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数字化投资时代下的四层模态

2024-01-17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融中财经
数字化浪潮下做投资的四个关键词。

2024年,是反转之年。作为十四五的压轴之年,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将会进一步深入,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大。

股权投资行业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行业需要因势利导、借势而进、顺势有为、轻装前行。信心是最大的资产,热爱是最大的动力,勇气是最大的力量。融中2024(第13届)中国资本年会盛大举行,集聚政府主管部门,国资/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母基金等LP,VC/PE投资机构及创新引领企业,对新形势下的行业生态进行一次全面的观点挖掘和问题探讨!

2024年1月17日,由融中财经主办,融中传媒、融中咨询、融中母基金研究院协办的融中2024(第13届)资本年会盛大举行。会上,深圳市金融稳定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全国社会保险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发表题为“数字化浪潮下的投资新模态”的主旨演讲。

王忠民表示,随着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快速发展,人类社会现已从过去的工业化时代跨入到数字化时代,无论是战略新兴产业、投资焦点,还是经济发展质量等问题,都离不开数字化,一切的行业、服务、逻辑,也都必须基于数字化。

投资业态也毋庸置疑,一方面,数字化带来了底层逻辑的变化,过去很多没有的数据和场景由此而来,从中也诞生了许多投资机会;另一方面,利用数字化能力赋能业务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此外,王忠民总结了数字化投资时代下四层新模态,在对四层模态的讲解中阐述了数字化浪潮下投资新模型的变化,以及投资人从中又该如何挑选正确的项目、实现投资回报最大化。

以下内容为王忠民现场演讲精彩内容,融中财经(ID:thecapital)编辑整理:

王忠民: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数字化浪潮下的投资新模态》。

我们今天所有的主题都可以归结为数字化,无论是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的聚焦点,还是经济发展的新质量,最终都必然回归到“数字化ALLIN”。当下经常会说数字化浪潮发展和投资过程种种,那么数字化浪潮对投资人又提出了什么新问题?以及当下有什么新投资模态可以让投资人在数字化浪潮当中保证数字化正确方向,并实现投资回报最大化?

下面,我就从我个人总结出来的四层新模态中,一起来看看投资在数字化浪潮中的新建模。

01

数字化时代下的新投资模态:

快技术、轻资产、重资本、强股权

关于第一层模态,我想讲数字化时代下的新投资模态。

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投资行业的产品、产业、技术和逻辑都在迅速变化。与工业化时代不同,数字化时代更注重将新技术融入软资产中,如技术人员、数字化算力和数字化终端产品开发等。这种转变使得投资模式从重视重资产转向重视轻资产,以便能够更快地适应技术的发展。

然而,尽管资产变得更轻,资本的需求却反而增加了,这是因为轻资产变成了重资本的结构。为了应对这种变化,创始人在创业初期就需要通过融资筹集资本,不仅要寻找合伙人共同投入长期资本,还要吸引天使投资者、VC投资人等一起参与融资。而且,融资的速度也在不断提高,从过去的几年缩短到现在的几个月。甚至还有只要流量数据出来,即使没有盈利也能快速实现融资,用重资本的逻辑,快速推动产业技术迭代、产业成长、产业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投资模式也发生了变化。在工业化时期的信贷逻辑、高杠杆逻辑、高负债逻辑,和以银行为服务对象的金融逻辑,逐渐被“早投、快投、投小、投准”的股权投资逻辑所取代。

我把这个模态梳理了一下,就是“快技术、轻资产、重资本、强股权”。

02

股权投资与数字化时代天然匹配

再看第二模态,上面提到在新的投资模式下,早期以股权投资为主,由于科技创新和数字化逻辑的发展,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这就需要以基金化的模式,包括母基金、专业基金、引导基金、天使投资、VC、PE等方式,将社会上的各种资本融入股权投资中。

在这个模态下,由于数字逻辑的快速发展,所有的投资都有风险,我们需要主动承担风险,唯有此社会才能进步,才能在宏观统计中产生大量的社会福利。

其次,股权投资在数字化轻资产时代下,关键在于汇集社会资本。通过分散的投资逻辑,在每一批投资中,如果少数项目的成功覆盖了多数项目的失败,那么这就是新技术、新数字化中投资模式的最底层密码和模式。

此外,作为国有社保等其他资产,只做LP将资金投入到时代发展的逻辑中,每一批回报的时候,不需要像直接做GP那样承担个别或大比例项目失败的财务责任。这样,即使有大比例的项目失败,但由于整体是盈利的,也不需要承担个别项目的财务责任。

通过汇集资本,再通过数字化建模的方式,合理分配使用投资,提升资本的投资效率。我觉得股权投资也是与数字化时代天然匹配的。

03

交易结构变化下价值投资的模态

再看第三模态,众所周知,一级市场随着资本的涌入,一家企业需要在早期进行股权融资,可能一家企业经历多轮融资后,资本会占了企业资本结构的很大比例。

如此一来,创始人的股权可能会被稀释,这就需要创新的交易结构来确保创始人的战略执行力。这种交易结构创新包括差异投票权、差异分配权和差异交易结构等。

数字化时代带来了差异投票权和差异分配权,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建立价值投资的模态,可以将董事会的提名权、投票权、期权、分配权等原本属于资本的权利,直接设计为差异投票权,赋予创始人。另外,当这种模态成立后,就不再是有钱就能投好项目,而是通过模态找到好的企业去投,也可以让资本找到适合自己投资的企业,从而能让投资变得高效且有价值。

此外,注册制使得一级市场中创造的各种交易结构在二级市场中得到认同,从而适配了数字化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不难看出市值排行榜前十的公司全是数字化公司,这些公司在当年创业的时候便无一例外,使用了这套数字化逻辑。

最有意思的事,这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却有可能免费的股权。

当下出现了开放源代码,可以走入到大模型阶段,通用模型阶段也可以基于源代码去开发。如果是一家数字化平台公司,出道即巅峰,所有人可以在上面免费发app应用,一家创业企业用免费的东西就可以获得成长,但企业未来成长起来以后怎么办?

这时候你会发现,这些平台在创业公司未盈利前提供免费服务,一旦公司盈利,则通过股权而非现金流的方式进行收益分配。

这整套数字化权益成长逻辑,可以使创业公司的成本最小化,失败的风险最小化,成功后的收益最大化,从而实现了利益的一致性和共同成长。

04

全栈式的资本现金流终极模态

关于最后一个模态,我想来谈谈企业最关注的“经营现金流”。首先我要来分享一个新概念,即“全资本现金流”。简单来说,就是创业初期的现金流不仅仅包括经营现金流,还包括资本现金流,即来自合伙人、风险投资、天使投资者的投资。这种全资本现金流将用于雇佣最优秀的员工,建立最好的产业链条,并与产业链条中的人共享最好的股权分配逻辑,以实现持续成长。

实际上,全资本现金流从创业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存在,这条全资本现金流将从创业伊始伴随至整个创业过程,决定了创业的成功与否。创业者需要关注下一次融资的时间,如果三个月内无法完成下一次融资,可能会因为资本现金流的压力而在创业中途失败。

对于已经成长为独角兽或更优秀的公司,我个人建议不要在市场上去融资,而是应该尽量减少产业链中的资本占用,利用其他人的应付账款,并通过预期资本现金流的市场估值来实现市值最大化。同时,公司还需要在技术和数字化逻辑中保持持续领先,不仅要用CVC的投资逻辑捕捉新的创新苗头,还要对已确定的创新公司进行高比例收购并给予高估值。

我觉得,全栈式的资本现金流会是这个时代投资的终极模态,

谢谢各位。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中搜索“融中财经”公众号,或者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融中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融中 热门

您可能也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