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信也想上演“热辣滚烫”?

2024-03-29
来源:雷达财经 作者:孟帅
3月26日,阿里向外界官宣了撤回菜鸟IPO的消息。这意味着去年9月递交招股书且招股书已经失效的菜鸟,将暂时停止赴港上市的进程。同时,阿里还打算用最高37.5亿美元的对价,向菜鸟的少数股东(包括员工)发出收购要约。
年初电影市场激烈的春节档大战中,减重一百斤的贾玲在电影《热辣滚烫》中实现了自己的完美蜕变。而被外界视为互联网巨头的阿里,也想在现实生活中上演属于自己的“热辣滚烫”大戏。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阿里的变化和调整不断,近来阿里更是对非核心资产投资频繁出手、疯狂“瘦身”。

3月26日,阿里向外界官宣了撤回菜鸟IPO的消息。这意味着去年9月递交招股书且招股书已经失效的菜鸟,将暂时停止赴港上市的进程。同时,阿里还打算用最高37.5亿美元的对价,向菜鸟的少数股东(包括员工)发出收购要约。

对于菜鸟撤回IPO一事,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表示,考虑到菜鸟在集团内的战略角色和未来规划,以及目前充满挑战的IPO市场环境,其认为菜鸟在当前或可预见将来进行IPO并不符合集团的发展策略,而IPO可实现的任何估值都无法反映其当前认为的菜鸟的真正战略价值。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其实在菜鸟此番撤回IPO之前,阿里原本准备推向资本市场的云智能集团和盒马便已取消或暂停了上市的进程。随着菜鸟撤回IPO一事落槌,阿里“多生孩子打群架”、孵化更多上市公司的愿望暂时落空。而阿里当下最为优先级的事情,当属让电商和云计算两大核心业务重燃增长动力。

值得注意的是,重新梳理内部业务集团或公司上市时间表的同时,阿里还对外部投资的多家公司采取了行动。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自去年11月以来,阿里已先后对包括快狗打车、小鹏汽车、哔哩哔哩等在内的公司进行了减持或清仓的操作。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此密集的资本动作背后,阿里向外界传递了一个讯号,即退出非核心资产投资,聚焦主业。在面对久久未能盈利的投资时,阿里展现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尤其是在拼多多、抖音等对手势头十分迅猛的当下,阿里更倾向于将子弹用在关键的战役上。

撤回IPO,菜鸟暂缓“单飞”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阿里过去的一年,“变”可能再合适不过。自去年3月开启“1+6+N”的组织变革以来,阿里在组织调整、人事变动、资本运作方面的动作几乎从未中断,而这一次生变的对象轮到了菜鸟。

3月26日,阿里在港交所发布一则公告,宣布了旗下物流子公司菜鸟智能物流网络有限公司已撤回在港交所的首次公开募股和上市申请的消息。

与此同时,阿里还计划向菜鸟的少数股东(包括员工)发出要约,以每股0.62美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所有菜鸟已发行股份向阿里巴巴集团出售,总对价最高可达37.5亿美元。

据悉,阿里此举是希望减轻少数股东需要面对的不确定性,为那些投资年限达8-10年左右的少数投资者提供流动性机会,菜鸟少数股东和员工可以选择出售或继续持有菜鸟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收购要约价格反映的菜鸟估值为103亿美元,这与集团和顾问公司认为菜鸟目前的公允价值一致。目前,阿里巴巴集团拥有菜鸟约63.7%的完全稀释股份权益(包括菜鸟员工持股计划下的已归属股份权益)。

阿里在公告中表示,要约完成后,其计划调整菜鸟的部分业务,以更好地实现与淘天集团和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的战略协同,并支持菜鸟对其全球网络进行长期战略拓展。

对于撤回菜鸟IPO一事,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强调,监管方面对集团决定撤回菜鸟IPO申请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这是完完全全集团自己内部的决定。撤回上市申请、收购股权是基于集团战略和菜鸟IPO进展所处阶段两方面的考量。

考虑到菜鸟对阿里巴巴的战略重要性和构建全球物流网络的重大长期机遇,我们认为现在正是阿里巴巴对菜鸟加大投入的合适时机”,蔡崇信表示。

在蔡崇信看来,做资本市场交易,释放价值给到股东,这样的大环境至少在亚洲地区不存在。当前市场处于低迷状态且缺乏流动性。对于集团而言,一定要去推进资本市场交易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无法为股东实现价值。

根据菜鸟此前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21财年至2023财年(截至3月31日止年度),菜鸟的营收分别为527.33亿元、668.67亿元、77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

然而,营收达数百亿级别且不断增长的菜鸟,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却久未实现盈利。2021财年至2023财年,菜鸟的净亏损分别为20.15亿元、22.86亿元、28.01亿元。据此计算,菜鸟在三年内的累计亏损便超过71亿元。

不过,据阿里最新披露的财报显示,菜鸟集团的盈利情况已有了明显的好转。去年4月至12月期间,菜鸟集团的经调整EBITA为27.44亿元,相比上年同期7200万元的亏损成功扭亏为盈。

有分析认为,当前港股资本市场的整体情况并不是十分理想,募资额度、募资数量均处于相对低位的水平。菜鸟如果在此时坚持备战上市,并不一定是最好的时机,因此菜鸟此时撤回IPO申请,或许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与此同时,阿里当下聚焦主业的信号十分明显,电商和云计算便是其优先级最高的两大业务。在全力支持电商业务发展的背景下,与电商息息相关的菜鸟便是阿里业务版图中颇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相比推动菜鸟上市,促进菜鸟与淘天集团和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的战略协同则显得更为重要和紧急。

“多生孩子打群架”、孵化更多上市公司计划生变时间回拨至去年3月,彼时阿里掀开了号称24年来最重要的一次组织变革的序幕。在这场“1+6+N”的组织变革下,阿里被拆分成了云智能集团、淘宝天猫商业集团、本地生活集团、菜鸟集团、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大文娱集团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

在时任阿里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张勇看来,市场是最好的试金石,具备条件的业务集团和公司,未来都将有独立融资和上市的可能性。“孩子大了,要走出去,独立面对市场”,张勇希望阿里未来能够长出若干个上市公司,过几年继续“生儿育女”,长出更多上市公司。用张勇的话讲,“条件成熟一个,上市一个”。

紧接着,阿里便在同年5月向外界公布了拟将旗下部分业务集团或公司推向资本市场的计划。按照阿里最初的规划,云智能集团的目标是在未来12个月完成分拆上市,菜鸟集团预计用12个月到18个月的时间完成上市计划,而盒马则预计花费6个月到12个月的时间完成上市计划。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阿里的组织变动和人事调整颇为频繁,但阿里原本制定的分拆上市计划却没能按照设想的那样如期推进。

上市计划首先遭遇变故的,便是阿里云智能集团。起初进行组织调整时,阿里云智能集团由当时阿里的一把手张勇亲自挂帅,且相比菜鸟、盒马,阿里云智能集团原定的分拆上市将更加彻底,其在股权和公司治理上形成一家与阿里集团完全独立的新公司。

不过,就在阿里给出云智能集团上市时间表仅仅一个月后,张勇便辞去了阿里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当时张勇还曾表示,因为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工作已经开始启动,正处于最关键时刻,要求必须全身心投入其中,同时也是考虑到分拆过程中公司规范化治理的要求,其个人不宜再同时担任两家集团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职责。

但没过多久,张勇又于去年9月进一步卸下了自己在云智能集团的职务,取而代之的是,阿里的新任CEO吴泳铭成为了云智能集团新的掌舵者。

等到去年11月披露季度业绩公告时,阿里又再次放出重磅消息:由于美国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云智能集团前景带来的不确定性,云智能集团可能无法按照原先的设想提升股东价值,因此阿里决定停止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

与此同时,阿里也宣布旗下聚焦新零售业务的盒马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暂缓。对此,阿里表示其正在评估确保成功推进项目实施和提升股东价值所必须的市场状况和其他因素。

时间转眼来到了今年2月,蔡崇信在财报电话会上透露,阿里会逐步退出传统零售业务,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会根据具体的市场情况慢慢来实现。前述言论一出,市场上有关银泰、盒马、大润发、饿了么的各种传言纷纷袭来。

3月,盒马又迎来了新的人事变动。一手创立盒马的老将侯毅卸任盒马CEO一职,转而挂职首席荣誉顾问继续为公司提供指导。创始人将权力大印交给他人的举动,再叠加市场上盛传的盒马卖身传闻,让盒马的上市计划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相比前两者,菜鸟倒是于去年9月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并成为了阿里“1+6+N”组织变革后首个正式进入IPO进程的业务集团。尽管菜鸟借此迈出了IPO进程中实质性的一步,但随着此次阿里宣布菜鸟撤回IPO,阿里此前明确公布的三大IPO计划已全部按下暂停键或终止键。

阿里频频“断舍离”,蔡崇信力推聚焦核心业务除了暂停内部业务集团或公司的独立上市计划外,阿里近期还频频对昔日曾押宝的外部项目出手。

据哔哩哔哩近日披露的公告显示,截至3月21日,大股东阿里巴巴附属公司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已不再拥有哔哩哔哩的任何普通股或美国存托股票。因此,自该文件日期起,淘宝不再是发行人超过5%的Z类普通股或ADS的实益拥有者。

对于前述交易行为,阿里相关人士表示,此次出售主要基于阿里自身的资本管理目标,不会影响双方业务上的合作,阿里旗下相关业务会继续加强与B站在各领域的合作。

事实上,哔哩哔哩并非是阿里近期唯一一次出手的对象。继去年12月减持小鹏汽车后,阿里近期再度减持了其所持有的小鹏汽车的股份。据港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3月22日,阿里巴巴附属公司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完成出售所持的小鹏汽车3300万份美国存托凭证(ADR),其持股比例降至4.94%。

而就在此番减持前的3月19日,小鹏汽车还发布了《终止与淘宝中国的相关协议及非执行董事之辞任》公告。公告称,基于相互间自愿协商,淘宝中国、何小鹏及公司签署书面协议,根据该协议,淘宝中国、何小鹏及公司确认并同意,相关协议自3月19日起全部终止且不再具有任何效力。

对于阿里减持小鹏汽车股票的举动,小鹏汽车回应称,阿里减持系基于自身资产管理目标及聚焦核心业务作出的调整,并非针对小鹏,也不影响双方后续在各领域合作。双方仍持续合作小鹏和阿里会继续在研发、营销服体系方面展开合作,阿里和阿里云仍然是小鹏汽车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

此外,自去年11月以来,阿里还频繁减持其所持有的快狗打车的股份。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月2日,阿里系股东于快狗打车的持股比例已降至4.88%。

同清仓或减持哔哩哔哩、小鹏汽车的回应一样,对于阿里的减持行为,快狗打车曾于去年12月对外回应称,快狗打车的股东减持是股东基于自身的资金安排需要实施的正常减持行为,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影响,同时公司也将持续关注股东股份减持等相关进展。

事实上,作为阿里昔日曾携真金白银予以支持的对象,前述三家上市公司目前均没能摆脱亏损的困境。据快狗打车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快狗打车的年度亏损净额分别为10.71亿元、1.84亿元、6.58亿元、8.73亿元。2022年及去年上半年,快狗打车又接连录得12.05亿元、6.42亿元的亏损。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哔哩哔哩和小鹏汽车的身上,前者也常年身陷亏损泥潭。以最近三年为例,2021年至2023年,哔哩哔哩的净亏损分别为68.09亿元、75.08亿元、48.12亿元;小鹏汽车的净亏损分别为48.63亿元、91.39亿元、103.76亿元。

除了对港、美股部分公司出售股份外,阿里去年12月还对A股持股的公司采取了行动,包括圆通速递、美凯龙、丽人丽妆、美年健康、千方科技、分众传媒、居然之家在内的7家上市公司,均被阿里进行了投资“换手”的操作。接手阿里网络股份的是一家成立没多久的公司——杭州灏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杭州灏月”),据统计杭州灏月该轮将斥资近200亿接手阿里网络退出的股权。

去年11月的财报电话会上,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就曾提到,阿里会专注于释放价值,提高股东回报。蔡崇信表示,“公司资产负债表上,持有股权证券、其他投资以及按权益法核算的投资,总计670亿美元。此外,还有一些运营业务在占据公司的资本,但其增长率较低。并非所有这些投资都属于公司的核心业务或战略业务。我们正在评估将这些资产价值变现的创新方法,以便向股东返还价值。”

有分析认为,作为电商赛道的老牌玩家,阿里当前的境况并不是十分乐观。在拼多多、抖音等新老对手的夹击下,阿里的增速有所放缓,市场份额也遭到了侵蚀,就连拼多多的市值也一度威胁到了阿里,甚至还惊动了创始人马云在内网发声。在此背景下,蔡崇信主导下的阿里不再一味地追求单纯的扩张,而是选择更有针对性地聚焦与自身相关的核心业务,从而使阿里的电商业务重新回归到正轨上。

在披露最新一期财报之际,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吴泳铭表示,在战略聚焦之下,阿里收获了一个稳健的季度。吴泳铭强调,集团最高优先级是让电商和云计算两大核心业务重燃增长动力。

未来一年,阿里将在改善用户核心体验上加大投入,以支持淘天集团重拾增长及稳固市场领导地位。与此同时,阿里还将聚焦资源开发公共云产品,以及保持国际商业业务的强劲增长势头。

据阿里披露的数据显示,2024财年的前9个月,阿里已完成了17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出售。对于一些上市公司股票如何退出等问题,阿里目前已经组建了一个特别团队。

雷达财经注意到,去年12月,被外界誉为马云关门女弟子的戴珊卸任淘天集团CEO之际,阿里便宣布为了优化资本回报率、提升股东价值,集团资本管理委员会授权设立资产管理公司。据了解,该公司将专注管理集团非核心资产的营运,并由戴珊协助筹建。

在蔡崇信看来,组织变革使决策更加灵活和有效,对其业务产生了重大积极影响。蔡崇信相信,组织变革的成效将反映在阿里巴巴未来的运营和财务指标上。

在3月26日晚间的投资人会议上,蔡崇信表示,公司在资本管理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包括退出非核心资产投资,通过派发股息和股票回购提升股东价值等。未来还将持续提高资本效率、提升股东回报。

蔡崇信认为,当下的阿里和过去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阿里会专注核心业务来做投资,集团的首要目标也十分明确,即在电商领域获胜,恢复市场份额,推动业务增长。

狠下心来推进阿里“断舍离”的蔡崇信,能否通过一系列的调整帮助阿里上演“热辣滚烫”的桥段?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中搜索“融中财经”公众号,或者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融中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融中 热门

您可能也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