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百亿独角兽,陷入“卖身”风波

2024-04-03
来源:猎云精选 作者:韩文静
站在18岁“成人礼”节点的好大夫在线,如今茫然四顾地找寻下一个方向。
站在18岁“成人礼”节点的好大夫在线,如今茫然四顾地找寻下一个方向。

日前,据健闻咨询消息,阿里健康正与好大夫在线洽谈收购事宜,双方已经就一些关键问题的谈判,取得实质性突破。

此外文中还指出,在更早之前,百度、京东健康等大厂都曾主动接触过好大夫在线这个标的,但因收购价格、双方业务融合、价值观匹配等问题而作罢。

截至发稿,阿里健康与好大夫在线均否认了上述收购的消息。

在互联网医疗的赛道上,好大夫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作为最早涉足互联网医疗的企业之一,好大夫成立次年就获得了雷军领投的300万元天使轮投资,在完成由腾讯领投的D轮融资后,公司估值达到13-14亿美元,约100亿人民币,跻身独角兽之列。

硬币的另一面,好大夫在线的商业化之路却走得较为克制。

当创始人王航喊出著名的“不赚取药品利润、不自建线下医院、不做医疗广告业务”三不做原则之时,作为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好大夫在线,就此“错过”互联网医疗最为赚钱的模式。

与此同时,好大夫在线在资本市场的声量也越来越弱,其最后一笔融资还停留在2017年。尽管彼时一级市场依旧火热,但此后好大夫却再没有透露过融资的动向。

如今,曾经的互联网医疗明星企业在创业18年之后,又被传出被出售的消息,不禁令人唏嘘。面向未来,王航将要带领好大夫往哪里走、怎么走,备受关注。

王航的理想主义上个世纪90年代,王航于从河南医科大学预防医学专业毕业,后又在中美史克公司工作两年。他还参与了初中同学周鸿祎创办的3721和奇虎360,前者卖给了雅虎,后者至今已两次上市。

在好大夫成立的2006年,互联网医疗刚刚萌芽。当时大众点评网风头正盛,王航和创始团队希望做一个医疗领域的“大众点评”。

当年,王航和团队骑着自行车挨个医院跑,在医院大厅抄写医生出诊信息,然后回来输入到电脑上,最后再挂到网上。成立之初,好大夫在线便是通过最扎实的“扫院”行动,把平台数据建立起来。

2007年,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携手联创资本给王航带去了300万天使投资,帮助好大夫团队扩大到了20多人。

王航在互联网医疗界的情怀与理想主义几乎是家喻户晓,他的价值观总结起来很简单:以患者为中心,以医生为根本,强调医生品牌的打造和医疗服务质量的提升。

业内都知道王航的“三不做”:不赚取药品利润、不自建线下医院、不做医疗广告业务,单纯依靠医疗服务付费。因此,其一度被称作互联网医疗的“良心”。

“如果家人选一个医生,我希望医生不要因为利益关系而多开药。如果说我在网上读到了一篇科普文章,我希望这不是篇软文,我相信这是所有人期望的医疗服务。”王航认为,好的商业模式不是单纯的追逐利益,一个简单的生意、一个能够被大家信任的生意,就是好生意。

这也导致好大夫的商业化之路开始的较晚。2011年,创业近5年后,商业化才被纳入好大夫管理层考虑的范围之内。但即便是商业化之后,平台提供的也是互联网在线诊疗服务。

2016年,好大夫试水中国首家互联网医院。2017年完成D轮融资后,估值达到13-1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百亿。

截止2022年7月,好大夫在线收录了国内10000余家正规医院的89万余名医生信息,已累计服务超过7900万名患者。其中,26万名医生在平台上实名注册,直接向患者提供线上医疗服务。

好大夫回到现实这些年来,无论互联网医疗赛道被冷落或被追捧,好大夫在线仍坚守在“最难啃”的在线诊疗市场,在其他同行纷纷“卖药”赚钱的时候,好大夫在线依然坚持做在线问诊和医疗服务。

在互联网医疗行业里,好大夫在线的这一系列做法让其赢得了绝佳的行业口碑。

然而,现实是不会为情怀和理想主义买单的,多年坚持医药分离路线的好大夫在线,必须面对如何解决生存问题的困境。王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成立十余年,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

不想以药养医,又要解决生存问题,这是摆在好大夫在线面前的一个问题。

好大夫在线所倡导的模式,是围绕“医疗”在做文章,与围绕“药品”的潮流有所错位。这些年来,“后来者”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京东健康等以“药”为主要营收的企业纷纷跑马圈地,王航仍然坚持着“三不”原则,继续“死磕”医疗服务。

为什么不早点上市?这是围绕好大夫在线多年的另一个问题。

作为2006年创立的第一批互联网医疗企业,好大夫在线却一直主动选择“不上市”。其投资方中,有的已经“陪跑”超过10年。

王航多次回应媒体称,“这个行业才刚刚开始,还没有到上市的时机。前几年我们没有考虑过上市,短期的未来也都不会。”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不愿意拖着半成品、踩着高估值亏损上市,他认为,好大夫在线必须要实现自我造血,才会考虑上市。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的上市之路并不容易,行业从爆发式增长逐步回归理性增长,例如成立至今十余年的微医,就多次谋求上市失利。对于好大夫在线而言,上市这条路当下也比较难走。

作为一门强监管的行业,互联网医疗的触角和想象空间始终有限,不上市也不卖药,好大夫在线几乎堵死了那些容易赚钱的道路。

情怀解救不了经营之流的枯竭。

2022年冬天,好大夫在线宣布了裁员和转型。当时在给全体员工的信中,王航说,由于疫情和经济环境影响,好大夫在线即将进行战略及组织结构调整,具体方向就是从创业期的专注产研转型为市场开拓。

王航向全体员工表示,好大夫在线必须立即摆脱对融资的依赖,果断地成为一家自负盈亏的企业,同时一些曾经和我们一起奋斗过的同事将会离开。

2023年年中,有疑似好大夫员工在社交平台表示:好大夫将第三次裁员,100余人或裁一半。据了解,在经历数次人事调整后,好大夫在线目前的员工人数已不足50人,相较于过去千人规模的公司,缩减了许多。

“如何盈利”是好大夫在线始终避不开的话题,在公开信中,好大夫在线提到接下来要做三件事:摆脱融资依赖做到自负盈亏、工作重心从创业期产研为主快速转向以市场开拓为主、调整组织架构加强公司的生存能力。

好大夫原来的收入主要是线上诊疗和咨询的服务费,从2022年4月开始,好大夫在线增收平台服务费。诊疗和咨询的服务费全额归属医生,平台服务费则归属好大夫。

王航在2022年11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希望能在2023年初步达成收支平衡。但何时能扭亏为盈,还是要尊重医疗的慢流程和长周期。

收购,会是最好的出路吗?在过去的2023年,好大夫在线做出很多商业化方面的努力,除了平台服务费和会员服务,好大夫还上线了针对内科医生的随访服务包,主要面向的是有慢性疾病的患者。

同年6月,王航在公司内部发出《公司最新情况说明》,其中指出,策略上将砍掉线下重业务和团队,改用互联网拓展方式。

“自2022年12月开始的一系列业务调整以来,公司亏损情况快速改善,但面对股东撤资、要求赎回的巨大压力,调整方案未达到预期。”上述文件中显示。

2023年8月,有消息称,互联网大厂欲收购好大夫在线,目前已经给出报价,而好大夫在线业务处于停滞状态。

进入2024年4月,有关阿里健康收购好大夫在线的传闻不胫而走,虽然双方都在第一时间予以否认,但也不排除二者在未来合作的可能性。

事实上,此前阿里健康就通过投资收购,来拓展新的业务增长点。公司曾在2021年投资零氪科技,还完成了对小鹿中医的收购。

这意味着阿里健康不再遵循传统的电商逻辑,而是遵循医疗健康服务的逻辑,满足用户全方位的医疗健康需求。

去年11月,阿里健康公布了最新的2024财年半年度业绩。截至2023年9月30日止六个月的报告期内,阿里健康收入达人民币129.6亿元,同比增长12.7%;利润达4.45亿元,同比增长172.2%,盈利能力大幅提升。

在财报中,阿里健康还提到,患者购药背后隐藏着对医疗服务本身的需求。从业务协同的角度来看,如果阿里健康能把好大夫在线收入囊中,将会找到更多为用户健康服务的触角。于好大夫在线而言,与阿里健康合作,也符合其“互联网拓展方式”的策略。

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很可贵,但商业世界是残酷的,站在18周年成人礼的节点,好大夫在线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吗?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中搜索“融中财经”公众号,或者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融中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融中 热门

您可能也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