业务刚介绍完,对面回了一个问题:“给我你的生辰八字”。

董腊懵了,“这是什么情况?”但还是提供了自己的生日。

三天后,对方合伙人突然热情的打招呼,并拉了一个微信群,“该项目由我们合伙人陈总继续对接。”一个半月后,完成了打款流程。

董腊事后得知,对方创始合伙人,把他的生日发给了自己的投资顾问,“后来陈总告诉我,这个投资顾问,就是所谓的‘易经大师’,通过命盘算大运。这位大师告诉合伙人,我的命格属水,而他是木格。对他未来5年人生有助力,所以才投资的。”

其实,投资人信风水的数量确实不少,所谓投项目就是投人,尤其是早期、天使投资,很多时候,项目只有一个PPT,所谓投人,无非就是看项目创始人的格局,根据他的言谈举止推断他的个人格局,再辅以过去的经历加以佐证。

但仅仅几个小时的面谈并不能穿透看懂一个人,投资人们的看人之法也更加玄学。从星座、到命盘,全都算一个遍。

最典型的还是办公室风水。

融中财经记者听闻,华南某机构老大会邀请命理师在华山为其安排法事调节命理,祈求财富亨通。经过一番“采气”,以及放置神像等物品做法事后,该董事长遵照命理师傅的说法,将相关物品带回家中摆放,并将寓意“升官”的木制“升”放置家中。

更有甚者,会研究祖坟的位置,比如在在新坟墓处建造石亭、石塔,并做法事祈求事事顺畅。

对于投资人而言,这股神秘的力量,似乎不得不信。今年,融中财经报道了雍和宫的红火,和门口costa中隐藏的投资人。

没成想,咖啡馆的投资人更多了。不少投资人去北京出差,还会特意抽出时间去一趟雍和宫。“替我的被投拜一拜。”

“也给我们公司拜一拜,希望来年募资顺利吧,要是公司倒了,我不得被裁员啊。”

03

“每5个富豪,就有一家来自江浙”

事实上,对于投资人而言,很多人对风水之水也就是半信半疑,但伴随着募资难度的持续加剧,不确定性的外界环境,人的本能总希望获取更多确定性。

嘴上说着拜佛求经的投资人,手上的工作也没闲着。关键还是要在农历春节前,完成新一期基金的关账。“起码首关吧?再不济,规模缩小一点。起码募个小的,我们也过个好年。”

基金规模缩水,那么短期内确定不了大钱,就要关注小钱的来向——个人LP。

如果要提取个人LP的2023年,谨慎一定是关键词。

虽然多数机构在2017、2018年前后完成了机构化转型——在募资端,开始面向机构而非个人募资。但2019年开始,因为前一年的资管新规落地,很多机构不得不回头重新向个人LP募资。

这一现象在2020年加剧,个人LP重回牌桌,是当时一个隐而不发的事实。尤其是人民币基金,每年募、期期LP都不相同的情况下,哪有那么容易募新的钱?

2023年,问遍头部机构的IR,都谈到了个人LP更加保守的现象。

一方面,个人LP对风险更加敏感。虽然他们的出资流程相较于国资、机构更短,但是他们对整个市场的波动更加敏感。

另一方面,个人LP主业在出资GP时,大多是一种资产的配置需要。但从现实看,如今能落袋为安,赚到真金白银的机构仍是极少数。

经济周期下行的背景下,个人LP出资愈发谨慎。

今年8月,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证监会充分考虑当前市场形势,完善一二级市场逆周期调节机制,围绕合理把握IPO、再融资节奏作出安排。其中提及了对减持条款的收紧。

根据证监会要求,从严控制其他上市公司股东减持总量,引导其根据市场形势合理安排减持节奏;鼓励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股东承诺不减持股份或者延长股份锁定期。

据悉,证监会正在抓紧修改《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提升规则效力层级,细化相关责任条款,加大对违规减持行为的打击力度。

一时之间,个人LP沉默。

有个人LP直接发文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将不再对股权投资行业进行投资。

“减持收紧会误伤一级市场的PE/VC,富人在投资VC/PE时会更保守。主要原因是,个人LP最主要关注的就是收益,如果到期不可减持,那么这笔投资没有意义。”一位投资人直言。

确定性将使交易恢复活力。如果不确定性持续存在,那么个人LP将犹豫不决。

12月,《私募办法》也对个人LP提出更高要求,对于盲池基金,投资者从原来的不低于100万元,提高至不低于300万元。对于“专项基金”,单个自然人投资者实缴规模不得低于1000万元。

更高的出资标准,筛选掉一部分LP。

“我们前几年内部要求,个人出资300万起,但是最近几年,因为巨大的募资压力,这个标准逐渐下探到200万。对于财富个人,这个额度压力不太大,对于他们整体资产盘子而言,风险相对可控。”周游是华南某基金的合伙人,“但是必须关注的是,这一两年来,他们更希望投资的是专项基金——那些标的明确的、单一的基金中。新规一出,对我们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可能有一批LP都会暂停,起码是暂缓出资,先观望一段时间。”

但是,是否个人LP没有出资能力呢?并非如此。

虽然临近年关,但周游仍在忙于募资,“我们最近的主要方向就是江浙一带。”

《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富裕家庭数量增加10万户,增长率2%,其中增加最多的是上海、北京、广东和浙江,占全国增加总数的六成。

中国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已经达到518万户,其中,上海639000户,浙江552000户,江苏311000户,浙江上海占比超20%。

这意味着,全国每5个富裕家庭就有1个在浙江或上海。

江浙的富户众多,投资人们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应采访嘉宾要求,钱克伦、董腊、周游为化名)



顺势·有为|融中2024(第13届)中国资本年会将于1月17-18日在【北京】盛大开启,查看详细议程及报名请点击链接http://www.thecapital.com.cn/conference/meeting_19/index.html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中搜索“融中财经”公众号,或者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融中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融中 热门

您可能也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