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药迭代时期恩华药业业绩增长难改增速“焦虑”

2024-04-03
来源:投资者网 作者:投资者网
恩华药业看重的麻醉类赛道,正进入技术创新的更迭时代。
3月底,主营麻醉药的恩华药业(002262.SZ,下称“公司”)披露2023年报。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0.4亿元、10.37亿元,各自同比增长17.28%、15.12%。

表面上,公司业绩维持较好增速。拆开业务看,医药工业(制药)的增速为14.85%,占收入的83.71%。然而,该增速与早期的设想,还存在差距。

同时,麻醉药正进入技术迭代。早前,恒瑞医药和人福医药是赛道的两大龙头,恩华药业坐稳第二梯队,海思科和苑东生物是后浪。而技术的迭代,正逐步改变行业药品的格局。或受此影响,近几年公司频繁引入管线。

今年2月,公司与新加坡TEVA签署合作协议,后者将药品安泰坦的独家商业化权益(中国大陆地区)出售给公司。该药治疗成人与亨廷顿病(HD)有关的舞蹈病及迟发性运动障碍,公司支付3000万美元的许可款,并约定在2024-2028年完成20-25亿元的销售额。

技术大浪潮背景下,公司的行业地位和业绩增速能否再上台阶,时间会给出答案。

冰山下的增速“焦虑”引进管线,已经是恩华药业近几年的“常规操作”了。

早前,公司与丹麦灵北、BWH、BDX等签署协议,引进NHL35700、Protollin等药品。其中,公司需要就NHL35700向丹麦灵北支付首付款、开发和商业里程碑付款等合计最高1.15亿元。

频繁引进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冰山下隐藏了增速“焦虑”。

2023年接受机构调研时,恩华药业对各板块的收入有一个清晰的规划。具体而言,麻醉、精神、神经等收入分别同比增长超30%、10%、20%。

然而,结果事与愿违。2023年,公司麻醉类收入同比增长24.29%,较接近预期;精神类的增速仅3.74%,神经类更同比下降32.22%。

虽达不到理想,但恩华药业也是做出过努力。

2022年,公司精神类收入10.52亿元,同比下降3.94%,神经类收入1.88亿元,同比增长18.03%。接受调研时,公司特别提到两大板块的线上渠道发力,精神和神经类同比增长42%和62%,均好于线下,合计收入0.63亿元。

为此,公司在2023年针对精神和神经类板块,新组建失眠事业部,计划深度拓展以互联网医院为代表的线上渠道。

而接近预期的麻醉类,恩华药业直面挑战人福医药。

2023年,公司麻醉类产品收入27.02亿元,同年上半年人福医药的同类业务收入36亿元。产品上,公司力月西和福尔利的样本医院市占率均超90%,为增速做出贡献的是四大管制类麻药“羟瑞舒阿”。

“羟瑞舒阿”,指的是羟考酮、瑞芬太尼、舒芬太尼、阿芬太尼。除了瑞芬太尼是公司于2014年上市,其余均在2020年后商业化。四大药品本是人福医药的天下,如舒芬太尼、瑞芬太尼的市占率均超90%。

简单说,恩华药业动了人福医药的蛋糕。而且,公司的切入点还是舒芬太尼。

德邦证券在研报里统计,2022年公司舒芬太尼的市占率为1.46%。到了2023年4月,公司披露已进院超2000家,随后在半年报里将其描述为“2021年上市增长最快”的重点产品,并计划加大学术推广力度,策划专业化和聚焦化的销售。

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销售费用17.37亿元,同比增长4.96%。其中,市场建设费用11.78亿元。

麻醉药进入更迭时代恩华药业看重的麻醉类赛道,正进入技术创新的更迭时代。

国内的麻醉创新药,主要针对上市药品的结构优化和剂型改良。截至2022年,国内批准的该类药品包括人福医药的苯磺酸瑞马唑仑、人福医药的磷丙泊酚二钠,恒瑞医药的甲苯磺酸瑞马唑仑,海思科的环泊酚。

其中,瑞马唑仑针对的药品就是公司的力月西。早前,公司曾预测力月西的销售峰值超10亿,但人福医药已上市迭代竞品。临床数据上,瑞马唑仑具备“两快四少”的优势。2023年9月,苑东生物也提交了瑞马唑仑的上市申请。

不仅是力月西,公司的福尔利也面临相似境遇,迭代竞品是海思科的环泊酚。对此,公司正在研发NH600001,该药依托福尔利改构,保留既有优点情况下,力图克服抑制肾上腺皮质功能的缺点。

2023年5月,公司的富马酸奥赛利定注射液获批上市,并于12月纳入国家医保目录。该药从美国Trevena公司引进,拥有大中华区开发和商业化的独家权益,属麻醉类的镇痛领域。

需要注意的是,恒瑞医药正在研发同类竞品SHR8554,进度为临床三期。苑东生物首仿瑞马唑仑时,临床三期实验约2年。因此,留给富马酸奥赛利定注射液的独家期或有2年。

技术迭代的本质,还是各家的研发比拼。2023年,恩华药业研发费用5.5亿元,同比增长20.93%,研发费用率10.9%。2023年前三季度,人福医药、苑东生物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5%、20%。

但公司在部分药品的研发上,或面临困阻。比如地佐辛,该药已研发多年仍未获批。2023年8月,公司公开回应,参比制剂尚未解决,但会积极配合药监部门做好审批工作。早前媒体爆料,扬子江药业和南京优科的同类上市产品没有可靠临床数据,一时引发激烈讨论。

实际上,无论是引进管线或自己研发,乃至加大营销,都需要现金流的支撑。

截至2023年,公司货币资金21.6亿元,因回款增加和购买理财产品减少,较年初增加41.1%。同期,销售、研发、管理等三大费用合计24.9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同期公司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高达16.17亿元,同比增长7.8%。计上三大费用,合计41.11亿元。2023年,公司营收规模超50亿元。

因此,公司寄希望于通过收入补充现金流,以支撑未来的开支和药品引入。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中搜索“融中财经”公众号,或者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融中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融中 热门

您可能也喜欢的文章